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忻彤 > 叫我大姊大 >
二十四


  “小小,过来,我们要走了。”他对著二十公尺外的大狗下达命令。

  小小一听到主人的话,立刻飞奔过来,幸福也跟在它后面跑回来。

  “小小真听话。”瑶光赞赏地摸摸它的头。“它也是从好朋友中途之家领养的吗?”

  “不是。那里是两年前才成立的,小小则是我四年多前在公园边的树丛下发现的。它那时候可能才刚出生吧,好小一只,在下雨的晚上冷得浑身发抖,奄奄一息,还好我有听到它的声音,否则它可能没办法长成这么巨大吧……”

  他每说一句,她的记忆就更加鲜明——

  四年多前,公园边的树丛下,下雨的晚上,小狗,冷得浑身发抖……

  “是你?”

  是他!他一定就是四年前那个被她撞到、然后捡回小狗的男人!

  “我……怎样?”

  她难得激动的反应,让他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法理不容的坏事,不禁吓得倒退一步。

  “你在发现小小之前,是不是有撞到一个女孩子,两个人跌成一堆,对不对?”她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确定,他就是当年那个好心人。

  “嗯……”他偏著头回想,点点头。“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你怎么知道?”

  “那个人就是我!”她兴奋地指著自己。“是我撞到你的!”

  他果然是那个人!原来她从头到尾,都是对同一个男人心动。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欸?!这么巧?原来我们四年前就见过了。”他讶异地扬起有型的剑眉,好奇地问:“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他还记得那天的天色很暗,又下著毛毛细雨,能见度相当低。

  “呃……是……小小!”她的脸唰地染红,不知道要如何自圆其说,灵机一动,赶快以小小当借口。“我记得你那天也是说它很小,要叫它小小,我才会联想到是你。”

  她怎么能说自己四年前在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情况下,就已经将他放在心上?那多难为情啊!

  “你的记忆力真好,我就不行了,别说是四年前,四天前的事,我都不一定会记得。”他完全接受她的说辞,没有任何怀疑。

  “嘿……还好啦……”还好他是直线条的人,若是他脑筋很会转的话,她就糗大了。

  他们慢慢走到车边,熊开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浴巾将两只狗大略擦拭干净后,让它们坐在后座,再替瑶光开车门,等她坐定后,他才回到驾驶座坐好,系上安全带。

  “等——下想去哪里?”

  “都可以。”只要跟他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

  “想不想去看电影?”开阳是个很乖的学生,完全奉行梁嘉国的“泡妞守则”——约会完以后去吃饭、喝咖啡,或是看电影。

  “好啊,我想看断背山。”这部片还没上档时她就想看了,但一直抽不出时间。

  “我不想看同志片!”他断然拒绝。

  “它不是同志片,只是有同志爱的情节而已。”她极力为想看的片子辩护。

  “还不是一样。”他的态度还是很坚决。“我不要看两个男人爱来爱去的!”

  “你很排斥同性恋吗?”

  “本来不会,但后来我曾经被男同志骚扰过,所以对他们没什么好感。”

  “他们怎么骚扰你?”她纯粹好奇。

  “我不想回想,那会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只要想起他们的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景象,他的鸡皮疙瘩就全部都站起来了。

  看到他手臂上的小突起,她相信他是真的排斥这个话题,但是想到之前他曾当了自己的心理医师,她也希望自己能帮上忙。

  “你不是说过,只要说出来,心底的伤害就会减轻,你要不要说给我听?”

  “我不……”他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她满脸的期待,拒绝的话怎么样也说不出口,只好大概说明状况。

  “他们都会藉机摸摸我的手,有的还会摸上我的胸部,更过分的一次是被人摸大腿……”

  那几次的经验虽然不至于让他受到心理创伤,但是只要碰到有同志倾向的男人,他就会头皮发麻、自动远离。

  “这跟你留胡子有关吗?”听珞阳说,没有胡子的他是个大帅哥,如果属实的话,惹来贪好男色的人也是正常。

  “多多少少有关系吧,但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喜欢这个造型,看起来雄壮威武,很性格。”他对毛茸茸的自己很是满意,觉得酷毙了。

  “是喔……”她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听起来很是挑衅。

  “怎么?你不喜欢?”他敏感地听出她的不以为然。

  “我不喜欢……刺刺的……”上次被他偷去初吻的时候,她就体验过了。

  “会吗?”他摸摸自己的落腮胡。“不会啊!满软的耶,你摸摸看……”硬是拉著人家柔嫩的小手,摸上自己脸上的“杂草”。

  “呵……好痒……”从手心传来的剌麻感,像一股电流,直达心口,陌生的感觉,让她全身发麻,急忙想挣脱,但他却不放。

  “瑶光……”他紧紧握住她的手,被她摸过的地方,像是要著火,害他的下半身也开始蠢蠢欲动。

  他想抱抱她、亲亲她,又怕自己会再度把她吓跑,他可不想再承受一星期的煎熬。

  “你……”瑶光羞怯地望著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