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当初,她提议设下这样的局,连斯寰平都感到惊讶,不理解她为何要如此算计她的亲弟弟。

  没错,她必须要算计,否则……张家满门必招大祸。

  那一日初到容州,她先行看望弟弟,在他的书斋里看到了许多价值连城的文房四宝,单一只笔洗,便是前朝大名鼎鼎的冰纹瓷,要知道,那样的珍宝,连宫里也没有两只。

  她吓了一跳,本想着或许是地方官员为了笼络弟弟,暗中送的礼物,弟弟未必识货,毕竟冰纹瓷看来朴素无华,常人一般不知它的价值。

  然而,当弟弟与她用完晚膳,两人再回到书斋时,那些文房四宝却不见了,只换了上了普通的器物。

  看来,他是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的,因为她突然前来,他来不及撤掉它们,只以为她不曾看见,利用晚膳之机,偷偷替换过了,但若非他心里有鬼,又为何要这么做?

  所以她不禁开始怀疑,官银失踪一案,是否真与弟弟有关。

  她不想算计弟弟,可是她只能按照最坏的打算,用不得已的筹谋,对付自己最亲的人。

  “案子不是轻易可以破的,”斯寰平彷佛看穿她心中的百转千回,低声道:“若明宣真的迅速破了此案,那可真有鬼了。”

  张紫晗当然也知道他说的没错,明宣若真的追回了三十万两,就表示劫银一事真是他所为,到时候她又该想什么法子,遮天蔽日,保护明宣?

  这一刻,她感觉全身彷佛被深深的恐惧紧紧包围,她突然好希望真相能够永远石沉大海,就此作罢。

  “紫晗妹妹……妹妹……”

  感觉到斯寰平就在耳边叫唤着她,她这才回过神来,由于心思太过混乱,她无暇注意到两人此时靠得好近好近。

  “你怎么哭了?”斯寰平伸出长指,轻轻抹了抹她的右脸颊,果然湿湿的,像是雨水打在脸上。

  她哭了吗?她一向不动声色,最最不该,就是在他面前失态,让他窥见自己的心思。或许是因为身在异乡,又遭遇了这样的艰难,她一时仓皇吧?

  “风太大了,”张紫晗微侧转过身,胡乱用手抹了抹眼睛和脸颊,“我的眼晴,一直有迎风流泪的毛病。”

  “妹妹看来也倦了,先去歇着吧。”他的语气中似是有着一丝怜恤之情。

  “殿下不困,臣妾也不累。”张紫晗强撑着道。

  “你将就一晚,明日用过午膳,咱们就回京去。”斯寰平突然道。

  “什么?”张紫晗一怔,连忙转正身子瞅着他,“明日就回京?”

  “对啊,还是及早回京得好,夜夜要我打地铺,本太子可吃不消。”他温和笑道。

  他是这么打算的吗?害她吓得都不敢睡,一直坐在这里“哪里能让殿下受委屈,”张紫晗连忙道:“臣妾睡地下便好。”

  “咱们的身子都娇贵,睡地下都不好。”斯寰平摇摇头,“别争了,今晚我暂且睡地下,反正明儿就回京了,不必在此辛苦演戏。”

  “官银之案还没破,就这样离开,皇上不会怪罪咱们办事儿戏吗?”张紫晗依旧担忧。

  “怪罪也怪罪不来,案子侦破总要时日。”他笃定地道:“回去我自会向父皇交代,你就别操心了,快去歇息吧。”

  她不敢再多言,连忙从带来的包裹里找出一条大大的毛毡,铺在床帘外的地下,又把比较厚的那床锦被盖在毛毡上,虽说是春日,可夜里仍显寒凉,他要是受凉可就不好了。

  她又犹豫了好一阵子,才怯怯的躺到床榻上,熄了几只蜡烛,垂下帐帘。

  房中忽然变得幽暗,除了书案上依旧有灯光,四周朦朦胧胧一片,而光影是明晃晃的红色,映在她的帐子上,让她想起夏天的傍晚。

  “殿下……”她忍不住道:“夏天的时候,你可出过京城?”

  “什么?”斯寰平手中拿着一卷书,正打算细读,忽然听到她这样问,不禁有些困惑,“这是自然,怎么了?”

  “夏天的时候,京郊有一片草坡,软绵绵的,就像这被缛一样,躺在草坡上,可以看到西边的晚霞,红彤彤的,就像这帐上的烛光。”张紫晗轻声道。

  斯寰平侧眸看向床榻的方向,“你喜欢?到时候带你出宫便是。”

  “真的?”张紫晗难掩欣喜,“殿下到时可别忘了。”

  “忘了你就提醒我呗。”他轻笑回道。

  呵,她有这么大胆子吗,提醒他?他这样说一说罢了,到时候,哪里还会记得?可是,她喜欢这样的一问一答,彷佛一对寻常夫妻般话家常,让这紧绷的夜晚变得祥和起来。

  对了,她好像还不曾对他说过,他身上的味道就像夏天草木的气息,清爽又舒服,想着想着,她对他忽然产生了亲昵之感。

  至少这一刻,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张明宣自幼习武,从小立志要去军中效力,可惜皇上提防着张家,他不得不从了文,或许这一世他已没有机会成为大将、戎马立功,但每天练剑的时候,依然是他最惬意畅快的时刻。

  远远的,他看到斯寰平向他走来,下意识立刻收了剑,脚下故作一个踉跄,彷佛习武不精的模样。

  父亲说过,既然皇上提防着张家,张家人也该提防着皇家的人。

  “微臣给太子请安。”张明宣搁下剑,屈膝施礼道。

  “方才看到你的剑法极妙,”斯寰平微笑道:“怎么一见我,这招式就不灵了?”

  “微臣瞎比划而已,让太子殿下见笑了。”他一向懂得藏拙。

  “你虽是文官,可习武强身,也是好事,”斯寰平不动声色地道:“有朝一日,说不定能保护你姊姊。”

  “微臣一定勤加练习,”张明宣抿了抿唇,忿开话题,“听闻殿下今日便要与姊姊回京了,怎么不多住些时日?微臣还想着要与姊姊好好聚聚呢。”

  “知道你们姊弟情深,等你破了官银被劫一案,回京述职之时,我定在东宫设宴,让你们姊弟好好聚聚。”斯寰平答道。

  “太子说的是,出了这样的事,微臣也没脸留殿下与姊姊多玩几天……”张明宣微皱起眉头道:“姊姊入宫之后,微臣一直担心她不能适应宫中生活,还盼殿下多加照拂。”

  “怎么,担心我欺负你姊姊?”斯寰平笑道:“你这个当弟弟的,说来还算不错,挺疼姊姊的。

  对了,你也得说与我听听,你姊姊平素都喜欢些什么,我这个做夫君的,要更了解她的禀性,才知道要如何体贴她。”

  “姊姊她……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不过是一些女孩子家的玩意儿。”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众人都称赞姊姊是美人榜榜首,可或许因为太过大家闺秀的缘故,倒是失了特色。

  “她好像喜欢画画?”斯寰平意有所指地问。

  “姊姊其实只喜欢《天宫神女图》这幅画。”张明宣老实回道。

  “哦?为何她独钟爱这幅画?”

  “小时候,父亲曾经把献给圣上的《天宫神女图》带回家中,姊姊得缘一见便喜欢得不得了,特别佩服那画者,说是如果能与这画者天天一起,该是多好的事。”张明宣边回忆边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