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十五


  冷刚退到姑娘身后,两个小宫女笑眯眼挤到曲无容旁边,把荷包摊在桌上。“姑娘,这梅花,不是这么绣法的……”

  说话间,宇渊进门,他双手后背,状似悠闲。

  但瞄见桌上的荷包,他的悠闲转为沉重,她的女红和颖儿一样……坏透。

  “姑娘不擅长女红?”话不自主吐出,方出言,已然后悔。

  “凡女子都得擅长女红?”板起脸孔,她的口气咄咄逼人,没办法,她见到他,就忍不住嘲讽几句,谁让他们有仇。

  “在下并无冒犯之意。”

  他自怀间掏出荷包放到桌上,那是颖儿第一次的作品。

  曲无容像似触电般,瞠大双眼,凝视宇渊,久久不放,眉目间有着难解的愁绪。

  为什么?差一点点,她问出口。

  “曲姑娘?”宇渊低唤。

  她回神,却回复不了心跳速度,心肝肠胃全扭在一起了,那痛,痛得她汗涔涔、泪潸潸,齿牙紧闭,她没被下毒,却出现了中毒迹象。

  她迅速将宇渊的荷包推开,仿彿上面沾上十哭散,不到一炷香便会要人命。

  “曲姑娘,送荷包之人也不擅长女红,但受赠者收下的是绣者的心意,而不是织工。”说着,他郑重将荷包纳入怀间。

  “你珍藏了吗?”她反射性回答,口气坏到让人无从理解。

  “什么?”他没听懂。

  “你珍藏绣者的心意了吗?”她问,脸上带着一分凄绝、两分怨恨。

  “是的。”

  他居然敢大言不惭说是?

  四目相交,曲无容寒目对他,望得人不自觉泛起阵阵冷意,怒气在她胸中冲撞,急欲寻到宣泄出口。

  而他眼神充满诚恳真心,他是珍藏了颖儿的心意,只是来不及对她表明;他是爱她爱到无法言喻,只是没机会对她说千百声我爱你,他有无数遗憾,但对颖儿的心,真诚无伪。

  两人不语,她的质疑对上他的诚挚,她的怒涛袭击不了他的恳切。

  倏地,曲无容起身,椅子顺势往后倒去,狼狈地,她拖着跛足朝内屋走去,她的恨,何解?

  夜里,屋中燃起油灯,金黄色的灯光照出一室温暖,吉祥、如意无事可做,缠着冷刚说话,他皱起浓眉,手足无措。

  曲无容从书上抬起视线,淡淡笑着。冷刚快被弄疯了吧?

  “吉祥、如意,你们想听故事吗?”她试着解救冷刚。

  “姑娘要讲故事给我们听?”吉祥、如意舍弃冷刚,跳到她身边。

  “不嫌弃的话。”

  “太好了,吉祥,你去泡茶,我去拿些瓜果点心,姑娘,等等我们哦!”说着,两人快手快脚走出屋里。

  只不过是讲故事,又不是看戏,何必又是茶水又要点心?不过,随她们去吧,能替冷刚解围,又教大家愉快,很好。

  不多久,她们张罗了吃食,摆上几把椅子,连同候在外面等待传唤的太监也让她们拉了进来,一人一张椅、一盏茶、一把瓜子,人人有份儿。大家都很开心,只有冷刚还是不快意,因为他被吉祥、如意一左一右夹在中间。

  “去年我和冷刚到安和县,那里正传染疫病,病情散播得非常迅速,全县有半数百姓染上病,大夫想破头,想不出这病源打哪儿来。患者由双足开始出现黑疹,很快地,三五天之内,黑疹扩散至全身,虽不致命,却麻痒难当。”

  “唉呀,痒比痛更难受,我入宫前,家里穷,床铺底下全是跳蚤,每天睡觉这里痒那里也痒,有时候痒得不得了,东蹦西跳,我奶奶老笑话咱们,说是小猴儿在跳舞呐。”小太监插话。

  “别嚷嚷,让姑娘说故事,我爱听。”如意出声制止。

  曲无容低眉浅笑,她喜欢上这份热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