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三十三


  “一回错,蹉跎多少光阴?”

  那姚红衣是高傲得不得了的女子吧,她可以拉住冷刚,把话说明白,怎能为一张薄皮面子,耽误青春?

  “姑娘,我们几时离开京城?”冷刚问。

  “离开?红衣姑娘有了良人?”

  曲无容惊讶于他的问句,怎地误会解释开了,两人不谈团圆,却要问分离?

  “没有。”闷闷地,冷刚道。

  “她同别人许下终生?”

  “没有。”

  “她有比你好上百倍的爱慕者?”

  “没有。”他回答过一句句,越答心越闷。

  “既是如此,你为什么要离开?”

  “她说她恨我。”她的恨让他无从怨起,只能心疼。他对她太坏,如果他走开,能教她快乐,他愿意。

  “自然要恨的,那么多年过去,你可知红颜最怕光阴摧折。”曲无容幽幽叹息。

  “我要她快乐。”他道,言简意赅。

  “离开,是你让她快乐的方式?”无容反问。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冷刚。”她坐直身,盯住他。他的脸方正刚毅,眼睛炯炯有神,看起来没半分蠢样子啊!

  “是。”

  “你很笨。”说着,她轻笑起来。是男人都这么笨,笨到不知女人心口不一,还是冷刚比旁人又更笨上几分?

  他不语,曲无容再叫一声。“冷刚。”

  “是。”

  “你知不知道,我不要你报恩。”

  “知道。”姑娘不想要他跟随,是他执意留下。

  “知不知道,就算我要离开京城,你也可以留下来。”

  “知道。”

  “那你一定知道,我要你幸福,你不必一直当我的依靠。”

  他又沉默了。

  真是,每次碰到回答不来的问题,他就保持沉默,没想过,这样很容易引人误解。

  曲无容还想劝劝他时,门外一阵悉窣脚步声,冷刚扶曲无容下床,替她加件披风和覆面丝巾后,迎到外头。

  出人意外地,造访者居然是玉宁公主。

  两人双双坐定,公主身边的侍女桃红把瓷碗放到曲无容桌上。

  “曲姑娘,这是刚熬好的燕窝,听我家相公说,姑娘身子弱,特地送过来给姑娘补一补。”公主温柔而亲切,口气诚恳、态度诚恳,诚恳到冷刚一眼就判断她们心存善念。

  眉间皱起,曲无容在暗地叹气,真不知是她多疑,还是对方多心。

  公主明明诚心诚意,曲无容就是无缘由地感到惊惧,说不出口原因,她只能照礼数走——道谢,接下燕窝。

  “这位公子是……”玉宁公主眼光调向冷刚。

  冷刚接话:“在下冷刚,请公主稍坐。姑娘,我去去就来。”

  他不习惯和女人同室,在宫里,一对吉祥如意让他头痛不已,现在,桃红的频频注视,也让他坐立难安。他相信高贵典雅的公主不会欺负姑娘,暂时离开,无妨。

  走出小屋,冷刚顺手把房门关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