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忻彤 > 叫我大姊大 >
十七


  “没错。”他完全同意她的说法,小小的力气好比一头牛,光是要拉住它,不让它乱跑,就耗费他不少体力。“带它出门比以前当兵操练还要累,我到现在还在喘哩。”

  “你流了好多汗……”看他满头大汗,她自然地拿出手帕往他脸上抹,胡须扎手的感觉让她发现自己正在做的好事,她连忙放开,两抹艳红染上娇颜。“对不起,我……”

  “你干么道歉,是我该谢谢你才对。”他笑得好乐,捡起她掉落的手帕继续她未完的工作。

  她的手帕有淡淡的香气,淡雅迷人,就像她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别擦!”看他拿沾有尘土的手帕擦脸,她顾不得害羞,想要从他手上拿回脏掉的手帕,他却紧握在手中不还。

  “不,一点也不脏,这条手帕就送给我吧。”没等她答应,他已将手帕珍惜地放进裤子的口袋,占为已有。“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是她第一次“送”的礼物,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况且这上面还沾有她迷人的味道呢。

  瑶光愣愣地看著他怪异的举动,不过是一条脏了的手怕,他竟然还拿它当宝贝地收著,难道是因为……他买不起手帕?

  她记得珞阳曾说过她哥哥自己一个人隐居在山里,过著野人的生活,吃喝不正常;再加上他这几天每天四点多就出现,表示他应该没有工作……

  这么说,他应该没什么钱吧?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另外送你一条新手帕。”考虑到他的经济状况,瑶光小心翼翼地提议,就怕伤了他的自尊。

  “不用了,我就喜欢这条。”他满意地拍拍裤子的口袋,这可是他的宝贝呢。

  瑶光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想法,怎么会宁可要一条脏手帕,也不要新的,他还真奇怪呢!

  他伸手抱过安静躺在她腿上休息的幸福,摸著它的头颈,它则是舒服地眯著眼睛享受,发出呜呜声。

  “实在很难想像它就是你那天领养的那只狗!”它的毛色变得光亮美丽,个性也很活泼好动,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它不再怕人,还喜欢跟人玩,真的是很大的转变。

  “对呀,它现在很喜欢跟人玩,一点也不怕人。”它会对每个跟它打招呼的人摇尾巴,有时还会主动跑到某个人身边绕两圈,跟一个星期前的小可怜模样有著天壤之别。

  他撑起它的前脚,跟它的鼻子对碰。“幸福,你已经不再是小可怜,是名副其实的幸福喽,真是太好了。”

  幸福像是听懂他的话,伸出粉红舌头舔著他的鼻头,逗得他哈哈大笑。“哈哈,好,乖乖乖……”

  这似曾相识的景象,令瑶光突然想起脑海中某个重要画面——

  四年前的那个男人,也是这么温柔地笑著,他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男人?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是那个人!

  虽然那天晚上下著雨,远远看去,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但她仍清楚记得那个男人的脸光滑白净,不像他一脸浓密的毛发。

  他应该不是那个人才对,只是,两人却同样有左右她心跳的能耐。

  “看来它已经走出创伤了。”他冷不防地转头望进她的眼,迫切地问:“那你呢?走出来了吗?”

  他很清楚自己对她怀有非常不寻常的好感,也有了生平第一次追求女孩子的念头,但如果她不走出那段创伤,他就无法走进她的心。

  “我现在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害怕男人了。”尤其是他。

  “这么说,你已经不再害怕男人喽。”

  “其实不能说不怕,但我正在强迫自己改掉一见人就躲的习惯。”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

  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树枝新冒出来的绿芽,慢慢获得重生。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他胆战心惊地等待答案。

  “你是个好人。”将她从过去阴影中解救出来的大好人,要不然她现在还在搞自闭呢。

  “我当然知道我是好人!”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让他声音忍不住大了起来。“我又不是问你这个!”

  “那是哪个?”瑶光已经渐渐习惯他忽来的大嗓门,不会再轻易被吓到了。

  “就……就那个……”支支吾吾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你喜不喜欢我……这型的人?”

  “……嗯。”她愣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他想听的答案,接著马上红著脸撇向一边,不敢看他。

  这几天,她发觉自己经常不由自主地想起他。

  虽然自己常会被他的大嗓门吓到,但是跟他在一起,她却常有意外的发现——

  他会设立流浪狗收容中心,证明在他粗犷的外表下,有颗温柔的心。他也会认真听她说话,以不同角度的思考,解开她心中的结。他还会被一只叫做小小的大狗操到满头大汗,狼狈的模样,可怜又可爱。

  他很爱笑,虽然她常莫名其妙成为惹他发笑的笑点,但她很喜欢他的笑容,即使只能看到一口白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