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十二


  她低头,把他的身影自视线中推离,举箸,她夹起一筷子青菜摆进碗里,准备入口时,冷刚端出熬好的鲍鱼汤。

  “青菜太冷,姑娘先用汤。”

  她没反对,端起汤慢慢品啜,斯文秀气。

  就这样,一个靖远侯、一个冷刚,两个高大男子站在她身边,静看她吃饭。

  第三章

  皇太子病情渐有起色,而缉查凶手的行动也在持续当中,宇渊被委以重任,足见当今皇帝对他的重视。

  早晨,太子寝宫静悄悄,静得连根针掉落地面都听得见,宇渊和冷刚站在桌边,吉祥如意随侍在殿下身侧,众人屏气凝神,看着曲无容执针。

  曲无容将针插入皇太子十指指尖,拔出针,在伤口处敷上黄色药粉,然后泡入酒水中,眼见黑血一点一点渗出,溶入酒里;渗出的黑血带着强烈腥臭味,不多久,澄澈酒浆转为墨黑。

  半个时辰后,如意取来一钵新酒,曲无容重复同样动作,然这回,流出来的血已渐渐变成殷红色。

  这诊疗过程,吉祥、如意已看过数回,但每次看,仍忍不住心惊胆颤。

  曲无容按按皇太子的脉搏,点头,再放几次血,他身上的毒便可除尽。

  冷刚递来帕子,替她抹去额间薄汗,扶她走至桌前。

  曲无容提笔写下药单,交予宫女,吩咐三碗水煎成八分,服二帖。宫女拿了药单下去办事,曲无容则起身准备回房安歇。

  “姑娘请留步。”皇太子唤住她。

  “有事?”

  曲无容回头。不屈膝、不请安,在皇太子面前,她摆足大夫架式。

  “可否请教一言?”

  “请说。”

  犹豫半晌后,太子开口:“姑娘为何终日以白绸蒙面?”

  “我的脸曾受重伤,为怕骇人,故以白绸覆面。”她的语气轻淡,听不出特殊情绪。

  她的答案引来宇渊侧目。

  说谎,他分明见过白绸下的脸蛋,不仅完美无缺,更是艳光照人。他不懂,曲无容为何说谎,凡女子有机会在太子面前露脸,谁不争先恐后?

  突地,宇渊想起她的藏私论,想起她的“终朝聚财纳宝,集到多时,命终了”,对啊,她视金钱名利如粪土,这种女子怎会想露脸?说不定,就是把后位双手捧上,她也不会多瞧一眼。

  宇渊无法不欣赏曲无容,她的清新脱俗、她的冷漠淡然,桩桩件件都吸引他。

  “不唐突的话,可否请姑娘取下绸帕。”皇太子按捺不住好奇心。

  她瞪视他一眼,语带寒冽:“是很唐突。”

  转身,她头也不回地离开太子寝宫。

  “我想,我把她惹火了。”太子苦笑,对着好友宇渊道。

  “可不是。”

  曲无容非普通女子,谁是帝、谁当王,在她眼中皆一样,说不定她医平民百姓还比医太子皇帝来得尽心。

  “母后喜欢她,想我纳她为妃。”

  “殿下意愿呢?”宇渊反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