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张明宣似是没料到姊姊会这么说,表情不由得一怔,随即讪笑道:“是了,弟弟还没成亲呢,对婚姻之事并无见解,只是好奇。”

  斯寰平也有些怔愣住,不过他看她的眼神却复杂了许多,似乎在玩味她话中的意思,却不动声色,什么也不点破。

  他该听得出,她是在替他打圆场。

  “报——”忽然,有侍卫匆忙奔进花园,急呼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朝中急报——”

  张明宣连忙打了手势,台上曲声顿止。

  “殿下可要移步至内厅?”张紫晗轻声问道:“可是朝中机密之事?我和弟弟暂且回避吧。”

  斯寰平却道:“不必了,就在这儿说吧。都不是外人,朝中急报,大概也是跟赈灾白银有关的。”

  张明宣命管家领了伶人退下,随即和张紫晗恭恭敬敬的候在一旁。

  “说吧,何事?”斯寰平问向侍卫。

  “圣上另拨了十万两官银做赈灾之用,经华南道,由仓州入容州。属下昨日奉命去应接,”

  侍卫战战兢兢的道:“不料,却在武陵坡……再度遭遇贼人,官银不翼而飞!”

  “什么”斯寰平猛地站了起来。

  一向从容自若的张明宣,此时整张脸也绷得像僵了一般。

  “押送银两的路线既是绝密,为何再度遭劫?”张紫晗冷静问道:“一路上可遇到什么蹊跷之事?”

  “一路上都好好的,眼见就快到容州了,加上武陵坡素来安全,侍卫们大概是放了心,休息了片刻,却不知是谁在水里下了迷药,待他们醒来,银子便全数不见了!”

  “这一次又是在容州境内被劫,”斯寰平抬眼,锐利的视线看向张明宣,“明宣,你是容州知府,你来说说。”

  “微臣……”张明宣跪了下来,急忙澄清道:“的确是微臣管治不严,可此事甚为蹊跷,微臣也是前两日才从姊姊那里听闻圣上另拨了十万两官银,微臣一没有派人去接应,二没派人一路护卫,实在是不知情啊……”

  “无论如何,是在你容州地界出的事,”斯寰平冷冷的道:“一次便罢,还连续两次,总共三十万两啊!朝廷再有钱,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微臣一定迅速查办,及早给殿下一个交代……”张明宣眉头紧拧,抿着唇道。

  “来得及吗?赈灾之事已经延误,就算此次查出了结果,真能追得回银两吗?受灾的百姓流离失所,餐风露宿,还等着这些银子救命呢!”斯寰平的口气越来越严厉。

  “殿下,”张紫晗上前一步,朗声道:“臣妾有一笔嫁妆,大概也有个十万两,是娘亲生前替臣妾攒下的体己钱,此事出在容州,臣妾的弟弟责不可卸,臣妾愿用这笔钱暂时填补赈灾之用,还请殿下允许。”

  “姊姊……”张明宣愕然地瞅着她,“不可以!那是大娘留给你的,是大娘一辈子的积蓄啊!”

  他和姊姊并非同母所生,姊姊的母亲去世得早,他的母亲本是二房,后来扶了正,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姊弟俩的感情。

  “待你查明案情,追回官银,再把钱还给姊姊也不迟。”张紫晗扶起弟弟,“反正那笔银子我留着也没什么大用,今日正好应急,相信娘亲在天有灵,也会欣慰的。”

  “姊姊……”张明宣双唇蠕了蠕,终究还是说不出话来。

  张紫晗转身对着太子坚定的道:“请殿下成全。”

  “你既然有如此心意,我也不便拒绝,”斯寰平终于点头了,“你说得没错,明宣若及早查清此案,追回官银,一切便妥了。想来,明宣也不会忍心你这个当姊姊的没有体己钱花用吧?”

  张明宣垂下眼眸,良久良久后,才抬起头道:“殿下与姊姊放心,明宣定不负所望,查清此案。”

  听他这般说,张紫晗暗自吁了口气。无论如何,今日之事算是暂且过关了,至少,缓了燃眉之急,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再见机行事吧。

  夜幕深沉,窗外响起笃笃的打更声,每响一声,张紫晗的心便绷紧一分。

  今晚,她和斯寰平确定要同房了吗?

  既然搬进弟弟的府邸,她自然不能跟住在驿馆时一般,与斯寰平分房而居,弟弟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一间上好的厢房,还有簇新的锦被,就像所有新婚夫妇的床榻那样。

  她怎能告诉弟弟实情?看来今晚是躲不过去了……此刻,斯寰平正坐在案边翻阅从京中送来的折子,张紫晗百无聊赖,已经替他添了三次茶水了。他不倦,她也不敢说困,只能远远地坐在椅子上陪他。

  终于,他似乎处理完了政务,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她连忙起身,打算再替他倒第四杯茶,他却连连摆手,笑道:“茶是醒神的,再喝下去,今晚就别睡了,满肚子都是水,夜都要起好几次吧?”

  张紫晗讪讪地搁下茶壶,也不知该接什么话,彷佛替他倒茶是唯一能够化解尴尬的方法。

  “说来还得感谢妹妹,”斯寰平忽然道:“你提出以体己钱十万两救赈灾之急,实在是为黎民百姓、为朝廷做了一件极大的好事。天下女子,恐怕没几个人有你这般的心胸。”

  “殿下过奖了,”她淡淡的回道:“容州是明宣管辖之地,出了这样的乱子,我这个当姊姊的,无非是想为弟弟做点事而已。”

  他却不认同她的说法,摇摇头道:“你若是为了他好,就不会献出这一计来暗算他了。”

  “臣妾只是……想督促弟弟早日查清此案,让他努力一点而已。”张紫晗双唇微颤的道。

  “照本宫看来,你给他的应该是压力吧?”斯寰平淡淡笑道:“你献计于我,故意说有赈灾银十万两近日将送至容州,其实朝廷根本没有拨这笔款子,而这笔款子若再失踪,明宣做为知情人,必脱不了干系,必得花全力侦破之前那二十万两的去踪,对吧?”

  的确,所谓失踪的十万两白银纯属子虚乌有,是她骗明宣的,她还告诉他,押送银两的路线极为保密,如果出了事,他势必难逃责难,之后她再故作大义,拿出私房钱十万两填补公用,明宣与她感情深厚,断不可能让她白白蒙受这样的损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