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姊姊你……”张明宣叹了口气,“弟弟就怕姊姊在宫中会被欺负,无奈姊姊竟如此贤德。”

  “瞧你说的,贤德的人又不一定会受欺负。”张紫晗笑道:“相反,多多笼络人心,日子才能过得舒坦。”

  他本还想再劝,最后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转而道:“后妃之事是女子之长,我们这些男人到底是少了见识,弟弟相信凭姊姊的聪慧,在宫中一定能过得如鱼得水。”

  她很聪慧吗?或许表面看来是如此,可谁又知道她心底的忐忑与无奈,就像此刻这般。

  “说这些烦心的事做什么?”张明宣道:“弟弟陪姊姊用膳吧,今日咱们姊弟俩好好聚一聚。”

  见她轻笑着点点头,他难掩兴奋,立刻像小时候那般,拉着她在花园里东逛西逛,说说笑笑,让她瞧瞧府中的摆设,还吩咐厨房做了数道她爱吃的菜,与她在花厅小酌到日暮。

  用完膳后,张明宣领着张紫晗来到书斋,送上一盏茶的同时,坦白道:“赈灾白银被劫一事,姊姊想必也听说了吧?太子殿下此次特意带姊姊前来容州,想必另有盘算。”

  她本来打算抛却烦恼,一心一意只与弟弟欢聚,可她毕竟是带着预谋而来,有些事,终究无法逃避,未料她还未开口,弟弟反倒主动提起了,于是她正起脸色,顺势问道:“此事听来颇为蹊跷,听说是途经乱林岗时被劫的?”

  “正是,乱林岗虽然偏僻,听着名字也颇有寒意,但不过是座没什么人烟的山岗罢了,附近也素无贼匪扎寨,从前南来北往的商贾、贡品也是颇多,从没出过事,此次的确怪异。”

  “二十万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张紫晗暗暗观察弟弟的表情,“你说,咱们张家的家产,总共加起来有没有二十万两?”

  “怎么,太子殿下是想叫我赔吗?”张明宣苦笑道:“咱们张家的家产都在父亲手中,我也不知底啊,想来几十万两还是有的吧。姊姊,若朝廷真要治我的罪,你说父亲会舍得拿银子救我吗?”

  “说什么傻话!”她轻拍了拍他那张皓白俊朗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心中却不由得微微发酸。

  若真到了那一天,别说父亲,就算是她,也会豁出所有来救他的,他可是张家唯一的儿子,是她唯一的弟弟……“圣上英明,不会胡乱治罪的。”张紫晗安慰道:“太子殿下也已经跟皇上商议过了,官银失踪一案要查起来肯定费时,但受灾的百姓却等不了这么久,所以皇上又另外拨了十万两,给你应急之用。”

  张明宣一怔,“另有十万两?”

  “是啊,”她轻叹一声,“这次可不能再弄丢了。”

  “看来姊姊在太子殿下心中很是重要,否则殿下也不会为我们张家求情,让皇上另拨了这十万两。”

  “重要?”张紫晗简直要笑出声来。

  她重要吗?太子殿下何曾为她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可惜弟弟不明就里,如此猜测,倒教她有些难堪了。

  她还真是希望能遇到一个那样的男子,不论遭遇了什么,事事都以她为先,为她和家人筹谋,可惜,太子并非真心爱她的人,哪里肯为她付出这么多?

  “此次的赈灾之银,经华南道,由仓州入容州,”张紫晗斟酌着续道:“押送的路线只有护银侍卫、皇上和太子殿下知晓。”

  “你我不也知晓了吗?”张明宣纠正道。

  “你是容州知府,殿下特命我来告诉你,让你有所准备。”她表情严肃的再次强调,“总之,这次绝对不能再发生什么意外了,要不然咱们张家上下的性命恐怕真不能保了。”

  “路线如此隐密,想来贼人也不会收到风声。”他却显得十分镇静,“姊姊放心好了。”

  张紫晗不再言语,端起茶盏,浅浅啜饮。

  “对了,姊姊还是请殿下搬到府里来吧,”张明宣道:“驿馆简陋,甚是不便,我也要保护好殿下的安全。”

  “那就过两日再搬,也方便你收拾。”她点点头道。

  其实住在哪儿她真的无所谓,她的心只系挂着那十万两白银,只盼上天保佑,这一次能够安然无恙。

  三日后,张紫晗与斯寰平搬进了张明宣的府邸。

  张明宣知道太子喜欢听曲,于是在洗尘宴上,请来容州最好的戏班,特意唱了一出《游园》。

  张紫晗却知道太子喜欢听的其实是当年娉婷唱的《游园》,再好的戏班,在他眼里不过是草台班子罢了,但弟弟的好意她不能不领情。

  入了座,戏台上扮演杜丽娘的旦角登场,萦萦绕绕唱着,众人亦吃着茶果点心,闲闲落落地听着。

  “微臣性子急,平素也不太听曲,”张明宣对斯寰平道:“太子殿下是行家,能否给微臣讲讲,这曲子唱的到底是怎样的故事?”

  “说的南安太守之女杜丽娘,游园之后梦见一书生持半枝垂柳前来,两人在牡丹亭畔幽会。

  杜丽娘从此愁闷消瘦,一病归天。三年后,果然有一书生柳梦梅赴京应试,在太湖石下拾得杜丽娘画像,杜丽娘起死回生,两人结为夫妻。”斯寰平道。

  “原来是个传奇故事。”张明宣微笑,“不过,依微臣看来,杜丽娘也太傻了,倘若三年后柳梦梅不出现,她就为了一个梦而死了?也太不合算了。”

  “痴情人自解其中味。”斯寰平淡笑道:“明宣你是个急性子,不喜欢这些个风月情浓,也是合理。”

  “依微臣说,这戏吧,看看就好,若分不清戏与现实,甚至把戏文中的传奇当成现实,那是害人害己。”张明宣直言道。

  张紫晗听得出来弟弟是在为她鸣冤,传闻都道太子心系故去的娉婷,立她为太子妃不过是敷衍沛后而已,弟弟大概是怕她过得不幸福,今日才会特意要戏班子唱这么一出戏,他好趁机暗劝吧。

  其实她真不觉得冤枉,当太子妃是她自愿的,斯寰平是不是她心爱的男子,她本就不在乎,也不需要别人为她出气,何况她更不乐见的是弟弟因此惹祸上身,于是她开口道:“依我看来,杜丽娘之所以有此段传奇,是因为她是个痴情的奇女子,明宣,像你姊姊我这般,本就是个俗人,平生追求的并非什么痴情传奇,也从不羡慕,若遇不上旷世奇缘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