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维亚 > 恩公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虽然那张冷傲的面容仍泰然自若地像是对周遭事物都视若无睹,但其实胸中灼烧的怒火,已让他快要抑不住直接登堂入室将那小笨蛋揪出来的冲动。

  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就算不懂江湖恩怨,这地方的诡异氛围那么显而易见,她竟还能在这里待上那么多天!

  自进了大门,春宫壁画就随处可见,栩栩如生的交合雕像更是像怕人忽略似的,还用平台托高,让人可从各个角度看得一清二楚。

  想到她应该也都看到了这些东西,端木煦心中怒气更盛,置于木椅扶手上的大掌收紧,力道之大,几将扶手扳断。

  他现在最想将之碎尸万段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擅自离家让他追到这种地方的她,一个则是现在正在家里等着看好戏的父亲。

  要不是父亲刻意的欺瞒,他会浪费这些时间吗?

  先是透露她骑马离家,然后又用假线索将他引至完全相反的方向,当他花了好一番功夫终于赶上那匹快马,却发现骑走它的人并不是她。若不是还要从那个听令行事的属下口中逼问出正确的线索,他绝对会让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

  这一耽搁,已让他心急如焚,每一天都马不停蹄地赶路,就是为了追上她,谁知待他真的找到那个负责守护她的随从时,等着他的却是另一个让他想杀人的消息——

  “你为什么不阻止她?!”那时,强烈的担虑及愤怒让他完全失控,紧攫住那个随从的襟口逼问,猛狠的力道几乎让那人离了地。

  拜月教在江湖上以精通房中术闻名,对于男女之事百无禁忌,只要稍有道德良知的人都不愿与之为伍,而这该死的下属竟袖手旁观?

  “爷……吩咐……除了有生……生命危险……都不得……不得插手……”那名随从因吸不到空气而胀红了脸,连话都差点说不出来。

  只要想到那时所听见的回答,端木煦直到现在还是有股想要杀人的冲动。

  好个生命危险啊!

  若她在路上被人欺凌,那个惧于父亲淫威之下的随从敢擅自出手吗?下令的父亲该庆幸艾子一路上都平安无事,否则就算天地难容他也要背上弑父的这条罪名!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拉回了他的心思。

  “端木公子还真是一表人才呐,也难怪我们小艾妹妹一直思思念念了,久仰久仰。”

  许龄之扬着银铃般的笑声走进大厅,没有正常的客套寒暄,一开口就是揶揄带讽的。

  “好说。”端木煦冷声回应,却对眼前这名闻江湖的曼妙女子完全视而不见,他的视线一直锁着那抹躲在后方的纤细身影。

  他终于找到她了,找到她了!抑不住的狂喜在胸膛里冲撞,他既想将她紧拥入怀,又渴切地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让她再也无法逃离。

  一对上他的眼神,艾子原就狂鼓的心顿时漏跳一拍,让她不由得低下了头。

  爹很生气吗?为什么要这样一直瞪着她?可是她看不透他的表情啊……不曾在那双黑眸里见过这样奔腾的情绪,不明所以的艾子好慌,却又被那灼人的狂肆占有逼得全身躁热,若不避开他的注视,她根本就没办法呼吸。

  “艾子?”端木煦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她怕他?这些天的分离非但没让她直接冲向他,她居然连正视他都做不到?

  听到那声呼唤,艾子一震,几乎快克制不住想奔向他的冲动。

  她好想好想他,想要紧紧抱住他,让他带她回家,但这么一来,她这段时间所受的寂寞之苦就全都白费了……

  想到龄之在进来之前还跟她耳提面命,艾子咬唇,整个人往许龄之身后藏,像是这样就可以藏住自己已开始动摇的心,不被他发现。

  艾子不懂男人的欲望,但了若指掌的许龄之可不同了。

  这笨小艾担心个什么劲?那男人的眼神饥渴得像是要将她当场吞下肚,鬼才信他对她只有父女之情。

  “不知端木公子造访咱们这儿有什么事?”许龄之媚笑道。“是有房事方面的问题,还是想讨教锁精固阳的法儿?您尽管开口,我许龄之绝对倾力相授。”

  那娇滴滴的软呢嗓音曾酥软了无数硬汉,然而听在端木煦耳中,不但激不起丝毫情欲,反而还气到火冒三丈。

  这些日子她到底听过多少类似的话?想到单纯的她极有可能被人诱入歧途,端木煦不由得胆颤心惊,他深吸口气,要自己暂时先将那些念头全都摒去。

  那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她带离这里,至于要怎么料理她,或怎么逼问她,都是之后的事了。

  “请原谅小女涉世未深,在府上叨扰许久,请允许我将她带回管教,另日再派人送上大礼酬谢。”

  待他开口时,嗓音已恢复平静,虽然措辞有礼周到,但语气中不容反抗的强悍意味却是再明显不过。

  自这女人刚进厅的第一句话就已透露出她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也毫不隐瞒她是站在艾子那一边,既然如此,他也不想多费唇舌解释,就算用强抢的方式也要将她带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