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话虽如此,但她还是放不太开,当然了,从小到大她都被调教成一个守礼的闺秀,也立志要做一个贤妃,忽然叫她这般……这般……她哪有这么快就适应啊。

  “我又不是荡妇!”张紫晗嘟嘴道。

  “好,那现在就教你如何当一个荡妇!”斯寰平道,“坐起来,这一次,我要你主动一点——”

  她不会……真的不会……可是,她看到他的双颊似乎也醉红了一片,还有他的呼吸声越发粗重,让她有种想挑逗他的感觉。

  她撑起身子,衣衫此刻已经完全滑落在一边,想着上次他如何抚摸她,便照着他的手势,轻轻环住了自己的胸……“呵——”他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她这个动作勾起了他的万般情潮,他的双掌猛地将她往上一托,接着又用力往下一按,让她完全融进了他的身体。

  张紫晗不禁尖叫一声,觉得被什么东西刺中,然而,疼痛中却又有一丝快乐,让她如在梦境中,双眼变得迷离。

  “上次你不是问我,有没有跟娉婷这样过吗?”他忽然低声道,“现在我回答你——唇齿相依是有的,但像这样却从来没有。”

  他在说什么?是她听错了吗?

  然而,容不得她想太多,他忽然开始摇动她的腰肢,让她在剧烈的震荡中惊叫连连。

  她叫声越烈,他便越欢喜,呼吸变得似野兽一般沉重,手腕也越加有力,让她全身颤抖。她觉得自己真成了一个荡妇,似乎不必他多语,她就知道他的喜好……她所有的矜持,在这一刻天崩地烈,她想的,只是唯他而已。

  张明宣今日入宫,张紫晗以为,待早朝后,弟弟到御书房向沛皇述职,便可与她一同用午膳,怎料她等了又等,直至下午未时,才有太监来报,说张明宣正往东宫而来。

  她站在东宫大门处引颈翘首,终于让她给等到人了,然而与她的欣喜不同,他的神色镇定从容,丝毫没有亲人久别重逢的激动。

  她的笑意微微一敛,心想着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而且说好与张明宣同来的两名良娣也没个影。

  待弟弟来到跟前,张紫晗还是忍不住心喜,步下台阶,微笑望着他。他似乎瘦了许多,官银一案,大概是让他忧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给太子妃请安。”张明宣依制施礼道。

  “傻孩子,不必多礼,”张紫晗扶起弟弟,看了看他的身后,什么人都没有,“太子殿下怎么没同你在一起?”

  “殿下说,我们姊弟久别,他就不打扰了,况且他还有正事要处理。”张明宣答道。

  “那……从容州来的两名良娣呢?”张紫晗又问,“是先去向皇后娘娘请安了吗?”

  “姊姊,我们进去再说吧。”张明宣却道。

  她知道定是出了大事,否则明宣不会欲言又止,表情也不会这么奇怪,当下立刻将明宣迎进偏厅,屏退了左右,等只剩他们姊弟两人,她有些急迫的又问:“那两名良娣呢?”

  “从容州到京城的船上,两名良娣投水身亡。”张明宣缓缓回道:“大概是不愿意入宫,一时寻了短见。”

  那日斯寰平还跟她开过这样的玩笑,想不到竟然成真了?总不至于是上苍知道她心中不快,替她把人给打发了吧?好歹两条人命,她再不情愿,也不想造这样的孽啊。

  “怎么会这样……”张紫晗震惊的低喊,“当时你们没有下水救人吗?”

  “事情发生得突然,又值黑夜,河中波涛汹涌,”张明宣道:“我派了几个识水性的手下下了水,但始终没把人捞上来。”

  她一边摇头一边思索着,“一个人寻短见尚可理解,但两人一同投江,实在太不寻常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总不至是弟弟我把她们俩给扔下江去吧。”

  张紫晗心弦一紧,猛地一抬头,就见他的脸色多了一抹古怪,她的心弦顿时像绷断了似的,当的一声,不满随即蔓延全身。

  不得不说,这是有可能的,明宣与她姊弟情深,再为了张家的利益,依他如今这阴鸷的性子,怕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姊姊被吓着了?”张明宣忽然笑了,“我逗你的,还当真了?”

  “别拿这样的事打趣。”张紫晗责怪道:“怪不得你在御书房待了这么久,皇上没有责难你吧?”

  “在御书房也不只向皇上禀报此事,还有官银一案。”

  她不动声色的问道:“那案子查得如何,听说有结果了?”

  “我派人查到那批劫匪的巢穴,本想一举将他们歼灭,奈何走漏了风声,劫匪侥幸逃脱,”

  张明宣道:“好在官银沉重,他们来不及全都搬走,寻回了十多万两。”

  “十多万两……”还好、还好,若是真寻得三十万两,她才得替他担心了。

  “此事我会继续追查,既然已经有了眉目,总比之前束手无策好多了。”

  “能够追回十多万两已经不错了,”张紫晗暗示道:“若想全数追回大概也很困难,皇上想必也不会计较的。”

  “姊姊这话,倒跟太子说的一样。”张明宣笑道。

  “什么?”她一怔。

  “太子殿下也曾说,我只需追回十万两,充个数便好。看来殿下是十分疼爱姊姊,想必也替我在皇上面前说了许多好话。”

  他……真的这样说过吗?

  当初,她对明宣的怀疑,他也是知道的,但他却能如此帮助明宣,只能说,他是真的很在乎她,否则,不会为了她张家网开一面。

  原来,他早就有一点点喜欢她了,或许,并不只一点点……想到这儿,张紫晗的双颊不自觉漫上嫣红,方才慌张的心情也渐渐笃定,一切,似乎不再绷得那么紧了,不过,她并没有打消对张明宣的怀疑,她一直觉得,弟弟并没有表面上这般安分。

  于是她试探的又问:“弟弟这段日子在容州过得可好?身为知府,开销也是挺大的吧?俸禄够用吗?可要姊姊给些体己钱?”

  “姊姊怎么还当我是小孩子。”张明宣不满的道:“我如今又没娶妻生子,哪里需要什么花销?”

  “地方官员若为了讨好你,送一些贵重物品,你可得仔细了,什么该收、什么不该收,心里要有谱。”张紫晗忆起上次在他书斋里看到的那一笔砚,担心的提醒道。

  “姊姊就别操心了,”张明宣轻笑道:“官场交际,我自有分寸。别人送的东西,若全然不收,有些事倒不好办了,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

  好吧,她希望只是自己太多虑,上次那套笔砚,或许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交际礼物,明宣不会为它付出惨痛的代价。

  “太子妃——”两人正说话间,宫女忽然来报,“启禀太子妃,皇后娘娘请太子妃去宫里一叙。”

  “现在?”张紫晗不免有些怔愣住。

  “是。”宫婢肯定的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