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维亚 > 恩公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她是在诱惑耶,没看到她的眼睛欲语还休地拚命对他眨着吗?没发现她的手一直邀请似地环着他的腰吗?怎么可以把她说得像小时候一样幼稚……她突然发现,这些举止好像和她以前的撒娇方式真的没啥两样。

  到底差在哪?才刚开始就极为不顺的她心情好沮丧。即使看得再多,又有前辈指点,但缺少了实际经验,她还是不晓得要如何学以致用。

  “那就赶快下去,你这样我没办法做事。”端木煦沈声道。

  或许是太久没让她靠得这么近,以往可以视而不见的美都变得好清晰,都在清楚地告诉他,她是个女人了,一颦一笑都流露着娇媚的女人味。

  听到他赶人,艾子开始急了。

  她好不容易才坐上来的,哪能就这样下去?她还要不着痕迹地握住他的手,边问他喜不喜欢她,边娇羞地将小手攀上他的胸膛……

  一紧张,盘算好的诱惑大计全乱了套,慌了手脚的她也顾不得要循序渐进,直接跳到最终目标——

  她勾住他的颈项将他揽下,用力送上自己的唇。

  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举止让端木煦全身僵止,瞠着眼,看她用从不曾如此靠近的距离贴近自己,还在他嘴上又吸又咬,用疼痛折磨着彼此。

  她到底在做什么?!

  震惊褪去,狂升的愤怒取而代之,端木煦那双向来深不可测的黑眸气到几要喷出火来,手紧握成拳,压抑着怒气,用冷漠的态度等她自己结束这场闹剧。

  怎么……一点也不像她想的那样?他的毫无反应还有那只有疼痛的触感,让艾子尴尬地停止这场突袭,仍存有一丝希望的她偷偷观察他的表情,在一对上他那迸射出凌厉光芒的黑眸时,她的心坠至了谷底。

  “……你、你不喜欢?”即使难过到很想当场放声大哭,她还是勉强对他挤出笑容。

  她还敢这样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端木煦蓦然有种想回以狠吻来报复她的欲望,发现到自己竟有这种念头,而他的视线也不知不觉地落在她因自作自受而变得更加红艳诱人的唇瓣上,他更是气到不知道是要掐死她还是掐死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必须用尽所有的自制,才能咬牙问出这句话,而不是直接攫住她的肩头咆哮。

  他的态度让艾子好受伤,不懂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爹会这么生气?他应该要很开心,不是吗?难道是他们都弄错了,其实爹并不喜欢她?

  想到自己所深恋的人,很有可能并不像她那样同等地重视她,她的心整个揪拧。

  “我长大了,已经不是小女孩了。”艾子忍不住哽咽,仍不退缩地勇敢表达她想要说的话。“我很爱你,想跟你成亲,想陪你做好多好多事,如果我做不好,你教我嘛,我会好好地学,好不好?”

  她单纯地只是想保证她已长大到足以成为一个能干温柔的妻子,却不晓得这番太过于天真无邪的话,听在男人耳里会转为另一种引人血脉贲张的涵义。

  脑海急窜而出的旖旎画面震撼了他,端木煦即使将那抹不该的思绪抑下,仍抑不住狂跳的心。

  这超出掌控的状况使得他更怒,既气她,又气这么容易受到撩拨的自己。

  小时候是吵着不认他这个爹,好不容易养大了却又吵着要当他的妻子,为什么她就不能安分守己地接下女儿这个身分?她到底要将他逼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你把我当成什么?”胸口怒火越炽,他的口气就越森冷。她怎能这样曲解他对她的疼爱?那全成了残忍的指控,指控他心怀不轨,指控他打着慈父的旗帜实则将她视若禁脔!“我带你回来只是为了要一个女儿,我从来就没有过要娶你为妻的念头。”

  他是偶尔会错乱了没错,但他从来就没有放任过自己踏进那个万劫不复之境!盛怒中的他并没有发现其实这个想法已将他的情感昭然若揭,他却执着地只坚持他一开始的纯正动机,而不愿面对那份情感已产生变化的事实。

  “可是、可是……”娘说不是啊!艾子怕连累到帮忙她的人,只好把那些话又咽了回去,一时间无法反驳的她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她不能哭,这样爹会以为她是在胡闹。她咬唇忍泪,要自己定下心,将他们用来安抚她的话转为自己的疑问——

  “不然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养女儿?为什么你不让我嫁人?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娶妻?为什么你要让我这样靠近你?这很……这很奇怪啊!”

  就是因为这连串的线索指向了同一个答案,她才会那么相信其实他也是喜欢她的,没想到……

  难忍失望的艾子终究还是哭了出来,刚刚明白潜藏多年的爱情,却又在同一天受到被人拒绝的打击,急速的变化让她根本就承受不住。

  如果她再有经验一些,她会发现那抹被他藏在眼眸深处,连他自己也尚未察觉的情感及欲望,但她只是一个刚从懵懂中醒悟的单纯少女,已全然乱了方寸的她根本就没有余力再去观察入微。

  因为他无聊,因为她还小,因为他不想娶,因为他从小就亲手把她带大!

  那全都是她之前问过他的,只是问法有所不同而已,端木煦很清楚自己该做的是搬出他那已说过不下百次的解释,将她堵得哑口无言,结果哑然的却反而是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