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江老头答应了?瑀含那你的意思呢?”

  “我不要,总擎的老板是钟楼怪人,大家都知道的,我才不嫁。”垂着肩,她痛哭起来。

  童玺郡向来对这种美丽的“弱女子”最缺乏免疫力,摇摇头,叹口气,事已至此只好再败家一回合。

  拿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下新借据───江瑀含家欠下的二仟五佰万负债,由童玺郡于一星期内负责偿还,否则任凭处置。

  她将随性填写的借据撕下交给小林,阿莎力地说:“行了吧!一星期后在这里还钱。”

  “你说的?好!一星期后见。”小林突然喜欢起这个叫童玺郡的不男不女家伙。一星期,哈哈!一星期……他好期待呦!

  上了车,坐在他身旁的男人问:“林经理,万一,她真的把二仟五佰万凑齐还出来,那……我们不是就把总裁的新娘子给弄丢啦?”

  “放心,她还不起的。”小林胸有成竹。

  “为什么?”

  “因为,江家老头欠的是二仟五佰万美金,不是台币。”他奸笑了两声,他迫不及待想看看,到时,她的脸会是哪一款瘪三相?

  看着四个男人上车,童玺郡得意地拍拍江瑀含的肩膀。“没事了,放心吧!”

  “你真的有二仟五佰万可以还吗?”瑀含担心的问。

  “安啦!你忘记我们背后这群‘财女’?星期一上学,我来办个联合劝募,一人两佰万,凑齐十三个人,还能倒赚一佰万捐到流浪动物之家。再不,找我老爸也成,锵他个二仟多万两,他也不至于肉痛。”

  况且,她还有大妈咪当靠山呢!

  “真的?”瑀含不放心地问。

  “对啊!学姊说得对,我绝对支持你,捐两佰万不是问题。”一个圆脸的小妹妹率先响应。

  童玺郡拍拍她的脸,笑出一脸春色,“谢谢你的善心,像你这么善良的女孩,一定会有光明灿烂的未来。”

  哦──她不爱光明灿烂的未来,只要有学姊的拥抱,余心足矣。

  她的举动立刻引起骨牌效应,连着好几个女孩都举了手,有这群人揭竿起义,江家代志就解决大半啦!

  童玺郡得意地翻翻手上的笔记本,突然她脸色发白,追着早不知道开到哪个天涯海角的加长型豪华大房车喊:“喂!你们给我回来。”

  连跑了几十步,她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垂头弯腰,懊恼地捶打自己的脑袋,噢!猪脑袋!

  没一会儿,那群女人也随之跑来。“学姊,你怎么了?”

  “我……我把毕业考的笔记当便条纸,撕下来给人家了。”

  “没关系,我回去影印我表姊的笔记给你。”学妹群中马上有人反应。

  当场,她的招牌笑容又浮上脸庞,左拥右抱众家美女,一路往山下走去。“是啊!我有你们,天大事都能搞定。走吧!我请你们去喝茶、看电影。”

  背对光源,落地窗透进来的光线在傅煜棠身后染出一圈光晕。

  他冷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双眼皮覆盖的眼睛,在听到雷斯提到“傅煜凯”时,乍射出一道精光。

  “说!他现在怎样?”平板的单调嗓音传送出,房里的两个男人约而同地接收到他话中怒意。

  “他出卖身体,染上爱滋,现在正在加拿大的医院休养。”雷斯简述。

  这叫天理恢恢、疏而不漏吗?

  哼!天理又如何,就算有天理,也还不了父母亲的两条命。

  这些年他唯一学会的就是──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包括那个自以为能掌控一切的“天”。

  他嘴角微扬,但没流露出笑意。“买下那家医院。”

  “要他死吗?”雷斯问。

  要一个人死,用不着劳师动众,一管毒药就能确定。

  再并进一家医院,工作量早超过常人几倍的加拿大负责人──项华,铁定要哀嚎上几天,到时当地老百姓一定又要误报有“狼人”出没,害警察先生放着好觉不睡,四处去寻找狼人踪迹。

  “不!让他拖着,我要他睁着眼受尽折磨!”

  意思是把他医得半死不活,让他躺在病床上,欣赏帅哥美女在他面前大演春宫戏?

  对付这种色胚,最大折磨就是让他看得到却……力不从心,可这样的“剌激”,对一个艾滋病未期患者会不会太不仁道了?

  吞吞口水,他从现在起要改拜推行性恶说的荀子,把主张人性本善的孟子,丢到喜马拉雅山上去当土地公。

  “总裁,嗯……我是说……嗯……”咿咿呀呀说了半天,雷斯发觉自己只说出了满口废言。

  “杨蓓莉呢?”他不听任何人意见,只想听自己想听到的话。

  “听说她回台湾了,就不知道她会不会找上门来?”她要是还敢找上门,阎王不想收她,都难!

  “她会来!我等着。记得把总擎企业总裁将于近日结婚的消息放出去。”

  “你要接受那些记者专访?”雷斯瞠目结舌,不敢相信他会选在这时候曝光。

  “可以,在我结婚当天!”傅煜棠往后靠向椅背,半瞇起眼睛,表示谈话结束,可以散会了。

  雷斯和总管默默退离,留下冥思中的傅煜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