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斯寰平觉得她这副模样甚是可爱,像只慵懒的猫儿。她的脸蛋,从前如蔷薇花一般,彷佛一掐便能掐出水来,但自从嫁给他后,渐渐枯萎了。其实他都看在眼里,心中无限疼惜,只盼着能让她恢复往昔的快乐。

  他坐到床边,静静地看着她。他越来越喜爱她,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如果说对娉婷的爱源于怜悯,对眼前的她,大概就是源于那次容州之行吧。

  那一次,他们俩有许多时间独处,也说了许多话,那些看似无聊、闲散的话语,像是雨滴落在他的心里,也留下了痕迹,由此产生了男女之间的情愫,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吗?

  假如徐良娣或者姜良娣也似这般,有机会与他在旅途中相伴,或许他也会对她们产生爱意,但假如只是假如,上天只给了他和张紫晗机会,所以,她才是他命中注定的妻子。

  斯寰平伸出手,轻抚着她颊边的发丝。他向来是一个惜缘的人,上天既然把她赐给他,他就会珍惜。

  “唔……”张紫晗终于醒了过来,她缓缓睁开眼睛,彷佛看到了他,又彷佛犹在梦中,“寰平,是你吗?”

  不知什么时候,她对他改了称呼,不再尊称他为殿下,而是放肆地直呼他的名字,好像就是那天他带她去京郊之后改的,她不再怕他了,反正都被禁足了,也不必在乎这些礼数了。

  “是我。”斯寰平轻柔的笑道。

  “今日不用早朝吗?当心父皇骂你。”她仍旧半梦半醒,娇憨的笑道。

  “都日上三竿了,早朝早散了。”他不由得摇头,“母后若看到你这么爱睡懒觉,大概会气死。”

  “谁让她挑我当儿媳妇呢!”张紫晗舒服的又闭上眼睛,犹在傻笑,“我就是这个样子,若看不惯,就废了我这个太子妃好了……”

  “废了你,我去哪儿找这么好的媳妇呢?”斯寰平调侃道。

  呵,她将醒不醒之际,胆子倒是挺大的,想到什么说什么,但愿她清醒以后,还能如此自由自在。

  “我真的很好吗?”她微皱起眉嘟囔,“比徐良娣好吗?比……娉婷还好?”

  “你哪儿都好,就是有一点比不上她们。”他故意逗她。

  “哪一点?”她赌气的嘟起嘴问。

  “太正经了。”斯寰平极力憋住笑。

  “正经?”她似乎不解,微歪着头,“一个姑娘家怎么能不正经,又不是荡妇!”

  “想取悦你的夫君,第一步,就是学荡妇。”他忽然凑得很近很近,离她的面庞只有咫尺之遥。

  张紫晗睁开双眸,两眼迷离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过了一会儿,她猛地推开他,弹坐起身,惊愕叫道:“殿、殿下……真是你”

  “不是叫我寰平的吗?”斯寰平饶富兴味地打量着她,“醒了就没胆了?”

  “臣妾……”她低下头,无限懊悔,“臣妾方才睡得迷糊,若有何不敬,殿下莫怪。”

  “你不是说要当一个贤妃吗?”斯寰平笑道。

  “臣妾有很多不足之处,殿下若是嫌弃,还请指正。”她觉得好尴尬,此刻身着寝衣,不曾梳洗,发丝凌乱,这么丑……怎么好意思见他?

  “真要我指正?”他低声道,眼眸闪过一丝渴望,“那你要乖乖照做才是。”

  他的语气干么这般暧昧,听得她的脸儿忽地红了,心跳也越来越快。

  “亲我。”他忽然道。

  张紫晗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却见他似笑非笑,也不知是不是说真的。

  “怎么,不听话吗?”斯寰平凑上前,双臂撑在她的身侧,让她无处可逃,“不是说了要乖乖照做吗?”

  “这大白天的……”她害羞极了,娇嗔抗议,“身为太子,怎么这般不正经?”

  “男人都是不正经的。”他倒答得坦然,“亲我。”

  说实话,她还没主动亲过一个男子呢,不,被动也没有,她怎么知道要怎么做。

  见她仍在犹疑,他故意催促道:“快啊,亲我。”

  张紫晗偷偷翻了一个白眼,接着双手轻轻柔柔的环上他的后脖,红唇凑上前去,在他颊边浅浅印了一记。

  “就这样?”斯寰平不满意地睨着她。

  “不是这样吗?”她一怔。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唇齿相依?”他不禁失笑,“光亲亲脸颊,也叫亲?”

  “我不会!”张紫晗忍不住也来了脾气,她都做到这分上了,他居然还得寸进尺?

  “那我去徐良娣那里好了,她可比你乖巧得多。”斯寰平故意气她。

  “她……亲过你?”她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还没有,”他笑道:“不如我现在就去试试?”

  “娉婷亲过你吗?”张紫晗果然被他惹得醋意大发,什么都顾不得了,追问道。

  “自然是亲过的。”他回得清淡,彷佛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那……你亲过她吗?”她突然觉得鼻尖酸酸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她亲我时,我自然也就亲她了。”斯寰平越发觉得好笑,“否则,如何叫唇齿相依?”

  张紫晗低下头,半晌不语,几分郁闷,几分妒嫉,亦有几分不甘心。倏地,她也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劲儿,猛地紧紧将他搂住,对着他的唇便咬下去。

  看到她中了计,斯寰平却应对从容,稳稳的将她纳在怀中,反客为主地吸吮着她的樱桃小口,牢牢地吸住她的舌……他将她压躺回榻上,精实的身子欺了上去。

  有什么东西,一被点燃,便不知遏制,缠绵烈火转眼吞噬了两人,把理智化为灰烬,夏日的明媚亦变成缱绻的春光……

  想不到,几日之后,沛后居然撤了她的禁足令。

  “母后,那件事已经查清了?”张紫晗有些难以置信,迟疑着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