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维亚 > 恩公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从他的眼神,她已经看出他也发现了对她的感情了,就只是一句话而已啊,为什么他说不出口?面子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他宁可眼睁睁看着她嫁出家门,也不肯将感情诉诸言语?

  “啊~~”

  发现自己心浮气躁地在房间里绕啊绕的,还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冲去找他问个清楚,艾子懊恼地将脸埋进棉被里闷喊,既气他的撩拨,更气自己的心意不坚。

  都是他啦,本来她可以做到不理他的,结果他却主动来找她,还露出那种深情的眼神,害得好不容易才死心的她,又被重新点燃了希望,而且还是好大好大的希望,让她坐立不安,心里因反覆而起的期待与挫败受尽了煎熬。

  她后悔撂下那句话了,如果他就此打退堂鼓怎么办?如果他一直都不回答她怎么办?难道他不说,她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

  “啊~~”想到自己冲动的个性,艾子又发出闷吼。

  她逞什么强啊?他爱面子的个性她又不是不清楚,让他一下不就好了吗?他都说会像以前那样疼她了,能窝在他怀里有什么不好?被他环抱的温暖比任何一句话都还重要啊!

  艾子咬唇,心里不断挣扎,最后她一跃而起。

  算了,她不要他的回答了,只要他别再拒她于千里之外,她就心满意足了。虽然绕了这么大一圈,最后仍回到原位,但至少她已经确定他对她是有感情的,这样就够了。

  就在她下定决心要去找他时,有人敲门。

  当她打开门,看到占据脑海将她扰得心烦意乱的男子就站在面前,一时之间,她既想笑又想哭,倏涌而上的纷杂情绪让她只能怔怔地看着他。

  “让我进去。”端木煦低道,嗓音比平常再沙哑了些,像是发现到自己的急躁,他又补上一句:“好吗?”

  虽是询问,但他微微倾身的姿势和往外燎烧的强悍气息,已透露出了他的势在必得。

  艾子屏住呼吸,不知道是夜色的关系,还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眼前的他好像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他的眼里燃着一股光芒,像要穿透她,就像那时他去拜月教要将她带走时一样。

  不同的是,这次她不能躲在龄之后面,而他的眼神也比那回更多了一丝近乎失控的疯狂。

  艾子不由得退了步,狂跳的心让她说不出话来,她想逃开,虚软的身子却无法移动,只能看着他将门关上,走进她的房间。

  “我是来回答你的问题的。”

  端木煦笑了笑,视线开始四下搜寻。

  他在找什么?艾子感到不解,也发现到他的脸有些红,这对老是冷板着脸的他是很难得一见的,再衬上他那让人捉摸不到的举止,竟显得……很可爱。

  “你说啊,我在听。”

  他喝醉了吗?好奇及好玩让她忘了他刚进门时的眼神,还有心情闹他。

  端木煦并没有回答,而是选定了一张有扶手的椅子坐下,然后一一将自己绑在上面。

  看着他右手绑左手,然后再口手并用地将右手也牢牢系在扶手上,艾子怔愕地睁大了眼。

  “你、你在干么?”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不是要回答她的问题吗?怎么……

  “我……”

  才一开口,端木煦就停住了,双眼紧闭像是在忍受一股突如其来的疼痛,须臾,他才张开眼睛,那张俊容染上了薄红,眼里的那抹光芒变得更加炽热。

  好……好可爱喔!若不是他紧锁着她的视线让她再度全身无力,她真的会忍不住上前咬他脸颊的冲动。

  “离我近一点。”见她像只怯生生的小兔迟疑地盯着他,端木煦轻笑。“我不会吃了你的。”

  刚说完,方才好不容易压抑的热潮又涌上,端木煦深吸口气,咬牙强忍。他活该,明知要尽量保持冷静,还说出那种语带双关的话。

  “你生病了吗?”

  他真的好奇怪喔。艾子吓到了,急忙上前,想帮他把脉,然而还没碰他时,就被他喝住。

  “别碰我,别、碰、我。”

  端木煦低咆,缚于扶手上的手因忍耐而收紧。天,她那时受的苦竟是这么强烈……

  艾子一怔,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那时被绑住的人是她,而她……让自己服下了春药。

  “你……吃错东西了吗?”

  她不敢像他那样咄咄逼人,只敢试探地问。因为猜错很丢脸,而且……他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我想,我也该尝尝你所承受过的滋味,这样才有诚意。”折磨稍褪,端木煦才有办法苦笑回答,证实了她的猜测。

  艾子惊讶不已。原来那让人想偷咬的红潮,和他眼里的那抹狂色,全都是药性引起的?她刚刚竟还只顾着动歪念头?

  “你哪儿来的药?”不对呀,他不应该会有这种东西。

  端木煦脸更红了,不只是因为体内热潮再起,有一部分是困窘而致。

  “我去请娘帮我配的。”

  那时母亲的表情活像他突然长出三头六臂,回过神后又一直窃笑,不断地用那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眼神看着他,虽然整个过程非常地顺利,他还是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艾子必须紧紧捂住唇,才能抑得住急涌而上的啜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