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惜之 > 错爱之偿还篇 >


  没错,他们的脸色很坏,之前,她还以为是因为忧心皇太子过度所致。

  曲无容续道:“但百日草若与桃杏相遇,便成毒药,毒日日累积,不过半旬,毒性发作,一发作便是惊心动地。我猜,皇太子一定喜食桃杏。”

  “是,前阵子是桃子出产季节,皇太子每日都要吃上许多。”宫女恍然大悟。

  “下毒之人,必然非常了解皇太子的嗜好。就方才这位嬷嬷阻止我浇熄香炉的激烈反应看来,容我僭越,无容不得不怀疑,嬷嬷和福和宫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协定?”她恶意栽赃方嬷嬷。

  人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好风水绕到她身上了,她怎能不用上一用?

  果然,之后皇后对方嬷嬷起了疑心,不再重用,方嬷嬷心底不平,转投向大皇子的亲生母亲琴贵妃身边,没多久,大皇子意图篡位,琴贵妃连同方嬷嬷一干人等被捕入狱,老死狱中。这是后话。

  “把香撤下,大开门窗。”皇后瞪方嬷嬷一眼,下令。

  曲无容续道:“就让皇太子咳血吧,将毒血咳出未必是坏事。”

  “那么,曲姑娘要开方子了吗?”皇后急问。

  她把曲无容当成是救命仙子了,不顾身分,走向前,她握住曲无容双手,紧紧不放。

  曲无容从皇后掌间抽回手,别开眼,“不,后天再开。先备下一坛绍兴酒,这二日,只可给皇太子米浆,不许饮肉汁。”

  “只需要这样吗?”光一坛绍兴酒就能解毒,那么满宫御医在做什么?

  “皇后信不过无容?”她问得挑衅。

  “相信相信,皇太子的性命全仗姑娘尽心。”她谦卑得不像个堂堂国母,身为母亲,孩子是她最大弱处。

  “我累了,可否先行告退?”

  “当然,吉祥、如意,你们领曲姑娘下去休息,好生伺候。缺什么东西,全上慈晖宫拿。”她出声唤身后两名宫女。

  “是。”吉祥、如意领命。

  曲无容跟在她们身后,走出皇太子寝宫,行经宇渊身边时,她淡淡撂下一言:“冷刚一日不到我身边,我便一日不开药方。”

  宇渊莞尔,她居然当着皇后面前威胁他?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这姑娘啊,特殊。

  屋里,曲无容沉睡。

  宇渊从敞开的窗户朝里望——冷刚在半空吊起一根绳子,他躺在绳子上,双手压在后脑勺,闭目养神。

  宇渊方走近,冷刚惊醒,他跃下绳索,走出大门,与宇渊面对面。

  “有事?”

  他压低声音,不愿扰醒曲无容。曲无容睡眠极浅,一点声响就会清醒。

  “晚膳时间到了。”

  宇渊侧身,让他看看身后端着托盘的吉祥、如意。

  “需劳驾靖远侯亲送晚膳?”他不领情。

  他们主仆间真是态度一致,宇渊苦笑。“曲姑娘是宫中贵客。”

  冷刚投过冷眼,双手各接过一个托盘,迳自往屋里走,态度很清楚——

  饭送到了,侯爷请自便。

  宇渊假装没看见他的拒人千里,跟在他身后进门。

  冷刚摆好盘子,转身,与宇渊对峙。

  “在下有事求见曲姑娘。”

  “姑娘没空。”没想到话方出口,曲无容的声音就自屋内传出。

  他理也不理宇渊,抽身进屋。

  好半晌,冷刚扶曲无容出来时,宇渊未离开。

  看见他,曲无容全身震了一下。他来做什么?她都进宫了不是,难不成他还得负责让她将皇太子的病治好?

  她脚步虚浮,半倚在冷刚身上,和下午威胁人的精神全然不一样。

  她病了?是吸太多她说的百日草?宇渊皱眉。

  冷刚端来参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