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四


  “你说的,我一定要取个又恶心又讨厌的绰号送你,到时我喊上瘾,你周遭的朋友也会跟着喊,你可就糗毙了。”

  “无所谓,快中午了,你是不是要下楼吃饭?”

  “这是逐客令还是邀约?”她笑容可掬地在他面前晃,看他一脸迷惑,她又补上一句。“我说话很文言吗,怎你老用这号表情看我?”

  偏过头,他想了一下。“你是问我要不要陪你下楼用餐?”

  “聪明!你要不要陪我下楼吃饭?”她覆述一次主题。

  “不!我习惯在房里吃,何况我等一下还有工作要忙。”

  “噢……”她的肩倏地垮了下来。

  “怎么了?”她的反应惹得他胸中的疼惜油然升起。

  “一个人吃东西好无聊。”她瘪瘪嘴,无辜地看向他。

  “那……”煜棠眼底有着犹豫,这些年,他维持着相同的生活作息,从来没改变过。

  玺郡看出他的为难,不想勉强他。

  “没关系,我找电视陪我好了,虽然电视节目无聊得很,但是有声音就会热闹一点,至少东西吃来也不会那么食不下咽。”

  嫁过来,她最不能适应的就是孤独了,以往在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一人两句话就能把房顶给掀开,更别说那种经常上演的拌嘴吵架声。

  唉……她开始怀念起那些老感她当箭靶的家人了。

  这就是她这些日子食欲不振的原因吗?他还以为以她活泼的个性一定会适应良好,没想到,再怎么说,她都只是一个小女生。

  “明天好了,我今晚把工作处理掉,明天一早就下去陪你吃早餐。”

  “说真的?我明天一定准时下楼。”她跳着脚走出房门,却没注意到腿上的肿瘤结,一个踉跄眼见就要往后摔倒。

  她可怜的后脑勺,又要遭殃……幸好,从小到大一路训练下来,那个部位已长得特别坚固。

  眼看她即将落地的身子,煜棠心里一紧,扔下手扙,几个小跑步,伸手去接。

  被安全网罩住,预期的疼痛没有光临,玺郡站直身子,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然后抓抓头发往外走去。

  看着玺郡的背影,他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这是他们的第一次面对面……他多年的不幸,在她身上找到安慰,戴了好几年的冷漠面具也因她而龟裂,在他还没打算用真面目面对她的时候,她已经直直闯进他心底深处。

  为了赶着和他共进早餐,玺郡一起床只用了五分钟做好所有预备动作,便冲下楼。

  “小细菌,早安!”他啜饮着咖啡,优雅地向她一点头。

  哦……帅毙……舔舔嘴唇,她担心一个不小心会流下“猪哥涎”。

  “早安!”她迅速坐上他身边的位置。

  “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她很少把头发放下来,要不是把它们胡乱扎个马尾,就是用根筷子把它们固定在脑勺后方,在她身上,长头发是累赘。

  “我?”她瞄了瞄自己,然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说这种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谄媚、二是讽剌,你说我该往哪个方向作假设?”

  “你对自己的容貌相当没自信。”

  “站在你这种宇宙无敌、举世无双的大帅哥面前要想找到自信,恐怕比要在台湾找到北极熊还难。信不信?要是我们两个站在我那群可爱的小美眉面前,她们铁定会马上变节,投向你的怀抱。”

  “你很受女孩子欢迎?”

  “算吧!尤其上了圣凯瑟琳学院后,喜欢我的女生多如过江鲫。”

  “没刻意去交几个男朋友?”他问。

  “谁告诉你我没男朋友了?我当然有,像小李、阿饼、乖乖、阿炮……好多个耶!每次要去劝募,我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们。”

  “他们是……”她的话让他的心酸了一下。

  “我高中同学,当诉你一个秘密,我是他们的监护人哦!”她得意洋洋地咬下一大口土司夹蛋。

  “监护人?他们未满十八岁?”她当高中同学的监护人?他发现在她面前,他的思想很容易陷入一片混乱。

  “不是啦!他们的女朋友常会打电话问我,他们有没有在外面搞七捻三。”

  “问你这种话,要叫你怎么回答?”他怀疑。

  “我们是哥儿们,当然会分享心事,你没听过张清芳唱的──后来我才明白有些话你只对朋友说,你们叫它作淡水河边的MAN'STALK……”

  她居然和一群大男人玩起MAN'STALK!他摇摇头无奈地看着盘中蛋。

  “郁棠,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结婚了。”他盯住她的眼睛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