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十七


  捕鲨……唉呀,失策了,她怎忘记鲨鱼快被人类吃光、燕子也为人类吐血而亡,不、不、不……改吃别的,熊掌?太残忍,龙虾?胆固醇过高……“算了,我还是吃蛋饼好了。”蛋饼、蒸蛋,所有蛋类制品都是她的最爱。

  “捕鲨船不用了?”他发觉似乎每个和她碰在一起的人,都会忍不住想她抬杠,因为,跟她说话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用了……”好厌气噢!“我穿的衣服都要讲究名牌,非设计师的作品,我绝不穿。”

  名牌?是啊!她身上穿的正是“路边牌”的休闲T恤。

  “我记下了,对于婚礼,你有意见吗?”

  “婚礼?我有说要嫁给你吗?我只不过是跟你分析娶我的缺点,为怕造成你终身遗憾,我想你还是多考虑考虑才好。”

  虽然出发点不同,不过她和她家人说的话倒是同出一辙。

  趁黑,傅煜棠放纵自己笑开颜。“既然你没结婚意愿,那么请回去转告令尊,我的律师明天会登门拜访,与他商谈债务问题。”

  “喂,你这个人很不通人情。”

  “商场上只求利益不谈人情。”

  “你们这种企业大人物,都会想娶那种温柔婉约、娴淑端庄、可以带出门的大家闺秀,你看张X雄就是一例,娶完老大还要再费心娶个能带出场的老二,多麻烦!叫你别娶我,是真心替你省事。”

  换个角度替他着想,这种劝说比较能说动人心吧!

  “我本打算娶个温柔娴淑的女性,是你跳出来打乱了我的计划。”他提醒了她的鸡婆。这是她自作孽,怨不得其它。

  “我可以出面把弄成一团乱的场面清理干净,让你按原计划娶回一个理想的梦中情人。”要说服瑀含肯定比说服这个怪人简单。

  “是吗?你打算把好朋友送入虎口?”

  “没你说得这么严重啦!嫁给你可以吃好穿好用好住好,连捕鲨船都可以买上几艘了,怎会是嫁入虎口?”她打哈哈地想巴结人家。

  “是吗?那你干嘛一脸慷慨就义的模样。”他调侃她。

  “我哪有?这里好黑,你要是看得到我的表情才有鬼。”想欺她,没那么容易,她是骗别人骗到长大,不是被骗长大的。

  “原理很简单,就和知道你爱吃鱿鱼羹一样。”

  “针孔摄影机?这房子里到底装了多少这种东西?”

  “多到让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眼下。”

  “OK!我懂了!”和这种人斗法太费神,不如早早把事情处理掉,好回家睡场大觉。绕回原议题,她说:“别管我看起来像不像烈士,我只问你,假设我有办法帮你娶到你想要的新娘子,我们之间是不是就两不相欠了?”

  “你选择自私?”

  “是的……”用纱布盖起良心,就这样了,了不起以后多找瑀含出来,安慰她脆弱的玻璃心。“人……自私无罪!”她再肯定自己的行为。

  “不!在商场上重承诺是很重要的事情,既然你说过要负责,我也答应了由你来负责,我们就一起来为自己作过的决定‘负责’!娶不到江瑀含我认了。”憋住气,他忍着不笑出声。

  “我好话说尽,你还不知悔改,好,嫁就嫁!别忘记我要一颗比蛋还大的钻戒,戴在手上会把别人眼睛照得头晕目眩那种,我礼服后面要拖着一条比地毯还长的后襬,让二十四个童男童女拉着,我的花冠要用纯金打造,我的礼堂要用上万朵红玫瑰布置……”

  她开了一大串条件,仿造英国王子的婚礼排场,这回她要他大大失血。

  话说完,她发现自己用一个起级豪华世纪婚礼把自己给卖断了!

  气死人,早知改变不了,她就乖乖地在家睡觉,别浪费一夜口水,不划算、不值得……啊!她要飙了!

  用眼神灼烧过黑暗中的身影,她转过头,气呼呼地走出门,小林连忙跟上,用布条把她双眼蒙住,带她出门。

  对着玺郡的背影,煜棠笑说:“悉听尊便。”【第四章】

  第一次觉得结婚进行曲好刺耳,简直难听到了极点。

  玺郡挽着爸爸的手,背后婚纱由二十四个小男生、小女生拉着。

  他真行!居然真的找来二十四个小孩,一个个粉雕玉琢、漂亮得赛过芭比娃娃,男孩穿着相同式样的燕尾服;女孩全都绑着公主头,头上戴着花冠,身上的礼服和她身上的一式一样,只不过裙长只到膝盖。

  为贪看这群小人儿,她频频回头,连连踉跄好几次。

  她不断扭着肩膀,那些蕾丝弄得她好痒,握住捧花的手,好想抛弃那一堆鲜花,全身抓个痛快。唉……当女人真是痛苦差事。

  转眼看爸爸,眉开眼笑,一脸得意快活的表情,对于她能“外销”成功这回事儿,他铁定是开心极啦!

  “你不能好好走吗?”童爸爸低声叱喝。

  拉起裙襬,玺郡低头检查自己的双脚,有啊!左脚、右脚,很规律地前后摆动,文叉前进呀!这不叫好好走,难不成要她学螃蟹横着走?

  “我走得够好啦!”她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不要动来动去,活像只毛毛虫。”他说完马上扬起笑脸,对着来宾席的客人微笑点头。

  “我要是不会动,不就成了千年古殭尸。”咕哝一声,对她来讲这条路不叫走红毯,而是过奈何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