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谁告诉你的?”他的眉心拧得更紧,“你从哪里听说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他是刻意瞒着她,难怪她得不到家中半丝音讯,想来都被他挡下来了,想来他应是怕她动了胎气吧?可惜,这宫里,防不胜防。

  张紫晗俯身行礼道:“臣妾那日言语不周,冒犯了殿下,请殿下不要介怀,恳请殿下务必要救明宣……”

  斯寰平凝视着她,好半晌,似死寂一般的沉默,接着他忽然冷笑一声,“张紫晗啊张紫晗,你不是一向都以大局为重吗?明宣一案,关乎朝廷社稷,你怎么却不顾大局了?你身怀皇嗣,不好好在宫里养着,却冒着大太阳跑来找,要本太子徇私放了钦犯?”

  “臣妾不敢……”张紫晗紧咬唇,用尽全力逼自己忽视被他嘲讽的心痛,也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臣妾只希望……看在张家多年为朝廷效力的分上,能宽恕一二……”

  “说到底,你果然还是个自私的女子,”斯寰平冷若冰霜地道:“为了你们张家,你倒是什么都说得出来。宽恕?如何宽恕?张明宣与匪徒勾结,私谋官银,已是死罪,你倒教教本太子,如何轻纵?”

  “所以……”张紫晗难掩激动的扬高嗓音,“这次召明宣回京,是早拿住了他通匪的罪证,故意骗他回来述职,以便将他生擒?”

  “你是这样想的?”他更是怒火难抑,“你以为是我们利用你、利用你们的姊弟之情吗”

  “臣妾不敢……”见他表情难看极了,她忙收敛态度,低下头道:“只是事情来得突然,那日明宣述职之时,皇上明明并未责难他,怎么忽然就……”

  “你觉得这一切皆是算计?是个局?是个陷阱?”斯寰平逼近一步,讽刺道:“对,我们高明,能料到你已有身孕,所以找了理由让张明宣日日入宫,松懈了他的提防,以便将他与匪人一网打尽!”

  他这是说真的还是反话,她都有点胡涂了,她怯怯的道:“臣妾之前也曾昏厥过一次,或许那次,便已诊出臣妾有孕……”

  还好,这里是暄仪门,是东宫的地界,四周算有侍从,也是斯寰平的亲信,否则她与他这番不理智的对话,不知会招来多少事端……“张紫晗!你——”他怒极了,厉声喝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阴险歹毒的人吗?”

  她吓着了,原来他生气的样子这般可怕,而且是在这暄仪门下,在众目睽睽中大动肝火。

  “你以为我早知你有孕,却一直瞒着你,就是为了设计骗你弟弟入宫?”斯寰平忽然涩笑,“我可真希望自己有那样的耐心和隐忍,我可真希望……自己从来不曾喜欢过你。”

  张紫晗的心头忽然涌起浓烈酸涩,他语气中的苦楚,她听得分明,就像她此刻心中的苦。其实,她何曾真的怀疑过他呢,只是走投无路之际,胡言乱语罢了。

  阳光很明亮,她忽然看到有一颗更为明亮的东西,从斯寰平眼中滴落下来。是泪珠吗?

  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落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别说他是从小就隐藏真实的自己、不会轻易流露喜怒哀乐的太子,可这一刻,他却忍不住了。

  是她太过伤他的心了吧?这一刻,风轻日暖,本应是良辰美景,却让她搅得天翻地覆。

  张紫晗觉得,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紫晗?”忽然,身后一抹熟悉的声音唤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张紫晗愕然回头,看到父亲站在不远处。这是怎么回事?父亲……怎么来了?

  “太子殿下也在啊,”张丞相连忙行礼,“微臣给殿下请安。微臣得皇后娘娘允许,特来探望小女。”

  “张丞相来得正好,”斯寰平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偷偷抹去泪水,语气又恢复平常,“你来管管你这女儿,她正要替她那宝贝弟弟求情呢。”

  “怎么,你还要替明宣求情?”张丞相立即责备女儿,“方才在朝堂上,太子殿下已经替明宣求过情了,皇上也免了他的重罪,罚他到边关效力,女儿啊,你怎么还这般贪心?连为父都觉得汗颜。”

  “只是罚明宣到边关去?”张紫晗惊讶不已。

  “若不是明宣自首及时,还返还了全部赃款,也不会这般轻判。”张丞相道:“明日便允许我们到天牢探望明宣了,真是皇恩浩荡……”

  “明宣……是自首的?”她惊愕的整个人都僵住了。

  “对啊,那孩子能迷途知返,全靠太子殿下从旁劝说……方才下了早朝,为父便想着要给殿下道谢,给皇后娘娘请安后就往这来了,不想却碰到你与殿下在此争执……”

  父亲的话语,她默默听着,渐渐的却听不太真切,心中只是想着,她冤枉了斯寰平、她冤枉了斯寰平……他那般爱她、护她,甚至出手相助明宣,她却怨他、怪他,为难于他。

  张紫晗不敢看斯寰平此刻的表情,更因为愧疚,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她只听到他的呼吸声,沉抑而凝重,一声声击打着她的心。

  狱卒打开牢门,张明宣缓缓站起来,看着张紫晗,轻唤道:“姊姊……”

  张紫晗默默地踱入牢中,心里千头万绪,却无从开口,终于,她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在地方为官,应酬颇多,开销颇大,”张明宣垂眸,老实回道:“且诱惑甚多。”

  “你从小是那般老实的孩子,也曾心怀壮志,”她只觉得心疼,“为什么?”

  “心怀壮志有用吗?”他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我想考武举,想行军打仗,为国效力,可皇上防着咱们张家,我空有抱负,无力施展。”

  “就算如此,你也不该自暴自弃,贪赃枉法啊!”张紫晗叹道。

  “弟弟只是一时误入歧途,”张明宣道:“幸好这次入宫,太子殿下拉了弟弟一把,使得我悬崖勒马。”

  “是他……劝你自首的?”她轻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