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六


  “错!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认定自己没了那根黑鸦鸦的东西,就再也走不动。”

  “你是心理医生?说话那么笃定。”他顺开她被风吹散的长发。

  “别一脸不屑,我虽然没合格的医生执照,可依我助人多年的经验得知,当人需要依赖某种东西才能获得安心,那么他的问题绝不是出在身体,而是克服不来心理恐惧。”

  “我的腿还需要复健,一周两次。”他用医生的诊断来证明他的心理正常。

  “我要是那个复健师,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你的手杖丢掉。”

  “固执!”

  “真的,记得有回我阿炮去老人院当义工,里面有一个老人哭哭啼啼,吵得室友脾气好大,谁都没办法让她安静下来。”

  “她是生病了,还是不想住进老人院?”

  “没有人知道,我问了她好久,要不是空瓶不小心从她手中滑下来,我也不可能问出答案。”

  原来,她有一瓶维他命吃光了,那是儿子买给她的,她认定没有那瓶‘神药’,她很快就会死掉。到最后,我们请她儿子再送一瓶相同的维他命,她才停了哭嚎。

  其实院里的医生说她的身体很好,不过她只要一天不吃儿子买给她的药,就会痛得全身蜷缩,哀嚎不止──你的手杖和她的维他命丸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看不出我们哪里相同。首先我和那位老阿嬷的年龄至少差了好几轮;第二,维他命是消耗品,手杖是实用物;第三,我要手杖不用别人买,我可以自给自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是独立自主的男人,独立到不需要仰赖外来物来支持我的尊严。”

  “哼!沙文!”别过头,这种男人要说服他可难得很,她暂时放弃。“你的脸和脚是怎么弄伤的?”

  “一场大火。”

  “其实你的脸可以去植皮,恢复原状应该不难。”

  “不,我要留着它叫自己记取教训,别再重蹈覆辙。”他说过,再不相信情爱、不相信女人,连唯一的亲人……他也没打算放过……只不过对她……不,她不算在内,她一直是特殊的。

  “没创意,学人家勾践卧薪尝胆,不怕画虎不成反类犬。怕忘记教训不会把教训存在计算机里,一天叫出来三次,分早中晚三个时段去膜拜,干嘛把记号留在脸上,作怪!”她不以为然地吐吐舌头。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首次,他动了整型念头。

  她用她的方式,一点一滴慢慢、慢慢地改变煜棠,却不自知。

  抬高头,他望向蔚蓝天空。

  他愿意为她改变吗?就算不愿意,他已经为她改变了……命运让他们的未来一吋吋缠绕纠葛……第六章

  一次、两次、三次,她一天会和煜棠见上三次面。

  见面就像吃摇头丸,越吃越顺口、越吃越好吃……然后,她像中毒瘾般,晚一分钟看到他,就会全身不舒服,也许再过一阵子就会出现脑神经受损,手抖脚抖的征兆。

  她开始考虑要不要把自己送到烟毒勒戒所,只不过在那里面待上几个月,就会不再想他、不再盼他吗?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小细菌,在想什么?”他用微跛的步伐,走向玺郡。

  自从她三番两次告诉他说他的手杖会带给她威胁感后,他就不再让手杖在她面前现形。几天练习下来,他也真的越走越稳了。

  “想你的绰号。”她随口应。

  “想了那么多天,还没找到满意的吗?”

  “难哦!要找到又好又贴切的绰号可不是俯首可拾的。”

  “那……慢慢想,其实我觉得那个‘神主牌’还不错。”他平心而论。

  “那是我那个无缘老公专用的,你别想跟他抢,我防范措施一向做得好,绝不让‘肥水’落入别人家的田。”

  “你对你丈夫一点都不好奇吗?没听你问过我有关他的事情。”

  “你和雷斯他们是同一挂的,我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到半点资料,在你身上问──”她看着他,缓缓摇头。“我不想浪费口水。”

  他满意地笑笑,他们果真是不出卖他的好朋友。“如果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好啊!我们出去走走,我不喜欢待在室内。”

  “你很矛盾,既然不喜欢留在里面,却又不自己出门逛逛。”

  “我是有原因的,留在家里面有一堆针孔摄影机,在记录我的一举一动,感觉很讨厌。至于……出门……唉……我的卡早刷爆了,不知道哥去帮我结帐了没?不过,我喜欢和你到院子里逛逛,你有没有注意到,只要有你陪着我,那两个装了电眼、怕我逃走的大哥,就会自动消失。所以,走吧!”她替自己找了个喜欢他相伴的理由。

  原来如此,他还以为她对他的花园情有独钟。

  勾住他的手,稳稳的向前走,右手臂贴靠着他的左手臂,他身上的体温借着交叉的手臂传到她身上,温度会藉由物体从温度高的地方传向温度低的地方,称为传导,因此,她藉由传导感受他的热力。

  他的呼吸、说话带动了热空气,热空气上升空气下降,在她身体前方产生对流,所以,她感受到他的温热。

  同理推论,他焦灼的眼光不藉任何东西,就让她的心产生一阵一阵陌生的暖流,那是……辐射?

  走至庭园,她看见园丁在花坛中间挖土,抛下他,她跑到园丁身旁问:“伯伯,你在做什么?”

  “种玫瑰花。”

  “玫瑰花?这院子里已经有很多玫瑰了,为什么还要种?”

  “听说新太太很喜欢玫瑰,所以主人就让管家先生要我多种一些。”

  “看来,你的神主牌老公对你不错。”煜棠对她说。

  “如果他敢站在我面前喊我一声‘憨妮’,我会觉得他更不错。”对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产生感情,对玺郡而言很困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