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忽然,食铺之后一片喧嚣。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发生什么事了?”斯寰平的侍卫立刻向店小二询问。

  “客人您不知道,咱们老板脾气不太好,时常拿老板娘撒气,”店小二道,“最近遭遇水灾,生意也不太好做,大概是方才算了帐,亏了钱,老板又在打老板娘了。”

  “怎么能随便打自己的女人呢?”张紫晗听了,颇为打抱不平,“小二,带我去看看!”

  “人家两口子的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斯寰平在一旁道。

  “殿下这话说得不妥,”张紫晗却起身道,“听这妇人的叫声甚是凄惨,怎能坐视不理?”

  “管得了一时,管得了一世吗?”斯寰平道,“待我们走了,她丈夫还是会打她。”

  “一时就一时,”张紫晗却倔强地道,“让她少挨一次打,总是好的。”

  说着,她便径自往后头去,果然看到一中年男子在用扫帚抽打一妇人。

  “住手!”张紫晗上前,一把夺过了那男子的扫帚。

  男子一怔,瞪着张紫晗道:“你谁啊?想干么?”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客人,”张紫晗道,“还请不要再毒打你的妻子,生活再不易,也该夫妻同心才是。”

  “我打我老婆,关你屁事?”男子叫道,“你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少管闲事,信不信连你我也一并打了?”

  “打我?”张紫晗冷笑,“那你就试试,明儿就会有人拉你去见官府!”

  “那老子就偏要试试!”

  男子发了蛮劲,朝张紫晗直扑过来,她连忙举起手中的扫帚,朝对方劈头盖脸抽了一记。

  刷的一声,扫帚过划了男子面颊,立刻刮出若干鲜红的印子。

  张紫晗也没料到对方真着了她的道,她还以为对方会躲闪的,看到那渗血的脸庞,她也有些呆了。

  哗——说时迟那时快,也不从哪里来了一盆冷水,如大雨一般从张紫晗头顶淋下来,顿时湿了她满身。

  她回头一看,却见是男子的老婆冷不防端起了一个木盆,奋力将水泼向了她,女人接着将水盆一扔,叉腰对张紫晗骂道:“你哪儿来的?叫你多管闲事!”

  “这位夫人,我是在帮你啊。”张紫晗无比错愕。

  “我老公打我是我们俩的事,谁让你打他了?”男子的老婆反倒无比气愤地道,“你看看,都打出血了,这得花多少钱来医啊!”

  “放肆!”斯寰平的侍卫立刻一窝蜂冲上前,抽刀拔剑,将夫妇俩团团围住,“你们知道这是何人吗?如此胆大妄为,信不信马上拆了你们这房子!”

  老板夫妇被这阵仗惊懵了,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呆若木鸡。

  张紫晗先是一阵沉默,接着发出一阵爆笑。

  她也不知是怎么了,居然觉得这么好笑,虽然被淋湿了,但目睹如此人间喜剧,实在忍俊不禁。

  她抬起头,发现斯寰平站在不远处,估计是来看她的笑话吧。

  然而,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了与以往看她时不一样的东西,连她也说不清那是什么……

  驿馆里,张紫晗换了干净衣衫,镜子中的自己仍然在笑。

  对,她的确多管闲事,活该挨了这顿教训。可是,她并不后悔,因为她枯燥的人生之中,难得有这番乐趣。

  “还在笑啊?”斯寰平步入房,对着她一阵端详,“分明吃了亏,还这么高兴。”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张紫晗道,“那老板跟他老婆也算是般配了。”

  “早叫你不要管他们,”斯寰平道,“现在倒好,反让自己吃了亏。”

  “虽然没听殿下的提点,但若再给臣妾一次机会,臣妾还是会去的。”张紫晗却道。

  “哦?”斯寰平道,“为何?”

  “去不去是臣妾的良心所在。领不领这个情,却是他人的自由。”张紫晗道。“这其实没有关系。”

  “这想法倒也新鲜,”斯寰平依旧打量着她,“倒是想起你说的那个吃鱼头的故事,天下的夫妻大概没几对能那般恩爱,果然传说只是传说。”

  “那老板夫妻俩虽然不如故事中的恩爱,但也足以让人羡慕了。”张紫晗却不赞同。

  “什么?”斯寰平大为不解,“天天毒打也羡慕?”

  “至少,妻子还记得维护丈夫,”她笑着说,“丈夫虽然脾气暴躁,但听侍卫们讲,后来在衙门里也是痛哭流涕,悔不当初。若他真能改过,从此夫妻同心度过难关,也算不错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