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自古良娣先有孕的也不少,说到底,你们是怕我妒嫉,害了她腹中的孩子,对吧?”

  “臣妾不敢……”姜良娣连忙伏身道。

  她们分明就是这样想的吧?原来,在别人的眼中,她这般可怕……张紫晗自问入主东宫以来,一直以礼待人,虽做不到十全十美,也算进退有度,为何还这样被人提防?想来,也不是她为人的问题,自古正妻与妾室之间,终会如此吧?就算不至于勾心斗角,但防范之心总在,似乎倒也怪不得徐良娣故意隐瞒。

  “这是安胎药?是谁给徐良娣煎的?”张紫晗望着药渣又问。

  “臣妾在家时,几位姨娘的安胎药从小也见过不少,臣妾也略懂医理,这些都是臣妾亲自为徐良娣煎煮的。”姜良娣回道。

  “看来你与徐良娣关系甚好,”张紫晗颇感疑惑,“平日倒是看不出来。”

  “徐良娣遇到了这样的事,没有法子才找臣妾商量。”姜良娣嗫嚅道:“臣妾也劝过她,待胎象稳固之后,须得上报才好。”

  “那就让她好生养着,”张紫沉声交代,“此事我会亲自向太子禀明,让她不要再担心了。”

  “真的?”姜良娣原本一脸哀苦,一听她这么说,表情马上转为惊喜,“多谢太子妃宽厚大度,不治我等欺隐之罪。”

  呵,她大度吗?或许从前遇到这样的事,她是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真心替徐良娣欢喜,但此刻,为何她胸中如此躁郁难静?是什么让她改变了?

  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别的女人……这句话,不能深思,若深思,情愫便似成了一根针,倏地扎进她的心尖,让她一阵颤栗。

  她好像,是真妒嫉了。

  “皇嫂,皇嫂!”

  张紫晗听到有人在背后呼唤,可是那声音似乎有些缥缈,她无法确定是不是听错了,更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叫她。

  徐良娣怀有身孕的消息,就像一颗失魂药,把她整个人都困住了,在湖畔怔怔地僵立了老半天,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听闻斯宁宇成亲的消息时,可是相较之下,那一次的心情似乎还不及此时复杂。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转过身,就见斯宁宇站在面前。

  方才是他在唤她吗?呵,对了,她现在是他的皇嫂,可怎么这称呼听起来好奇怪、好陌生,她仍无法习惯。

  “皇嫂怎么了?”斯宁宇看到她神色不太对劲,连忙关切地问,“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王爷。”张紫晗这才微笑地施了礼,“王爷缘何这样问?我何尝能受什么委屈?”说话之间,竟有一颗泪珠飞落而下,她连忙摸了摸脸庞,竟吃惊地发现,一片湿漉漉的。

  她在哭吗?最近她到底是怎么了,心像是水做的,遇到一点儿事便流泪。原来,她从不似自己想象的那般坚强……“方才路过此地,看到皇嫂独自在此神伤,”斯宁宇边说,边小心观察她的神情,“想是我多事了,却又怕皇嫂真受了什么委屈不敢对别人讲……姜良娣好像也刚从此处离开?”

  “姜良娣哪里会给我什么气受呢!”张紫晗连忙道:“我虽算不得多厉害的人物,倒也不至于被别人给欺负了。”

  就算别的女人欺负了她,她或许只会不快,但也不至于像此刻这般心伤,别的女人,从来就不是她的死穴。

  “这么说来……是皇兄给皇嫂气受了?”他一语中的。

  不,不能这么说,但事实又的确如此。

  她知道自己不该难过,一开始就说好的,这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不带任何感情,但从什么开始,一切好像都变了?是从她知道那幅画出自他的手?还是从他们俩这一次一同离京?

  无论如何,他给她的感觉已经不同于以往,她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他只是一个无关的人。

  “其实算起来,倒是一桩能让阖宫上下高兴的事,”张紫晗终于道:“徐良娣她……似乎有了身孕。”

  “哦?”斯宁宇微微蹙眉,“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是才从姜良娣那里听闻,正打算跟你皇兄禀报。”

  “这倒是奇怪了,”他摇摇头,总觉得事有蹊跷,“徐良娣有孕,怎么不亲自禀报皇兄,倒要先告诉姜良娣?”

  “她一个小女子,初次有孕,宫中规矩又这么多,想是有些胆怯。”张紫晗不疑有他,况且这件事太过震撼,让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多想什么。

  “怀了皇嗣是多么大的荣耀,别人声张还来不及,她这反应倒有些反常。”斯宁宇道:“不要怪我提醒皇嫂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

  “此事有不妥吗?”张紫晗显得有些困惑,“我倒想不出其中有何璇玑。”

  “总之,皇嫂事事小心为上,”斯宁宇面色沉凝,“宫中素来璇玑多,想我母妃当年,也中了不少埋伏。皇嫂明则保身便可,实不必为别的女子去做任何事,这才是在宫中生存的长久之法。”

  “多谢王爷指点,”她福身道:“只是我身为东宫的女主人,有些事情必须得出面,才能顾全你皇兄的颜面。”

  谁让她是他的妻子呢?他让她成为了天下人都羡慕的太子妃,她也该还给他同样令人羡慕的名声,而娶得贤妻,大概便是天下男人最希望让人称道的事。

  “紫晗妹妹能如此为皇兄着想,实在让人感动。”斯宁宇终于放松了表情,轻笑道:“起初还担心妹妹你初入宫闱会有诸多不适应,但你能收性隐忍,进退有度,倒是让我放心了。”

  他忽然改了称呼,像小时候那般唤她紫晗妹妹,让她瞬间有种亲昵之感,她明白他对她的关心从来就不是出自男女之情,只是兄妹之谊,但如今听来,却如此温暖。

  曾几何时,她能这般坦然地面对他,与他诉说心中苦恼,就像亲人一般,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她猛地发现,她对他的感情也不再似从前了。那种哀恸缠绵,已经随着时间淡淡流逝了。蓦然回首,他已经不在灯火阑珊处,那里亦不再是她心心念念寻找的地方。

  “多谢哥哥牵挂。”她微笑答道。

  这笑容里,不再有苦涩,这还是第一次,她这般对他微笑,不再满含暗慕之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