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五


  “噢……我的心在滴血,我没希望了……怎么会……好男人怎么全都死会了……”她说得似真似假,然后夸张地笑问:“我这么说,有没有让你觉得虚荣一点点?”

  “何止一点点,是好大一点。”他笑着附和。

  莫名地叹口气,玺郡推开前面的餐盘,翻搅着杯中乳白。

  “怎么了?”他细心问。

  “没什么,你快吃掉早餐陪我出去走走好吗?”习惯性地瘪瘪嘴,讨厌他给的答案。

  “我……行动不方便。”这是第二回合吗?她又企图改变他多年习惯。

  “你这样关着不出门,早晚会和我那个神主牌老公一样,变成钟楼怪人。”嘟起嘴,心想,人家老婆都不管了,哪轮得到她这个“门外女”来多管闲事?

  “可是……”

  “算了,随便你,我自己出去!”从不闹小女儿脾气的童玺郡,倏地站起身,推开椅子径自往外走去。

  两个彪形大汉堵在她面前,不让她离开。

  “她瞪瞪东边的再瞄瞄西边的,扔了句:“告诉我那神主牌老公,就说我要去爬墙当红杏啦!”

  在她背后的煜棠使了眼色,他们立刻向旁撤退一步,让玺郡走出去。

  煜棠喝下杯中最后一口咖啡,呆望着半开敞的两扇门。

  这丫头是老天派来颠覆他生活的吗?

  坐上园中秋千,她摇啊摆啊,荡得老高!累积几天的怒气在这时候全数爆发。

  莫名其妙结婚了,她认了!谁叫她鸡婆多管闲事;莫名其妙嫁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公,她也认了,反正她本就没对他抱太大希望。

  可是……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好喜欢的男生,偏偏人家却已经结了婚……要她认了……太委屈……风在耳边吹拂,扬起她一缕长发。黑黑的发丝掩不住她满心满腹不满,虽说这个不满没道理,虽说她知道自己是个已婚妇女、也知道对方就算是上好的“猪肝骨”,也轮不到她这只“夭狗”来啃,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生气、忍不住委屈、忍不住想哭的感觉……这是不是那种“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惆怅?或是种千辛万苦攀上世界第一高峰,却又发现对面那座山更高的无奈?

  摇着荡着,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不介意裙子飞上天,不介意发丝乱舞纷飞……她只想这么荡荡摆摆,荡去无聊的落寞。

  “走走吧!”煜棠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她停下秋千,转过头,深吸口气,把酸酸的鼻液吸回腹腔。

  “你怎么出来了?”她讶异。

  “美女邀约,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他走近,递给她一枝花。

  “你刚刚已经‘拒绝’了!”她提醒他的健忘。

  “所以啊!换我向你邀约,肯不肯陪我在园子里走走?”

  “考虑当中……”她垂下头,思索半晌,然后勾住他的手往前走。

  “刚刚你在想什么?”他轻问。

  “我在想我会不会对你妻子造成威胁?”

  她的问话勾引出他的笑意,他笑着摇头,遏迎不住。

  “你的笑很侮辱人哦!”她停下脚步,站定望他。

  “我没别的意思。”他忙否认。

  “她……我是说你的妻子,很漂亮吗?”

  “在我眼里,是的。”他说得笃定。

  “你很爱她?”玺郡一问,马上后悔,以前她常说身边那些小女生恶心,老把爱啊不爱的挂在嘴边,这会儿,她不也一样。

  “我很喜欢她,相当相当喜欢。”

  “为什么呢?”

  “因为她会让我忘记很多很多的不愉快,她会让我觉得人生处处有希望,她让我肯定自己、肯定一切,而且,她常常满足我的虚荣心。”他不自觉地搭上她的肩膀。

  她身体微微一震,这感觉和那些哥儿们勾肩搭背时不一样。

  “看来你对她有很多很多喜欢。”她闷闷不乐。

  “是啊!”他又顺手折下一枝玫瑰给她。

  “你这种人真要不得,为了自己的心情就随意攀折花木,要知道它们也是有生命的个体被摘下来也会痛得‘哀哀叫’。”

  “我以为你喜欢玫瑰花。”他想起她要求用上万朵玫瑰花布置起的礼堂。

  “我是喜欢啊!但它留在枝头我一样喜欢,不用非得把它捏在手中,才能证明我喜欢它。”就像她也好喜欢、好喜欢眼前这个大帅哥,可不一定要把他占为己用啊!这个想法弥补了她心中缺憾。

  “好,下次我会注意。”

  “对了,那天我摔跤,你来救我时,我发现你不用手杖也能走得很快,为什么你还要随身带着这根龙头杖,想学太上老君啊?”

  “我不喜欢跛脚的感觉。”他实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