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三十二


  “它们叫做相思豆,有没有听过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有没有听过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指的就是它们。”

  小小东西,名堂可多了,宇渊抓起她的手心摊开,不管喜不喜欢,他都要送她。

  “太为难了。”曲无容合掌,把它锁在掌心中央。

  “为难什么?”他不懂。

  “为难一颗小小的豆子,要负载人们许多相思愁。”

  “你是替豆子不平,还是心疼男女相思?”他直视她。

  “当然是替豆子不平,男女相思苦,是自找的,没人冤、无人逼,而豆子本无辜,天地生它,不过为了繁衍后代,谁晓得硬是让人们强加附会。”

  听过她的话,宇渊哈哈大笑,这几句话,推翻多少文学家的看法。

  他笑,她也不自觉笑开。

  这样很坏,使君有妇,她不该同他畅谈,可是,怎么办呢?他就是一句句,勾动她的说话欲,她能对所有人冷淡,偏是对他行不通,她被制约了,在很多很多年以前。

  第六章

  午后,曲无容自梦中悠悠转醒,侧脸,冷刚望着窗外竹林发呆,他有心事,她猜。

  “冷刚。”

  “是。”回首,他快步到床边,扶她起床。

  “冷刚,是不是好姑娘都该学会刺绣裁缝?”她还不想下床,拍拍床沿要冷刚坐下,冷刚依言,她倚在他身上,柔声问。

  “不是。”

  他很早就习惯当曲无容的靠背,在她面前,他从未想过男女之分。

  这情况是打哪时候开始?

  嗯,最早是她衣不解带照料他,他伤势痊愈后,他们分房睡……然后,哦,想起来了。

  她把最后一丸九转续命丹让给冷刚,治好他的病,但服药时间到,她尚未回到爷爷家里,自己没有九转续命丹救命,吐血吐得吓人。

  冷刚在邻房听见声响,破门而入,抱起曲无容连奔百里,回到爷爷奶奶家,拿得救命药。

  曲无容说,她救他一回,他还救她一遭,两人再无恩情可道,从此阳关道、独木桥,各走各的,再无干系。

  冷刚没依她,硬要跟在她身后。

  从此,她的九转续命丹收在他怀里,免得她拿出去乱救人却害了自己的命;之后,走遍大江南北,他习惯她房里架起一根绳索,两人同住同寝,他照料她,比她看顾自己更小心。

  “那么,好姑娘一定要学会琴棋书画了吧?”她懒声问。

  “不必。”除了没事可做的官家小姐外,谁有空摆弄那些无聊事。

  “不然,好姑娘该学些什么?”

  他想也不想,直觉回话:“酿酒。”

  她轻笑一声,笑得他满脸通红,“与红衣姑娘的误会解释清楚了?”

  “对。”

  “我能听听吗?”她也好奇呢!

  “我误会红衣,她救下我妹子了,妹子现已嫁为人妇,与妹婿住在京城,前日我登门探过他们。”

  那天兄妹相认,感慨无限,少女长成少妇,他在妹妹身上看见岁月仓促。

  原来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多刺激的故事。

  “那名投河自尽的青楼女子呢,她腕上不是戴着你给的玉镯?”

  “红衣冒险闯入青楼救我妹子时,被一名妓女发现,妹子把手镯拔下相赠,求她别声张。我居然因为那只玉镯子,认定她是我妹子,错看红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