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皇后也真是奇怪,明知道她今天要宴会弟弟,怎么会突然邀她去说话?

  “姊姊快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便是,”张明宣故意打了一个呵欠,“反正说了这半天话,也是累得慌,正好喝茶养养神。”

  “那你休息片刻,让宫女给你用热毛巾擦擦脸。我备了许多你喜欢吃的果子,都冰在水晶盘子里,想吃就随手取,我去去就来。”交代完,她不放心地又看了弟弟几眼,才往沛后宫中去。

  今天真是个不安的日子,给她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忐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踏进皇后宫中,却见这里出奇的安静,沛后正在案前,拿着一幅画卷独自欣赏。

  “给母后请安。”张紫晗施礼道。

  “太子妃来得正好,你来瞧瞧,这画如何?”

  张紫晗步上前,却见画中是一美人,画工平平,那美人的钗饰与一般官宦人家的小姐亦无异,不过,却好生面善。

  “认得她吧?”沛后问道。

  “这……”张紫晗恍然醒悟,“像是我的一位远房堂妹。”

  “对,就是她。”沛后笑道:“你们张家一族真是出美人,就连你弟弟也是个明皓如玉的少年。”

  张紫晗心头满是疑问,为什么堂妹的画像会在皇后手里?

  “怎么,见过明宣了?”沛后容不得她多想,继续又问。

  “弟弟已经把容州那两名良娣的事都给儿臣说了。”张紫晗道:“儿臣着实惊愕……”

  “本宫也听闻了,同太子妃一样惊愕,若说一人丧命也就罢了,怎么两人同时就没了?”

  张紫晗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她无论说什么,都像是在替明宣开脱。

  “无论如何,这次是你弟弟护送不利,”沛后表情一凛,“所以,你们张家该将功补过才好。”

  “官银一案,明宣会尽力追查。”张紫晗忙道。

  “本宫可不管什么官银不官银的,本宫只关心替太子纳良娣的事。绵延皇族血脉,开枝散叶,是身为太子的本分,对他日后登基也有好处。要知道,皇上不只他一个儿子,最疼爱的也不是他,随时可以改立太子的。”

  张紫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比谁都懂得其中的道理,可是,她却总想逃避,但这一次,明宣牵扯在其中,她再也避不了了。

  “寰平那孩子也不教本宫省心,表面上应承纳良娣,却不肯亲近她们,”沛后暗示得非常明显,“这一次,由你亲自同他说说,要他好好对待新入宫的良娣。”

  “新入宫的良娣?”不是已经溺水身亡了吗?

  “本宫已经跟你父亲说好了,过两日,便将你这远房堂妹接进宫来。”沛后指着画像道:“她也是你们张家的人,所以,以后全由你照顾了。”

  新良娣居然是她的远房堂妹?!张紫晗好半天回不了神,身子像灌了铁一般僵硬。

  “这画像,你拿着吧。”沛后命令道:“去给寰平瞧瞧。”

  张紫晗觉得双手好沉、好重,怎么也抬不起来,可是看着沛后那打定主意的模样,她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忍着苦楚,一切照办。

  张紫晗捧着画卷,沿着湖畔独自徐行。

  此刻若返回东宫,明宣瞧见她脸上哀颓的神色,定知道她在沛后宫中受了什么委屈,依着他的性子,大概会替她强出头,她实在不想让他再惹上什么事端,可这会儿她又有哪里可以去?

  她走走停停,不知不觉来到桃林。

  桃林竟一改平素的幽静,变得十分喧嚣,仔细一看,就见数十名小太监在摆弄着那些桃树,也不知他们奉了什么命,打算做什么。

  大概每隔一阵子就要给桃树松土施肥吧,说来这些桃树也奇怪,花开得十分繁茂,却总不见结果子。

  张紫晗忽然站定,心间一怔,她没料到,斯寰平居然也在林中,似乎在亲自指挥什么,小太监们一一照其吩咐哈腰颔首。

  呵,他果然还是很在意这些桃树,否则也不会亲力亲为在此监督……他果然还是在想着娉婷吧?

  虽然他平素对她多有甜言蜜语,可男人在床榻间说的话怎能当真?听一听,聊以自慰,也就罢了。

  张紫晗不想让他发现自己,可路就这么窄,她正感进退两难之际,他无意中回头,瞧见了她,表情显得有些诧异,“紫晗?你怎么在这儿?”

  一干小太监见太子妃来了,连忙施礼,“太子妃。”

  张紫晗只得上前,“免礼。”

  斯寰平摆了摆手,众太监纷纷退到一旁,待两人可以好好说话,他才又问:“怎么突然来这儿了?”

  她老实回道:“方才母后有事交代,唤了我去,刚从母后的宫里出来。”

  他不禁蹙起眉头,“明宣此刻不是该在东宫与你宴会,母后这是凑什么热闹?有什么事不能明儿再说?”

  “明宣述职这半日,也是累了,我让他在东宫歇着呢。”张紫晗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至于母后……她交给我这幅画。”

  “什么画这般要紧?让本太子也瞧瞧。”

  张紫晗紧握着画卷,十指轻颤,不知该不该这么快就告诉他缘由。今天本是她与亲人团聚的日子,总该高兴一日,可为何上天总要捉弄她?

  “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啊?”见她反应怪异,斯寰平的疑惑也忍不住加深,“怎么,连我都不让瞧了?”

  “不、不,”张紫晗轻声道:“本就是为了让你瞧的。”说完,她解开缚着画轴的丝带,卷幅展开,上头的美人画像一览无遗。

  斯寰平定晴看了看,“这女人是谁?似乎有些面善。”

  “你见过吗?”她先是有些错愕,随即又想到,“对了,从前她也进宫过一次,你大概就是那时见到她的吧。”

  “什么啊,根本没见过!”他呵呵笑道:“我是觉得她长得有些像你。”

  也对,她的堂妹,自然与她有几分相似,她忍不住问道:“殿下觉得她美吗?”

  “怎么忽然又叫回殿下了?”斯寰平玩味地瞧着她,“太子妃想是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吧,与我有关?”这些日子,只要周围没有外人,她可不会生疏的唤他殿下呢。

  “殿下先回答臣妾。”张紫晗执意要个答案。

  “美,”他故意逗她,“依本太子看,比你还美。”

  闻言,她表情一沉,半晌不语。

  “你看,我说了你又更不高兴了。”斯寰平摇头感慨,“女人可真难伺候。”

  “日后让她伺候殿下便好了。”张紫晗终于道。

  “什么?”斯寰平没听清。

  “她是臣妾的远房堂妹,过两日便会入宫……母后的意思是,容州失了两名良娣,得让我们张家替补一位……”

  “荒唐!”他神色一凛,不悦的低吼,“人又不是东西,什么替补不替补!告诉你父亲,人不必送进宫了,我现在就去同母后说清楚。”

  张紫晗表情严肃的瞅着他,直挺挺的站着不动。

  “怎么了?”斯寰平讨好地握住她的手,“别不开心了,小事一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