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想到这儿,她不由得轻叹一声,“唉……”

  “叹什么气呢?”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温沉嗓音,张紫晗心中一惊,连忙回过头,果不其然,就见斯寰平站在门帘处。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殿下。”她淡淡地道。

  不知为何,她心中对他总有一股怨气,或许是怨他错怪了她。其实这能怪谁呢?是她太天真中了圈套,但如果他真心爱她,一定会千方百计为她找出真相的,不会让她受苦。

  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后悔嫁给他了,世人都说要找到一个真心实意之人方能托付终身,都怪她对婚姻存以侥幸之心,贪慕荣华富贵,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真是活该。

  “怎么,不高兴了?”斯寰平缓步走向她,微微笑道。

  张紫晗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废话!若换了他被禁足,能高兴得起来吗?

  “不如,咱们出去转转吧。”他冷不防地道。

  “什么?”她一怔,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夏天到了,你不是说京郊有个什么地方特别美吗?咱们就去那儿玩玩。”

  张紫晗的声音不由得微微颤抖,就连心也跟着轻轻发颤,“殿下……居然记得?”他居然记得曾经答应过她的承诺……她还以为,当初他只是顺口说说罢了。

  “当然。”他不禁失笑,“我年纪又不大,记性还是挺好的。好了,别再磨蹭了,咱们这就走吧,妹妹需要换件衣衫吗?”

  “想来殿下的记性还是不太好,忘了臣妾被皇后娘娘禁足。”张紫晗苦笑道。

  “哦,母后让本太子看着你,”斯寰平不以为意的笑着,“所以,本太子有权力放你出去透透气。”

  闻言,她忍不住问道:“殿下相信是臣妾故意诬蔑徐良娣吗?”

  不知为何,她越来越把他视为自己真正的夫君,他的想法在她心目中也越来越重要。

  “当然不相信,”斯寰平回得毫不犹豫,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你又不知我未曾宠幸徐良娣,又何必设下这样的圈套绊自己的脚。”

  他果然聪明,看清了事情真相,既然如此,当时他为何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没想着帮她一把?

  看来他还是站在徐良娣那边,因为对徐良娣的宠爱,宁可冤枉了她吧……这样的念头刚起,张紫晗便感到心中郁结不已,退开一步,咬了咬唇。

  “怎么,怪我没能保护你?”斯寰平好笑地看着她,“你生气的模样倒是可爱极了!”

  这个人心眼真坏!她气得发抖,他却觉得好玩!

  “就算别人设计了你,可现在也没证据,你让我如何处置?”斯寰平语气一软,安慰道:“事情慢慢查便是,你何不把禁足当作休养,若是闷了,咱们就溜出宫去玩!”

  张紫晗微挑起好看的细眉,她怎么现在才发现,他身为太子,有时候却像个顽劣的大男孩,平素的稳重妥当全不见了,老说着要玩,他从不曾向其他人展现过这一面,可是她却看到了,她情不自禁感到有些欢喜。

  只不过心头的气可没这么容易消,她倒要看看他这位太子殿下有多大的能耐,于是她赌气的道:“那好啊,你现在就带我出去玩!我要天天出去玩!”

  他呵呵地笑了,上前牵起她的手便往外走。

  生平第一次,她被一个男子如此牵着,她本能地想缩回手,却被他紧紧握住,动弹不得,只能跟随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

  张紫晗偷偷看着着两人交握着的手,他的掌心如此温暖柔软,她的手被包覆其中,觉得好安全,好似他能替她挡下所有困难,而且他牵着她的模样也这般自然,彷佛两人已经做了一世的夫妻。

  她忽然觉得心里很平静,好似放下了所有包袱,此时此刻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无忧无虑地跟着他。

  他早已备好了马车,一路出了宫门,并无阻碍。转眼间,她想念的山坡就在面前了。

  一如她记忆中的模样,山坡上一片青碧,如同世上所有的嫩绿颜色都调和在这里,云朵很低很低,像棉花一般,手一伸就能摘下来似的。

  但不同于她的印象,也不知山腰上何时竟开了几株花树,粉的蔷薇、白的荼蘼,风一吹,花瓣轻轻而落,彷佛无数蝴蝶翩飞。

  “哇——”张紫晗开心地跑过去,伸开双臂,顺着花瓣吹落的方向,转了个圈。

  她的裙纱随着动作飞舞,蓬蓬的像灯笼一般,甚是有趣,逗得她笑得更开怀,又迎风转了几圈。

  没几下,她有些头晕,待到站定,却发现斯寰平就在不远处笑盈盈地看着她。他看她的眼神里,有着无限宠溺,彷佛她是这世上他最最钟情的女子……不过她想,大概是她看错了。

  他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何要娶你为太子妃吗?”

  这个家伙,老是这样出其不意,她就算脑子转得再快,也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想到最直接的答案,“因为我是丞相之女?”

  “当初母后让我娶你,我并没有马上答应,直到有一天,我在宫里看见你,当时你就是像现在这般,在花树下独自笑着、转着圈。”

  “我?有吗?”张紫晗瞪大眼睛。天啊,好丢脸!什么时候的事?

  “那时候我觉得你真是个容易开心的女子,而我愿意娶这样的女子。”斯寰平缓缓走到她面前,“可惜,自入宫以后,你却不怎么笑了。”

  自入宫以后……遇到种种事端,她怎么还笑得出来?但她可不能老实说,只好老调重弹,“臣妾立志要当一名贤妃,自古贤妃都是不爱笑的。”

  “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歪理?”他哭笑不得,“在你的脑子里,自古以来的贤妃都是木头人不成?”

  “贤妃要顾忌的事情多,会笑才怪!”张紫晗不服气的嘟了嘟嘴。

  “那就让本太子告诉你如何做一个贤妃吧!”说完,他猛然伸出双手,轻推了她一把。

  她根本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脚下打滑,眼看着就要往后倒去,顺着山坡往下滚,然而就在她跌倒的那一瞬间,他的衣袖像羽翼张开,将她包覆在怀中。

  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快,让她连惊叫都来不及。

  斯寰平就这样抱着她,一路从坡顶往下滚,她觉得自己像被一床厚棉被紧紧包裹着,倒也不觉得疼,只感受到青草的柔软,还有他怀中的气息……待停了下来,她才后怕地看着他,他却满脸皆是笑意。

  “斯寰平,你干么”张紫晗再也顾不得礼数,不满的直接喊他全名,“会摔死人的你知道吗?”

  “有我在,哪里会摔死呢。”他俏皮的眨眨眼睛道:“你不觉得这样打滚很过瘾、很好玩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