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二十三


  “这个婚姻让你很委屈?”

  “当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耶,你看过哪个新娘都上花轿了,还不知道自己老公是圆是扁,喂,你这房里有没有针孔摄影机?”

  “有!在墙角。”

  玺郡跳起来搜寻,最终找到那个小东西。她对着它扮鬼脸,“神主牌老公,看到没有,我正在勾引你的帅帅朋友,你再不出来,我就演出红杏出墙记给你看。”

  煜棠支着,虽极力遏抑,仍然笑得满腹快乐。

  她走到他身边,看着他笑起时眼角的鱼尾纹,天……真是性感,和老爸那种类似沙皮狗,会夹死飞行虫的的皱纹完全不一样。

  “窗外有美女吗?为什么你不转过头来,我好想看看你哦!”

  她的话止住了他的笑,沉吟须臾,他发出难辨的叹息声,然后转头向她。

  玺郡看着他的脸,久久不发一语。

  那是张散发着浓厚男人气息的脸,薄薄的宽唇、粗粗的黑眉,他的五官像雕刻刀下的艺术品。不过在左脸接近唇边处有块直径五公分的伤疤,狰狞而丑陋──那是烧烫伤留下的吧!

  “吓着了?”他刻意轻松,语气却是凝重。

  “不!好加在!”

  “你说什么?”她的回答让他起了满头浓雾。

  “我说‘好加在’,幸好你脸上有伤,不然你的老婆岂不是太没保障?你想想看有哪个女人可以忍受男人长得比自己美?要是我就受不了。”她走向前去,把意淫化为实际行动──伸手抚上那片伤疤。

  “很痛吗?”轻轻柔柔的碰触,她怕把他的旧创弄疼。

  “当时是很痛,现在结了疤,没感觉了。你不觉得很可怖?很多小孩看到我都会被吓哭。”他讶异她的反应。

  “要我评论这个伤口吗?嗯……崎岖不平、丑得很均匀,不过你要是在上面贴几张仟元大钞,不但不会有人吓跑,相反的,还会有人挤上前来想和你握手。”

  她不但不怕他脸上的疤、他腿上的不便,相反的,她很喜欢他身上那股让人感到舒服的亲切气质,和安定人心的沉稳。

  “你真不害怕?这道伤很可怕……”他想再次确定她的感觉。

  “会吗?长得比你丑的人可多着咧!像吴X宪、康X……大概我一天到晚看电视,丑人见多了,心脏也被训练得强而有力,不会被你这点小伤吓住。你的脚走路会很痛吗?”她指指他的腿。

  他摇头失笑,拄着杖走到床边坐下。设想过几百种他们初见面的情形,却怎么也料不到眼前这种,大概她本就是不容易让人预料的人物吧!

  “你很特殊。”若非特殊就是有安慰人的天分。

  “当然,我不只特殊还很昂贵呢!你不知道你那个朋友花了不少钱,买下我呢!”她笑笑,不介意自我嘲讽。

  “在这里住得惯吗?”他转换话题。

  “还好吧!除了衣服穿不惯以外。”她指指膝上的结。

  “这是……流行吗?”这些天他早发现,她老是不明原因地把裙子在膝盖处打结,托人下去问,得到的回答只有“猪头”两个字,弄到后来就懒得去理她。

  “你怎么和雷斯一样猪头?有哪种流行风会把肿瘤带在身上,这啊!叫做不方便,裙子这东西就是很讨人厌,总是有块多余的布料在脚边拂来拂去,好像有狗在舔你,把人吓得心里不踏实。”

  他想起来了,她好讨厌狗──自从她小时候被狗咬过以后。

  “你可以试试窄裙。”他好心建议。

  “我要是改穿窄裙,这里会三不五时听到救护车的警铃声大作。”

  “为什么?”他不知道打个肿瘤结和窄裙有何不同。

  “因为我会摔得四脚朝天。”她把小时候的经验说出来。“好啦!不讲这个,你叫什么名字。”

  “郁棠。”他把名字的中间字改成姓。

  “郁棠,我记起来了,换你!”

  “换我?”

  “当然换你,我问了你名字,当然轮到你来问我的名字。”

  “那……请问小姐芳名?”

  “我叫童玺郡,你可以喊我玺郡或小郡。”

  “细菌?真可爱的名字。”这句话在若干年前他也对她说过,就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什么细菌,还滤过性病毒咧!玺是玉玺的玺,郡是郡王的郡,别乱喊。”

  仔细观察她的表情,他肯定她早忘记那段。

  “不!我就要喊你细菌。”他坚持。

  “随你,那我也要给你起个绰号。”她不知道自己早已帮他取过不少绰号。

  “我没意见。”他摇摇头不在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