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二十五


  “我带你去饭馆,你去过京城最有名的品福楼吗?”他扯唇,试图扯出一个像样微笑。

  “不,给我一锅、一铲,我自有办法弄出吃的。”她也抹去泪,挤出些许笑意。

  “屋里有,我去拿。”

  说着,他奔入小屋。少顷,他又出现她面前。

  曲无容拿起铲子,动作俐落挖出几只新笋,嫩白的笋根带着泥土芬芳,凑近,嗅闻,她把笋子也靠近他鼻息闻。

  “闻到什么?”曲无容偏头问他。

  “新鲜?”

  “我闻到泥土孕育万物的骄傲,闻到新笋想出头变成堂下竹却难成的遗憾,也……”话到一半,她不说了。

  “也什么?”宇渊问。

  也听到少爷肚子咕噜咕噜响。少爷极爱这一味,新笋长成的日子里,他们练剑后,常顺手挖出几只嫩笋回屋里,未下锅,少爷肚里先传来咕噜声,她常常别过头,窃笑他嘴馋。

  “没什么,你烧水,我剥笋。”

  “好。”

  两人分工合作,一锅鲜嫩笋汤很快完成,掀起锅,拿来碗,在热气蒸腾间,她看见他的真诚笑颜。

  宇渊睇视曲无容,她果真深藏不露,一锅新笋便勾出他的快乐。

  “要是能加点鸡油,笋子会更好吃。”下意识地,曲无容自言自语。

  她的话,再度揪紧他的心,为什么她的表情动作,连不自觉出口的语句,都像颖儿?

  发现他发呆,她问:“怎么了?”

  “没事。”宇渊答。“我说了自己的故事,礼尚往来,是不是该轮到你来说?”

  “好。”她偏头想想后,点头。

  他替她添一碗热汤,放在旁边待凉。“慢慢说,别烫了口。”

  “我的奶奶爷爷和一般人家的不同。”她的故事开始了,那是坠崖之后的事。

  “哪里不同?”宇渊问。

  “他们爱比赛。”

  “比赛什么?”

  “我生病的时候,他们比赛谁的药方先把我治好;他们做菜,拉我当裁判,评判谁的手艺强;他们教我医术,再轮流考我,看谁教的方法我记得多,他们无时无刻不比赛。”

  “爱比赛的夫妻,的确特殊。”

  “两人比赛,奶奶老输,一输就翻脸,爷爷得哄上老半天,那种哄啊,很累人。”说到此,她忍不住咯咯轻笑。

  “怎么累人?”

  “爷爷要不采来满篓鲜花,在茅屋前插出奶奶的小名;要不就吞月亮丸,把自己弄成大猪头,扮小猪逗奶奶开心;有时候,还得到外头抓几个坏蛋回来,唱大戏娱乐奶奶。我建议爷爷干脆在比赛时放水,让奶奶赢几回。”

  “他放水了?”

  “不,爷爷说,奶奶喜欢的不是赢,而是爷爷愿不愿意倾尽全心,哄她高兴。”

  原来他赢,为的是哄妻子开心,这般款款深情,多感动人。

  他们相视而笑,不知不觉,距离拉近。

  后来,他告诉她宫闱间尔虞我诈的鲜事,商场上耍心机不成,反沦为笑柄的趣事,从黄昏说到黑夜,两人都意犹未尽。

  这天,他在不知觉间卸除她积压多年的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