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听到耳边不断传来叫唤声,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稍微定下心神,就见斯寰平坐在榻边,她如同遇到救星一般,一头扑进他怀中,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纤弱的身子仍忍不住轻轻颤抖着。

  “你忽然昏倒,真是吓坏我了。”斯寰平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现在好了,终于没事了。”

  昏倒?对了,看到那具女尸的一刹那,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的好没用,她怎么这般胆小?

  “那溺水而亡的宫女……我曾经见过。”张紫晗低声道。

  他轻轻将她拉坐起身,让他的视线可以直直的望着她。

  “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她轻叹,“可是……她怎么就死了?怎么死的……”

  “那是徐良娣宫里的人。”斯寰平替她把话说完,“你之前就是看到她和姜良娣一块在桃林中埋药渣的,对吗?”

  “你怎么知道”张紫晗一脸愕然。

  斯寰平再次将她揽进怀里,轻笑道:“你当我这个太子真的这么傻,什么都不知道吗?桃林里的药渣我早就派人挖出来了,也早就知道是她们陷害了你。”

  “你挖出了药渣?”张紫晗瞪大眼睛,“那为何不把这证据公诸于世,还我清白?”

  “这样的证据并不足够,”斯寰平却道,“若别人说,是你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故意把什么保胎的药渣埋在那里,你又该如何辩白?”

  她一怔,居然无言以对。

  是啊,这样的证据,除了真正信任她的人谁也说服不了。但至少,这说明了斯寰平对她的在意,至少,他曾在背后暗暗调查此事,并未置之不理,由着她被冤枉。

  “你放心,”斯寰平宽慰道,“冤枉你的人,肯定也在暗中注意我的动向,她们发现我挖出了药渣,肯定害怕得要命,不敢再对你使坏了。”

  好吧,算他说得有理,那就暂且这样吧,她先吃个哑巴亏……“你也想想,姜良娣和徐良娣其实也挺可怜的,入宫这么久都不得我宠爱,”他忽然笑了,“哪像你,天天有夫君陪伴在侧。”

  “说到底,你还是对她们心存温柔,所以不忍责罚吗?”张紫晗顿时醋意满满,“那把你让给她们好了,还我清白!”

  “生气了?”斯寰平好笑的道,“其实,被禁足有什么不好?什么事都不用管,只要伺候我便成了。”

  这家伙,开什么玩笑呢!她蒙冤受辱,他倒开心得很!

  张紫晗不满的甩开他的手,背对着他躺回榻上,气愤的不想再理他。

  斯寰平脸皮厚得很,索性也随着她躺了下来。

  这段时间,他们之间亲近了许多,以往就算只有两人独处,她待他依旧生疏得很,可现在只要没有外人在,她开心就会大笑、不高兴就会同他赌气,早没了礼教束缚,他真的好喜欢这样真性情的她。

  “怎么,怪我没告诉你吗?”他凑到她耳边,柔声道:“有什么打紧的?我可从来没怀疑过你,这还不够吗?”

  对啊,他是太子,无论做什么,都是恩赐,她都要感激涕零,她冷冷的回道:“多谢殿下信任。”

  “此事一则没有足够证据,二则我也怕打草惊蛇,因为我还想看看她们到底要搞什么鬼。”

  斯寰平终于换了正经语气,“你看,现在不就有结果了吗?”

  “结果?”没了一条人命,就是结果?

  “她们本想借着上次的事动摇你在东宫的地位,谁知道你被禁足后,我俩却更加恩爱,于是有人作贼心虚,杀人灭口,至于幕后主使到底是姜良娣还是徐良娣,还得再仔细查查。”

  张紫晗发现,他果然比她想得周到,也比她有心计,她实在不该这么幼稚,对他乱发脾气,心念一转,她的身子便往后挪了挪,窝进他的胸膛。

  对于她的举动,斯寰平忍不住开怀的笑了,长手自然而然的环抱住她的纤腰。

  “对了,明宣过几日就要进京了,这一次你们姊弟俩可以好好聚一聚了。”

  一提到明宣,她便想到他因何入京,又添了她一桩烦心事,于是她轻声试探道:“母后大概是对你讲了吧?”

  “什么?”斯寰平嗅闻着她的发香,不专心的应着。

  “明宣进京的原因……”她咬了咬唇。

  “不是因为官银一案回京述职吗?”斯寰平口气平常。

  “母后从容州挑选了两名良娣,由明宣亲自护送入京……”张紫晗真的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可是又容不得她逃避。

  他先是一怔,随即忍不住哈哈大笑,“怪不得你这般吞吞吐吐的,我当是什么事呢!”

  对啊,对他而言,这事简直太微小了,几个良娣算什么?将来还有三宫六院呢!

  “东宫怕是不够住了。”她淡淡的道。

  “这话好酸啊。”斯寰平打趣道:“怎么,吃醋了?”

  “母后真没跟你提过?”张紫晗不由得有些气恼,“对了,她一定是希望我亲口告诉你,反正烂摊子都扔给我!”

  “对啊,我们现在如此恩爱,母后打不定主意我到底愿不愿再纳人。”斯寰平判断道:“所以她只能先嘱咐你,再由你来说服我。”

  “所以太子殿下是乐意,还是不乐意呢?”她一直背对着他,不敢看他此刻的表情,生怕他一脸欢喜,她又觉得伤心。

  “对男人来说,多几个侍妾也没什么不好。”他故意回道。

  “那臣妾就准备迎接新来的妹妹们了。”张紫晗只觉得胸口闷得慌,像被什么东西给塞住了,快要喘不过气来。

  “你若不想见她们,倒是有一个法子,让明宣把她们给扔到江里去。”斯寰平还是笑嘻嘻的,“就说她们不愿意嫁给我,寻了短见。”

  “天下哪有这么傻的姑娘,放着未来的娘娘不当,去寻短见?”张紫晗真想用胳膊给他一击,她难过成这样,他倒乐得开了花。

  “你以为天下女子都像你这么傻,愿意嫁给我啊?”他忽然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嫁给我,有什么好的?整天在这深宫之中,担惊受怕,还要与别的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我若是女子,定不甘愿过这样的日子。”

  原来,他很明白她的苦楚,如此体谅她的心境,他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了解她。

  张紫晗只觉得胸中涟漪平复了不少,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了他的大掌,他的掌心一如既往的温暖,像是给了她一颗定心丸,消退了她心中所有的仓皇无措。

  “那现下……该怎么办呢?”她轻声问。

  他却不答,只是轻轻吮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含糊的道:“管他呢,咱们还有更要紧的事得办。”

  这个色胚!现在简直跟他说不了什么正经事,一躺在床上,他就动手动脚……偏偏耳垂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需一会儿功夫,便能让她脸红心跳,娇喘微微。

  好吧,就照太子吩咐的,暂时什么都别管了,况且她也管不这么多了……“上次教你的还记不记得?”他在她耳边浅笑道。

  “忘了!”张紫晗瞪了他一眼。

  “那我再教你一次。”斯寰平扶住她的腰,也不知怎么弄的,只一瞬间就将她翻转过来,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他的身子坚挺却不失柔软,让她觉得就置身在一个摇篮中,很是舒服惬意。

  “上次给你的画有没有好好看看?”他又笑道。

  “什么画?”她的双颊已经一片绯红,故意装傻,“那幅《天宫神女图》?”

  “调皮!”他敲了敲她的脑门,低醇的声音让她更加无地自容,“就是画满小人的那些画啊。”

  原来他真是一个色魔,从前还觉得他老实刻板,原来一切都是幻象,果然男人在床榻间才会暴露真面目。

  “叫你好好学习那些画,偏不听,”他的手越发没规矩,直接探入了她的衣底,“真该罚!”

  张紫晗身子一僵,不由得一阵紧张。

  “怕什么?”他越发好笑,“咱俩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害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