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维亚 > 恩公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想到丈夫当年也是经历了一些事,才肯承认他已被她掳走了心的事实,韩珞不禁由衷祈祷。她不怕这两个孩子踰矩,她只希望茅塞顿开的小艾可以诱得煦儿流露出真正的感情,而不是重蹈父亲的覆辙,被骄傲蒙蔽了心。

  “放胆去做,爹娘绝对会支持你。”该说的都说了,韩珞起身,留给她独处思考的时间。“我该去偏院了,村人们还等着我看病呢。”

  “娘,等一下,我不懂……”不管艾子怎么叫,韩珞仍头也不回地出房去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

  艾子只好靠自己,苦苦思索。

  差在哪?该抱、该牵手都有啦,爹以前还会让她坐在大腿上呢,只是最近比较少而已,这还不够吗?难道要像爹对娘那样又亲又吻的……

  她一怔,血气轰然上涌,以往只觉得好看的画面,如今却让她脸红心跳。

  那差别真的很大吗?不然大爹爹怎会老是喜欢和娘卿卿我我的呢?

  想到那从小相处到大的俊傲男子很可能会那么温柔地吻着她,艾子那白里透红的粉嫩脸蛋更是晕满了嫣红,那不曾体会过的感觉让她既害羞又期待。

  她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喔!急欲求解的她开始坐立不安了起来,但娘已经去帮人看病了,那儿人那么多,就算她再心直口快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在众人面前问。

  她真笨,直接找爹试不就好了吗?发现她竟慌到忘了最依赖的人,艾子好想敲自己一记。只可惜爹爹今天去邻村谈并村的事宜,至少要傍晚才回得来。

  想到还要等,她懊恼地嘟起了唇。

  不成不成,她不能坐在这里发呆,她得赶快帮娘将病人看完,这才有办法再向娘细问,然后她要去跟阿萍道歉,顺便跟她好好讨教讨教,她还可以问小顺、铃儿、大爹爹……呃,如果可以她实在是不太想问他啦。

  原以为难捱的时间突然变得不够用了,艾子飞也似地动了起来,脸上盈满兴奋的笑,疾奔离房的身影散扬着冲劲。

  太过于勇往直前的她,浑然没想过会被拒绝的可能性,脑中转的净是要如何传达爱意的念头。

  等爹回来后她要怎么做呢?这可得好好地想一想了——

  “你在做什么?”

  端木煦看着那个拚命要挤上他大腿的美丽姑娘,淡淡开口。

  这小麻烦又是哪根筋不对劲了?从他回来之后就闷不吭声,不像平常一样,只要见到他就会将当天发生的芝麻小事全都跟他报告,甚至连视线都没跟他对上,却又老被他逮到她用欲言又止的兴奋表情偷瞄他。

  料定她藏不了事,他故意不动声色,等着她自己耐不住性子全盘招供,结果就连进了书房,两人独处,照例坐在他身旁的她还是不发一语。

  若是她要故弄玄虚,他也会奉陪到底,偏偏低着头装乖的她,却是不安分地挪啊挪的,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像她只是不小心才会坐上他大腿——

  问题是她这么大一个人,要他配合视而不见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点,他倒是很想知道她会怎么解释这“不小心”造成的状况。

  陷入僵局的艾子正苦恼着该怎么将另一半悬空的屁股挪上去,却被他这么毫不留情地一问,她不禁窘红了脸。

  阿萍说其实他们只差临门一脚,要她先像平常那样自然而然地接近他,然后一切就会水到渠成,可是为什么听起来很简单的事,做起来却这么难?

  “哎哟,你别管啦!”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她干脆攀住他的臂膀,毫不客气地将他当成山一样爬。

  不回答他的问题,反倒还一不做二不休?看到好不容易终于安稳坐定的她一脸开心,端木煦拧眉,状似冷然的面容其实噙着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他是上辈子欠了她吧?只有她,会将自抑的他惹到哭笑不得,就算他机深诡谲的思绪已几乎无人能敌,仍预料不到她跳脱的反应,有时是惊喜,有时又是惊吓,将他原该掌控得宜的顺遂人生搅得天翻地覆。

  可他却甘之如饴。

  “都几岁的人了,还老是这样撒娇?”不想让她发现自己也很喜欢被她依赖,端木煦故意冷声哼道。

  他已经多久没让她这样坐在怀里了?发现这个感叹像极了缅怀过往的老头,端木煦不禁自嘲地勾起唇角。

  他并没有刻意去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知道当他意识到她已经长大了,身形变得玲珑有致,足以勾起一些不该的念头时,那道原本只在旁人面前才会筑起的防线,开始逐渐延伸,连他们独处的时刻都依然矗立。

  他当然没禽兽到想对自己的女儿出手,但当她用那双全然信赖的清澈大眼笑望着他,软馥的身子毫无保留地依偎着他时,那就像是一种诱惑,彷佛在告诉他,他可以为所欲为,他可以——

  每次只要这个念头一起,还来不及深思,就会被他狠狠压下,同时也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更为拉开。

  她是他女儿,长得再美再动人也是他的女儿,仅此而已。他一次又一次强硬地告诉自己,完全不愿去想在心底隐隐烧着的浮躁究竟所为何来。

  “我不是在撒娇。”艾子不服气地抗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