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掷金败家女 >


  “我不要,万一他是蓝胡子怎么办?说不定他就是用高价买进一个又一个的新娘,然后把她们杀死关在地下室发臭腐烂。”

  不要,她一天没洗上两次澡就会痛苦至死,要她等在那里发烂发臭,不如要她死了算。

  她忘记腐烂发臭前的一个步骤是“死了算”。

  “姊,以前你说他是钟楼怪人,现在又变成蓝胡子,下回会不会变成澎澎、丁满还是没长耳朵的国王?”玺娃说话。

  “你事不关己说起话来特别风凉。”玺郡回瞪她。

  “这件事本来不关你事,谁叫你自己要去招惹,惹得一身腥还要别人帮你洗澡。”

  “爸,你有没有看过美女与野兽这部卡通,嫁给野兽的是么女,然后就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你让玺娃嫁过去好了,他们到最后会幸福美满的。”

  “契约上写的是童玺郡三个字,跟小娃没关系。”童爸瞪她一眼,连大气都生不出,看来这回她祸惹大条了。

  “小郡,你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老爸把你嫁给那个怪人。再辛苦只要我们全家守在一起,一定能捱过。”陈梅一贯地护短,圈住她,谁都别想欺侮。

  “小郡,告诉你别爱管闲事你不听,这会儿那个总裁把目标转向老爸公司,看来我们马上要去游民收容所占个位置。”玺英声音里带着鼻音,看来在她入门前,已经哭过一大滩了。

  “拜托,你以为想占就有得占?台北游民收容所自从高失业率后,早就人满为患,我们现在大概只能去台北桥头看看。”玺娃的愁容也是难得一见。

  “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眼睁睁看小郡嫁给那个神秘客,他的人品怎样、有没有心理变态,谁都说不准,依常理来判断,一个成功的商业人士应该会是很多名媛的目标,而他不但不是,还要花高价来买新娘,我想,情况不乐观……”玺仲连连摇头。

  “大哥,没别的办法吗?”玺廉问。

  “要是有办法,我们还会坐在这里?要不就宣布破产,要不就把小郡嫁过去,两条路择其一。但结婚关系着一个女人的未来,我们绝不能轻易冒险,我们只能选择第一条路。唉……可怜我那苦命的儿子还没出生,就要加入丐帮行列……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太无能。”玺伯频摇头,一手环着妻子的肩膀,把头埋入她的颈窝。

  “别这样,宝宝不会怪你的,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无奈……”大嫂看她这女主角一眼,然后叹口气,垂眉掩饰心中怨怼。

  “都别说了,玺仲、玺廉,你们两个明天到公司里清算财务。玺伯和芳姨跑一趟地政事务所,估一下我们家不动产的现值。

  阿梅,你找家里的佣人谈一下我们的困难,然后把他们解聘。玺英去找冠闵谈谈,若是他们还愿意和我们结这个亲家,就快一点把婚事办一办,只过爸拿不出嫁妆了;至于小郡、小娃,你们自己到学校去办退学……”

  童爸像在交代遗言似地,那凝重压迫得人喘不过气。

  玺郡一喘气,从陈梅身边站起。“我想一定有别的方法,我去找那个总擎老板谈一谈,爸,你有他的地址吗?”

  在她拿了地址后,立刻旋风般地扫出家门,没看到大哥拿起话筒,拨下一组电话号码,一脸的间谍奸险。


  她把人家的门铃按得震天价响,心想,这人有的是钱,若把电铃按坏了,他总不会在十亿后面再多加上一笔门铃修缮费吧!

  童玺郡这个人别的没有,就是善良、善良再加上善良,看到美女、妇孺、老人家、弃妇、流浪狗……所有弱势族群,都会变得温柔可亲。

  “老伯伯,我想见傅总裁。”一时间,她不知道要怎么称呼那位残障人士,蓦地,想起她是来谈判的,多礼总是不会出错,而那些高位人士不都很爱在名字上方加上一大串头衔,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对不起,傅先生休息了,有事你明天再来好吗?”

  “不行耶!我的事很重要,他不出面谈,我就不回去。”她笑笑,一脸耍赖。

  “很抱歉!”他温文一笑,伸手把门关起。

  玺郡眼捷手快地抢在前面进了庭院,还是赖皮的一张脸,笑得眉眼全是贼意。

  “小姐……你这样……”

  “对不起,我爱吃鱿鱼羹、虱目鱼羹就是不爱吃闭门羹,这一碗,您留着自个儿吃好了,千万别客气。”她得意地拍拍手,转身就要往屋内走。

  这时门里走出几个壮汉迎面挡住她的去路。看他们一脸颜面神经麻痹的僵硬,可知这家老板给的员工福利肯定很不好,连劳保都舍不得给付。

  “你们还是转行好了!”这种无头无尾只留“中截”的话,很容易让人头上泛起浓雾。

  “小姐,请自重。”一个大汉挺身说话。

  他说话的方式带有浓厚的武侠腔,不知道是练武的人都这样说话,还是受最近红透半边天的“卧虎藏龙”影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