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在太子殿下眼里,这是小事,可在我们张氏一族眼中,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请殿下不要开玩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他亦正经了态度,“我说了,会同母后讲清楚。你去告诉张丞相,此女不必入宫。”

  “我不会去的……”张紫晗摇头再摇头,“因为容州之事,母后对我们张家已多有不满,若再不补过,父亲和明宣将来如何在朝中自处?”

  “所以,你也要强迫我娶她?”斯寰平第一次忍不住对她动了气,“你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你的夫君?”

  她紧握着双拳,逼自己说出违心之论,“好歹……她是我的堂妹。”

  “蠢女人!”他再也受不了的骂道:“我真被你气死了!堂妹又如何?就算是你的亲妹妹我也不可能答应!”

  张紫晗低声回道:“古有娥皇、女英共侍大舜……”

  斯寰平气极了,赫然打断道:“少跟我扯这些狗屁典故!在你眼里,你们张家的地位,难道比我们夫妻恩爱更重要?”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点想哭。明明一直紧绷着,却还是流露了自己的软弱,她真的好没用……张紫晗哑声道:“就算不为家族,为了臣妾自己,也会如此劝说殿下。”

  她能怎样回答呢?前有沛后的逼迫,后有明宣的犯事,她被夹在中间,喘息不盈,唯有委屈服从,牺牲爱情,以换取大局平和。

  其实,就算她独获斯寰平的眷宠,又能维持几年呢?待她年华老去,新鲜不再,他还会对她如此痴迷吗?到时候,若无支柱,她只会落得孤单终老的下场,所以不管如何,她一定要保住明宣,不为张氏满门,也该为了她自己……“张紫晗!”斯寰平退后一步,盛怒地瞪着她,“原来我在你心中如此微不足道,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心怀算计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呵,对啊,她的确算不得纯良澄善,她向来都有很多心计,她向来都没奢望过……他的爱情。

  自她入宫以来,她所思所想的都是如何为妃、为妻,不曾梦冀成为他的爱侣,他们的相爱,只是一个意外的插曲。

  这段美好的日子,就算短暂如泡沫,她也知足了,彷佛提前消耗了她毕生的好运,等到悲厄来临时,她亦无怨无悔。

  “臣妾在殿下心中,又何尝比得过娉婷呢?”张紫晗涩笑反问,“殿下亲力亲为,监督这桃林的修整,可见还是挂念着娉婷吧。”

  “你以为我这是为了娉婷?”他咆哮道:“你早该问问,我到底在干什么!”

  他脸上闪现的痛楚,同时刺痛了张紫晗的心,让她不禁愣住了,原来,与他这般剑拔弩张的对峙,会让她心痛如绞。

  “这片桃林一直不结果子,你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他忽然道。

  这个问题她不知道问过自己多少回了,可是她一直以为答案是……“因为这些是红桃花,不结果的。我想着让人换植粉色的桃树,一则它们终于可以结桃子,二则……这里便不再专属于娉婷了。”

  张紫晗错愕的望着他,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我知道你也喜欢桃花,否则不会时常在这里流连,”斯寰平逼近一步,“可为着娉婷的回忆,你又常常不大开心,我才会想着,若换上粉色的桃树,一切就可以解决了,这里,便专属于你了。”

  他真的肯为她舍弃前尘往事,植一片专属于她的桃林吗?

  张紫晗低下头,他对她这般用心,可是方才她居然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教她如何面对他?

  他语气一沉,冷绝的道:“可没想到我一心一意为着你,你却是这样待我的,遇上你这样的女子,我当真成了傻瓜!”说完,他忽然猛地一拳打向一旁的桃树,枝干摇晃,片片尖叶坠落,拂了他一身。

  张紫晗的眼前,也是一阵摇晃,好似晃的不只是树,还有天地间所有的万物,包括他。

  最近她时常有这样的感觉,可此刻尤为严重,脚下似绵软踏空,她的身子就像桃叶般,轻飘飘的滑落……

  张紫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寝宫的榻上。

  她这是怎么了?短短的时间内,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昏倒了。

  她侧过身,发现榻边围着好多人,有斯寰平、张明宣,就连沛后也在,到底出了什么事?上次她昏倒时,也不见他们如此紧张。

  “紫晗,你终于醒了!”沛后欣喜地道:“从今往后,你这身子可要多加小心,方才太医已经替你诊过脉,确定你怀有身孕了。”

  张紫晗难以置信,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晓得发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下意识的看向斯寰平,他虽然不语,但眼中满是欢喜,她再看向张明宣,自然不必说,满脸笑意。

  张紫晗只觉得身体这一刻真是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沉甸甸的,像是结在枝头的硕果。

  “母后,紫晗既然怀了身孕,应该安静休养才是。”斯寰平忽然道。

  “对对,”沛后笑道:“往后东宫的事务还是交给徐、姜两位良娣打理,别让紫晗太过操心了。”

  “孕中不易徙动,依儿臣看,纳新良娣的事也应暂缓,”他不动声色地道:“否则东宫要挪新屋,又是一阵折腾,怕影响紫晗腹中的胎儿。”

  “那……”沛后思忖片刻,“那就暂缓吧,但待孩子生下来,良娣还是要再纳的。”

  “皇后娘娘,”张明宣显然听不下去,插嘴道:“姊姊新孕,胎象不稳,太医也说了,千万别让姊姊忧心。”

  “有什么可忧心的?”沛后沉下脸来,“纳良娣是迟早的事,将来太子登基之后,还要有三宫六院呢,紫晗到时候便是一国之母,连这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如何凤仪天下?”

  “可是……”

  张明宣还想争辩,张紫晗连忙抢白,“母后说得是,母后能体恤儿臣,将纳良娣之事暂缓,儿臣已经十分感激,待儿臣身子好些了,便亲自迎接新良娣。”

  “儿臣以为,明宣说的也没错,”斯寰平却道:“纳良娣不过是为了绵延子嗣,可眼前已有了一个,总要先顾好眼前这个才是最要紧。”

  “紫晗这一胎生下来,还不知是男是女呢,”沛后见太子一直驳了她的意思,不免有些恼意,“且光靠她一人,精力有限,皇族血脉开枝散叶,需得六宫调和才可。”

  张紫晗在心中涩笑。果然,天下的婆母都是一样的,先想着孙子,再想着儿子,至于儿媳,不过是生育的工具,给个好脸色,是为了让她安胎罢了。

  但她不介意,如今有了孩子,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她生命的支柱,她再也不会介意任何事了。

  “母后,纳良娣之事日后再议,”斯寰平态度坚定的道:“儿臣看紫晗也累了,咱们先散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那你们就好好照顾她,”沛后起身,“本宫先回宫了。”

  张明宣虽心有不满,但仍未忘礼数,恭敬的道:“恭送皇后。”

  “恭送母后。”斯寰平则是敷衍地施了个礼,一转身便取来边上的热毛巾,欲替张紫晗擦去额前的汗珠。

  沛后忽然止步,转身看着他,淡淡的道:“对了,太子,说好与你父皇一同用晚膳的,你可别忘了。”

  “儿臣就不去了,”斯寰平头也没回的道:“紫晗新孕,父皇也会谅解的。”

  “这不还有明宣在吗?”沛后不悦的蹙起眉头,“说好的事,不宜变更。”

  “殿下还是随母后一同去吧,”张紫晗忍不住劝道:“臣妾的弟弟会照顾臣妾,不会有事的。”

  “连你也赶我走?”斯寰平眉心一拧,“此刻难道不该我们夫妻独处,说会儿话吗,你却这么想打发了我?”

  “殿下……”她又何尝不想同他单独一起,可是为了顾全大局,她的确不想惹得沛后不快。

  “好,我走便是!”斯寰平动了怒,用只她一人能听见的声音,在她耳畔道:“反正在你眼里,我一向排在最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