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维亚 > 恩公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人来人往的市街上,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女孩跪在路边,脸上染着脏污,漆黑灵动的大眼是全身上下唯一讨喜的地方。

  小女孩胸前挂着块写有“卖身葬父”的薄木板,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晓得那几个字的意思,也不懂自己跪在这儿的用处就跟一旁任人挑选的鸡鸭无异,她的心神全被对街的包子摊引走。

  她好饿喔,好饿好饿……看着那一个个热气蒸腾的包子,她用力咽着唾液,彷佛这样就可以将那些包子吞下肚。

  爹爹为什么一直睡?她怎么摇都摇不醒,大婶要她别吵爹爹,还要她跪在这里,可是她好饿,脚也好痛,她不想跪了,可不可以去叫爹爹起来哪?

  不过一想到那凶巴巴的邻居大婶,小女孩倏地瘪起小嘴。

  她不喜欢那个大婶,平常都会赶她骂她,现在不但叫她跪着不准动,还会偷掐她的大腿要她哭,但她一点也不想哭啊,她只想找爹爹,吃饱饱。

  小女孩偷偷四下张望,发现都没大婶的踪迹,她心中一喜,正准备开溜,谁知跪得太久,一双腿早已麻到使不上力,才稍微一动就引来如千针椎刺般的疼痒,害得她跌坐在地,难受得快哭了。

  不,她才不要哭呢,大婶越叫她做什么,她就越不那么做!

  小女孩倔强抿唇,努力和眼泪对抗,突然间,一颗白胖的包子跃入视线,她愣住,忘了麻疼的脚、忘了讨厌的大婶,看着那颗从天而降的包子,口水又不争气地涌了上来。

  “想吃吗?”带着轻笑的话语传进耳里。

  心神全被包子占满的她哪还想得到要去看是谁在说话?她本能地点点头,视线紧盯住那颗包子,好怕一眨眼它就不见了。

  “喏。”

  只见那颗包子往自己的方向递前了些,她想也不想地接下,立刻张嘴狂咬,三两下就将包子毁尸灭迹,像作梦似的,才刚空下的手又被塞进一颗包子,饿极的她再度狼吞虎咽,吃得汁液横流也不顾。

  一口气吃掉四颗包子,她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露出欣喜的笑容,总算意识到前方站着个人。

  小女孩好奇抬头,一个男孩映入眼帘。

  男孩约莫十来岁,俊美的五官会让人一见就失了魂魄,那一身浑然天成的冷傲气势更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敬畏之心,不敢因为他的年幼而小觑了他。

  见她抬头,男孩用那双超乎年龄的深沉黑眸再次将她从头打量到脚,看到她那双又圆又亮的杏眸时,他的嘴角满意勾扬,那抹笑非但没为他染上稚气,反而增添了一股难以析透的邪魅。

  他……他比庙里的菩萨还漂亮耶!

  小女孩看得目瞪口呆,自小在市井间长大的她不懂什么是养尊处优,更不懂得那男孩出众的气质有多耀眼,她只知道庙里的神明是高高在上的,而眼前这男孩的尊贵足以和神明媲美——

  当然,他手上的肉包,更是犹如神明显灵般让她崇拜不已。

  小女孩的视线飘到他手上的油纸袋后就舍不得移开,管他长得再好看都不重要了,更完全没注意到男孩身后还站了个高大的随从。

  “那些……可不可以给我?我爹爹也会饿。”她大着胆子央求。

  有了这些好吃的包子,爹爹一定不会再一直睡觉不起来了。

  “你爹不是……”怕主子受骗,随从立刻驳斥,才一开口,就被男孩扬手阻下。

  男孩很清楚她是因为年纪太小,不懂得什么叫生离死别,但他并不急着在此时教会她,他只想确定其他更重要的事。“你娘呢?”

  “我没有娘。”小女孩摇头。

  “你几岁?”不理会身旁的随从眉头越皱越紧,男孩继续问。

  “六岁。”伸出短短的手指,小女孩咧了嘴笑。每次有人这样问,见她报出自己的岁数时,总会夸她好聪明,让她只要一被问到几岁就好开心。

  闻言,男孩偏冷的俊容因满腔欢欣而流露出贴合年龄的雀跃神情。

  他找了一年多,终于找到合适的人了,不仅那双晶灿的圆滚大眼像透了“她”,就连其他条件也完全符合,六岁、无父无母,甚至和当年被捡回的“她”一样脏污挨饿——

  不同的是,这一次,捡回她的人是他,拥有她的人也是他。

  “少爷,不成啊!”随从见状况不对,急忙劝阻。“这孩子来路不明,至少您也让我先查清楚她的身家背景再做决定。”

  “既然知道,还站在这里光说不练?”男孩脸上的笑意未减,然而微眯的俊眸却已在瞬间将他原本的闲适从容转为不容反驳的霸气。“找出帮她写这块牌子的人,将后事办好了再回来。”

  “是。”被他的气势震慑,随从不敢再有二话,离去前朝旁使了个眼色,另一名隐于人群中的护卫迅速来到男孩身旁,接手守护小主子的任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