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十一


  无容假意没看到他,旁若无人地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参茶,不多久,参茶饮尽,冷刚马上转回房,屋里,他用小火煨着鲍鱼汤,晚膳之前,得先喝上半盅。

  “姑娘身体不适?”宇渊殷勤。

  “不劳公子费心。”他的热脸贴上她的冷面,她不想交谈。

  他盯着她惨白神色,是不是该让司徒先生来替她看诊,或者找两个御医过来?宇渊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姑娘对于毒药认识很深?”宇渊忍不住发问。

  他告诫自己别在她身上寻找颖儿的影子,可是午后那场谈话,曲无容说起皇太子病情时的自信自若,简直与颖儿一模样。

  她静默。

  “早上姑娘使毒退敌,司徒先生为禁卫军诊断,说那是很高明的毒物。”

  退敌?说得好,他也知,她与他是敌非友。

  “姑娘方才为皇太子诊治,一口道尽病情,姑娘擅毒?”

  不得答案他不走是吗?

  寒目斜过,她冷淡道:“我对毒药认识不多,早上使的毒物是旁人所赠,而皇太子的病症,我曾在行医途中见过一回。”

  “这么古怪高明的毒也能教姑娘碰上,姑娘肯定见多识广,难怪司徒先生对姑娘诸多推崇。”他道。

  “这毒不算高明,高明的毒物无形无色,中毒者日渐虚弱,大夫遍寻不出缘由,只当中毒者命也运也,时辰到,本该归阴。而百日草的中毒迹象太明显,任何医者见了,很容易发现问题所在。”

  糟,她露出本性,每每谈起毒物,便忍不住卖弄。

  “姑娘这话欺人。”宇渊微笑。

  “怎说?”她又欺人了?错,这世上,她欺人少,人欺她多,怎每次算算说说,弄到最后总编派成她的错。

  话题打开,她从不得不回话,变成一句句接说。

  “依姑娘说词,难不成宫里御医全是庸材?”

  “是他们被豢养太久,不去学习新东西。”世界何其广阔,多少疑难杂症考验着医者智慧,光是待在京城一方小小天地,能学到什么?

  豢养?既露骨又刻薄的言语,不过,这话说得真好,御医们熟读医书,用以治疗皇亲高官,自然比不上游遍五湖四海的医者亲身见识。

  “姑娘可知,司徒先生是百草堂的主事。”

  “听说了。”也知道百草堂的老板是眼前的靖远侯爷,对京城、对皇宫也对眼前靖远侯,她比他所知的更熟悉。

  “司徒先生对姑娘的医术赞不绝口。”

  “承蒙先生不弃。”提起司徒先生,她脸色稍微和缓。

  “司徒先生告诉我,他已和姑娘接触过,姑娘同意他到竹林一起切磋医术。”

  “是。”

  “你不怕司徒先生偷学姑娘的医术?”

  “医术本该让人学习,以治愈更多病患。”偷学?哼!狭隘眼界。

  “姑娘无私。”

  “人坏就坏在有私,人人想藏私、想把好处尽往囊袋里收藏,于是商场竞争、勾心斗角;于是手足相残、血亲互伤。却没想过,终朝聚财怀宝,集到多时,命终了;人人都抢功名,十年寒窗争一夕,请教,古今将相何在?不过是荒冢一堆,草没;男子皆想娇妻美妾,日日枕边说恩爱,今日望夫崖、明朝相思难,岂知光阴荏苒,再多情爱也如轻烟飞散。”她的口气似针锋相对、似指责,口口声声全在细数他的错。

  曲无容的话教宇渊深思。

  她没说错。当年伯父为一己私,弑弟媳、圈侄子。而他,聚金纳银,纳不了心中快意,汲汲营营的下场是什么?是换来一场怀疑,怀疑人生所为何来。

  不过,她说错了一事——他的情爱是磐石、是坚定青玉,绝不会如轻烟飞散。

  “姑娘愿意的话,在下愿侍姑娘为上宾,延请姑娘进百草堂,一起为京城百姓尽心。”他转开话题。

  “不。”她别开脸。

  “姑娘心无大志?”他还想劝说。

  大志?像华陀,流芳百世?算了,能安顺一世,心已足,何必拿百世来为难此生。

  她冷哼,摆明看不起他口中的“大志”。

  “姑娘面前,在下显得肤浅。”他唇边笑意渐浓,这女子,非尔尔。

  看着他,曲无容笑不出口,她有满怀旧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