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太子殿下早已查明了我通匪的证据,可他迟迟没有拿出来,只等我入宫后,才耐心地劝我,本来,我并不打算认罪,可想到姊姊腹中的孩子,还有姊姊未来在宫中的日子,我才恍悟不能一错再错了。”

  她知道,明宣自幼与她感情至深,她得感谢上苍赐予的这份姊弟情,让他最终迷途知返。

  “姊姊,太子殿下待你真是极好,”张明宣忽然看着她道:“你可知道容州那两名良娣为何会溺水?”

  张紫晗美眸一凝,“那两名良娣的死,与他有关?”

  “其实她们并没有死,是太子殿下叫我劝说她们返乡了。”

  这个答案她始料未及,恍如一道响雷重重击中了她的身子,“你说什么”

  “太子殿下不想纳她们为良娣,说有姊姊一个他就知足了,可是皇后之意不可违,他只得悄悄捎信与我,让我在来京途中编个借口,打发那两名良娣返乡。”张明宣轻笑道:“姊姊放心,她们没有死,而且我也赠给了她们足够的银两,让她们余生无忧。”

  “怪不得……”张紫晗恍悟,“怪不得那天你说,有些事情我只是不知道……”这桩秘密,如今,恐怕也只有他们几个人知晓吧。

  “其实这次被贬至边关,倒也遂了我的心愿,从小我就希望到军中效力,此次便是在魏将军麾下做事,将来得遇机会,立下战功,也未必可知。”

  “边关苦寒,你又是在最苦的军中效力。”张紫晗不免担忧,“你从小娇生惯养,姊姊怕你吃不消……”

  “求仁得仁,又何怨?”他坚定的道:“若非太子殿下帮我编了谎言,说我是受匪徒胁迫,才与之同流合污,皇上不定会砍了我的脑袋。如今没牵连我们张家,也没要我性命,还给了我一展抱负的机会,天下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此了。”

  不错,这一切,是上天的恩赐,也是斯寰平给她最好的礼物。

  她忽然想起,那日在容州鲁家村,在食铺中,她向他说起的鱼头典故,如今,他吃下了难咽的鱼头,把美味的鱼肉都留给了她,这便是她渴望已久的宠爱。

  她的心,彷佛又回到了那一日,忆及乘船与他同行之时,天高云低,江清日澄,那般明媚无瑕的好天气,天地间的一切,都是清爽的蓝色。

  上苍其实已经给了她最美满的姻缘。

  张紫晗手捧着画卷来到斯寰平的书斋前,见里头的烛火还亮着,心不由得一紧,已经这么晚了,他还没睡吗?是因为气闷而睡不着吧?

  她走上前,轻轻推开书斋的门。

  侍卫和太监见到是她,也很知趣的不作声,静静退到一旁。

  斯寰平坐在书案后方,像在看书,又似在发呆。

  书斋里点着红烛,用红色的纱罩子罩住,映着满屋子霞光熠熠,一如那日在京郊的山坡上,他俩互诉情衷之时……

  “来人,添茶!”斯寰平听到脚步声,吩咐道,抬眸之间,却看到了她,一时间,他不禁怔愣住。

  张紫晗站定,微微笑着。

  “你怎么进来的?”他脸色一沉,不客气的道:“外面的人都死了吗,怎么没个通传的?”

  “殿下不要责怪,是臣妾示意他们不要声张。”她缓缓走近,“臣妾有话要单独跟殿下说说。”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斯寰平看着她握着的画卷,冷笑一声,“不会又是什么新纳的良娣吧?母后让你来的?”

  “这幅画,殿下很熟悉,臣妾更加熟悉。”张紫晗温柔的笑道:“这些日子,臣妾思念殿下之时,常常捧着此画卷观赏。”

  思念……只这两个字,便让斯寰平容颜微动,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霎时平缓下来。

  她借机摊开画卷,没错,正是出自他之手的《天宫神女图》,他彷佛也料到定是此幅画,但待到看见时,却仍是发怔。

  “这是殿下画的,殿下还记得吗?”

  许久,他才微哑着嗓音道:“原来你知道。”

  “这幅画救了臣妾一命。”张紫晗笑道:“臣妾当然要打听清楚。”

  斯寰平凝视着她,语气中多了一分酸涩,“既然你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何还要这般待我?”

  埋怨的话语中,褪去了怒火,却涌起了苦楚,听得她字字刺心。原来,他是这般喜爱她,这般渴望得到她同样的喜爱。

  “臣妾知道殿下怪臣妾,怪臣妾事事为别人着想,却从未想着殿下。”张紫晗坦言道。

  他苦涩一笑,嘲讽道:“看来太子妃不是个笨的。”

  “可是殿下却不想想,臣妾为何要这样做。”

  斯寰平痛苦的摇摇头,“不就是为了你的家人还有你那凤仪天下的理想吗?”

  “是,臣妾是要顾念张家满门,也立志要做一个凤仪天下的女子,”张紫晗定定的望着他,“臣妾如若不这般,这个太子妃便当不下去,臣妾就不能再留在殿下身边了。”

  或许,顾念家人、凤仪天下,是她最初的理想,可现在,她只为了他。

  她所谓的顾全大局,其实最终还是为了他。

  “臣妾必须在宫里好好生活下去,有了家门的荣光,有了母后的照顾,臣妾才能活得好,”

  她再也忍不住涌起泪花,“才能……与殿下长相厮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