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十九


  “哈!我决定了,我要留下来好好认识一下这个可爱的小新娘。”樊慕说。

  “我们有志一同,我也好久没休假,这回不急着回加拿大,就留在台湾和你作个伴,雷斯,这几天,我们可以住进傅家大宅吗?”项华不理会煜棠蓦地沉下的脸色,自顾自说话。

  “当然,傅家别的东西不多就是房间多,随时欢迎朋友住进来。”雷斯十分慷慨的回答。

  “既然如此,我不留下就显得太没有朋友情意啰。”祁战瞄他一眼,往后躺入沙发。

  “我记得我没给你们长假。”煜棠咬着牙说话。

  果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尤其是请了这四个大门神,现在光想着要把他们打发走,恐怕不简单!

  “我们都是主管级人物,要放假不用等别人指示。”樊慕皮皮地说。

  “不准!招呼完婚宴后,你们就给我乖乖上飞机,飞回去各自的岗位继续卖命。”

  “祁战,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项华说着,往祁战身边坐下。

  “没啊!不过有只蚊子老在耳边嗡嗡叫个没完,吵死人了。”

  “管他什么蚊子,一巴掌轰掉它就是。雷斯,我们要出去主持婚宴,你斗下来好好招呼这只大蚊子。委屈你了!”樊慕说。

  “不委屈,反正多年下来早就习惯了。”雷斯用一张怨妇脸送走三个好友,然后转身对煜棠说:“我们回去吧!神主牌先生。”

  

  卸下满脸油彩,泡过热腾腾的洗澡水,哇……真舒服……打开衣柜,满橱的衣服,全是裙子、洋装,光看就够让人头痛了,更别说要把这些裙襬飞扬的东西穿在身上,那种布料在腿上磨来磨去的感觉很……恶心!

  找了件及地丝质洋装套在身上当睡衣,要她穿上那种半透明睡衣,想都别想,如果这种衣服被设计出来的目的,是引诱男人兽性大发,倒不如什么都别穿,省得浪费布料,浪费制作工时。

  坐在化妆台前,弄不懂那些瓶瓶罐罐要怎么用?平时看玺娃和姊用得挺顺手的,怎知一到她手上就全走了样,一会儿乳液漏满地,一会儿什么霜的糊上身体。

  唉……不管怎样,她早晚要把这些东西给弄懂,今非昔比,她现在的身份是贵妇人,不是普通的阿猫阿狗,可以像以前,一条牛仔裤、一件T恤行遍天下,说不定现在一走门就会有狗仔队跟拍。

  这些天大妈咪和妈妈的洗脑,对她起了作用,玺郡努力把那些瓶瓶罐罐彻底看过一遍,还对照玺英给她的笔记,先进行分类,把早晚要用的分开,然后按使用顺序排列好,免得手忙脚乱擦错瓶。

  据姊说的,女人一过二十五岁,皮肤就会开始老化,人要“未雨绸缪”不要“临渴掘井”,所以现在就要开始“防范未然”,否则成了“深闺弃妇”就怨不得别人。

  唉……是女人把自己弄得麻烦,还是男人把女人弄得麻烦?

  抓过发梳,一路梳下,头发已经好长了,往常早上赶上课,哪有时间去看它长到哪儿,现在湿淋淋的,滴得满身是水,才弄清在不知不觉间,它已经被地心引力拉到腰际。

  这次没带行李过来,她连一顶遮头发的帽子都没有,有空要拿把剪刀剪一剪,免得不小心被屁股压到,痛得头皮发麻。

  懒得吹它、整它,玺郡拉开棉被躺进被窝。

  累了一天,有床真好!

  抱起软软的大枕头,贴着柔柔的被面,好舒服……爸爸、大妈咪、妈妈、哥哥、姊姊和那个间谍玺娃不知道在做什么?是不是为了保住十亿,正在举杯狂欢?

  这群没血没泪、卖亲求荣的家伙,这辈子不幸和他们成为亲人,下辈子投胎,她肯定要放亮罩子,仔细“相”准,别再糊里胡涂选错人……听说,女人第一次被人家那个那个会很痛耶!尤其还是被个其貌不扬的妖怪家伙给那个了去,岂不是要痛不欲生?

  真歹命!可又有什么办法?她是被卖入火坑的,不能有异议。

  呜……别人的性命是镶金搁包银,阮的性命不达钱,别人哪开嘴,是金言玉语,阮那是多讲话,马上就出代志……她东想西想,整个脑袋里装满了不能回收的发霉垃报,慢慢地……意识模糊了……慢慢地……知觉游走在朦胧边缘……玺郡临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很幸运,不管怎样,至少“他”和钟楼怪人一样,有颗善良体贴的心,没打算在她的新婚夜就把她活活吓死……

  煜棠在玺郡睡熟后,走到她的房间里。

  在那之前,他已经透过屏幕看了她一整个晚上,看她在化妆台前发呆,看她随手烘两下头发就上床,自然也看见她只包一条毛巾,在衣柜里找睡衣……她修长优雅的线条勾引出他隐藏多年的悸动,她发怔的痴傻模样,惹出他发自心底的微笑,多年来,他第一次觉得轻松快意。

  透过昏黄灯光,光晕在她脸庞落下一圈金黄。

  她的五官并不特别突出,不过,他喜欢她那双转个不停的灵活眼睛,虽然它不够大、也没有让人心动的双眼皮;他喜欢她那张制造欢笑的嘴巴,虽然它的线条不够性感惑人……取来毛巾,他轻轻地把棉被外的长发擦干,听说女人这样会闹头痛,他想象不出她生病的样子,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她始终是带着阳光般璀璨的生命活力。

  “我开始期待日后的相处……”他轻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