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四十八


  他再次做出选择,选择颖儿死、公主活,再次亲手将她送入冥府……

  他震惊莫名,呼吸窘迫。难怪冷刚要问他,就是用姑娘去换,他也要换得公主活命?

  他说是、他说是啊!他居然说是……他日日夜夜等候的颖儿,等得她来又将她送走,啊!仰天长啸,他怎能愚蠢至此?

  懊悔将他打入深渊,他回到风雨交加的黑夜,对着空谷大喊颖儿,恨他吧,交换吧,求求老天把他的命拿去换颖儿活下来。

  他六神无主,惊慌失措,他的眼睛飘着、游移着,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突然,他抓起红衣的手,问:“告诉我,曲爷爷住哪里?我马上带颖儿回去找他,他会有办法的。”

  “没办法了,曲爷爷把最后的药丸交给冷刚,他说要出远门找药草,替纪颖解除身上的毒。可她怎能再熬一年?侯爷,您待颖儿姑娘……真坏。”姚红衣气得直甩头。

  她替颖儿出气了?可出这口气有什么意义?

  难怪她不愿进宫医治皇太子,她想尽办法不和他牵扯上关系,偏偏他,一再勉强,最终,勉强她把命交出来……

  宇渊不语,失魂落魄地跌入椅中。

  姚红衣望着他叹气。这是什么样的情孽?

  “侯爷,颖儿姑娘没太多活命时间了,我可不可以接她回醉语楼,连接发生两次事件,我相信侯府里有人要置她于死地。”

  红衣道出隐忧,冰水浇上宇渊脑袋,他倏地清醒。

  他想也不想,猛然拉起姚红衣往外走,没想到方跨出厅门,就听见人来报——失火了!

  事情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宇渊和红衣赶到时,小屋已陷入一片火海,他几次要冲进火场救人,都让红衣和侍卫们拦下,他暴躁、嘶吼,他出手伤人、恐吓怒喊,弄到最后,大家不得不合力将他捆住。

  好不容易,火熄灭,当侍从从屋里抬出一具焦尸时……他崩溃了!

  他咆哮、他怒号,他想毁掉整个世界似地,举剑将一大片竹林劈得七零八落,但没有人敢劝阻。

  他以为失而复得,原来不过是镜花水月,捞不得的月、闻不着的花香,他怎能不怨天尤人,倘若这是既定结局,何苦又来一遭?

  就让她敖游四海乐逍遥、就让她行医助人,做尽所有想做的事,他们不碰面、不相交,他宁愿她长命百岁,不要她留在身边,苦头尝遍。

  这回,他没病倒,只是像游魂般在府里四处晃,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找他与颖儿走过的旧时路,还是找他们遗落在某个角落的欢笑声?

  但是……没有,找不到了,他再见不到颖儿,见不到过往的欢乐。

  他对她……很坏……

  是真的,坏到不行,他凭什么决定她出让生命?他凭什么强留她,又没本事维护她?他是这么烂的男子呵,她怎还能对他笑?

  他疯了!颖儿的影儿在他眼前晃,不管在哪儿,他都看见她的笑。

  走近颖儿为他剥莲子的闲茶亭,亭里那抹纤细的背影……又是颖儿?

  颖儿在哭呵,她不散的魂魄回来,捣脸低声哀泣着自己的不幸。他放轻脚步前行,他想走到身旁,环住她,向她说声对不起。

  然他的脚步在听见她的说话声时,嘎然停止。

  “曲姑娘,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诬赖你,那全是桃红姊姊要我做的啊,她说我不谎称你推倒公主,就要把我逐出侯府,我没爹娘兄长,侯府就是我的家了,我离开,怎能活下去?”

  她不是颖儿,但她的一番话骇着宇渊。

  居然是桃红,是她诬赖颖儿推倒公主!?宇渊迅速隐身到树后,一颗心惊惧不已。原来,凶手就在他身边……

  “曲姑娘,请原谅我吧,我知道公主改药方指控你;我知道公主故意跌下山坡,想把罪加到你身上;我也知道若不是你在,公主和小小姐早没救了,可这些话我怎能对侯爷说?桃红姊姊不会饶我啊!”

  “绿萼姊姊……”闲茶亭外,两名捧着炭盆和香烛纸麻的小婢女匆忙走近。

  “绿萼姊姊,昨夜曲姑娘也来找我了,她一定很恨我,是我把迷药放进她的饭里,她才会昏迷不醒,才会大火来时,来不及逃走。”黄衣婢女坐在绿萼身边,跟着抽抽答答哭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