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自然、自然是……”她得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阻止想要逃开的冲动,“殿下稍等……臣妾命人、命人准备被缛……”话落,她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话说得结结巴巴的,不就摆明了要让他笑话吗?

  “看把你吓的,逗你的!”斯寰平轻叹了一口气,“知道你还没准备好,况且我也不习惯与人同眠。”

  闻言,张紫晗在心里重重呼了一口气,他真把她吓得魂都飞了……等等,他方才说不习惯与人同眠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未与徐良娣同床?不过按例,良娣一般不能在太子榻间留宿,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古怪的反而是她自己,为何要就此多想?

  她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他身上那像青草一般的气息、男子独有的味道,不知怎地变得越发浓烈,实在让她脸红心跳,她甚至不敢再看向他的眼睛。

  斯寰平凝视着她,眸色越发深沉,最后只丢下一句早点歇息,便转身离去。

  待他离开后,张紫晗顿时双腿一软,好不容易才硬撑着坐到床边,可快速跳动的心却迟迟静不下来,她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夜,无法安眠。

  容州,自古以来便是鱼米之乡,张紫晗很小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长大后仍不时会忆起那年的天光水色,桃李芬菲。

  她和弟弟都很喜欢容州这个地方,所以一得知弟弟担任容州知府,全家都极为高兴。

  没料到这一次踏上容州的地界,她的心却如此沉重。

  此刻洪水已然退去,正值风光明媚的春日时节,运河中倒影清澈,远岸不知栽的梨花还是杏花,粉白的一片又一片,映得山青水靛,引来布谷声声,然而一处又一处的村落被洪水覆灭,美景之下,满是苍凉白骨,如此讽刺的画面,她想自己此生必难忘。

  张紫晗站在船舷,虽然天顶正值一轮艳日,她却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殿下,前面便是鲁家村了,”侍卫向斯寰平禀报导:“殿下是否靠岸休息片刻?”

  “听闻鲁家村的豆腐甚是出名,”斯寰平道:“不如我们微服私游一番,在村中用午膳,可好?”

  “是。”侍卫立刻答道。

  “没问你们,我在问太子妃呢!”斯寰平看向正遥望远方发呆的张紫晗,“在村中用午膳,妹妹会不习惯吗?”

  张紫晗这才回过神来,“殿下是在问臣妾吗?臣妾哪里会不习惯,臣妾儿时曾来过此地,很喜欢吃这里的豆腐花和豆腐鱼。”

  “豆浆也甚好。”斯寰平笑道。

  于是一行人换了寻常衣服,将大船靠了岸,沿着堤上林荫小道,一路进了村子。洪水刚退,村民们也打不起精神做生意,好半天才看到一间食铺,坐着三两旅客,萧条的光景与当年的繁华着实是天壤之别。

  张紫晗随着斯寰平坐到桌边,斯寰平吩咐小二先上了几大碗豆腐花,又点了一锅豆腐鱼。

  按礼制,应该妃妾伺候太子进膳,此刻虽在宫外,但规矩不能改,于是张紫晗先动筷子,她夹起鱼头,放进他的碗中。

  “我不爱吃鱼头。”斯寰平道。

  “为了臣妾,殿下就先尝一口吧,”张紫晗轻笑道:“鱼头是一家之主吃的。”

  “哦?还有这样的说法?”他也忍不住笑了,“我倒不曾听闻。”

  “殿下可听过一个关于鱼头的民间故事?”她问。

  “说来听听。”斯寰平道。

  “从前有一对夫妻,因为穷苦,只能捕鱼而食。每一次丈夫都率先把鱼头夹入自己的碗中,妻子问他何故,他说,鱼头是一家之主吃的,妻子也不疑有他。等过了许多年,丈夫因病亡故,妻子每次吃鱼时,便会想起丈夫,某一天她猛然醒悟,丈夫之所以每次都抢着吃鱼头,其实是为了把更多鱼肉留给她吃。”张紫晗道。

  “真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斯寰平听得入神,良久方道:“不过话说回来,鱼头是一家之主吃的这个说法,明显是骗人的,妹妹怎么还把鱼头给我?”

  “臣妾希望殿下多吃些鱼头,把鱼肉留给臣妾。”她调皮地笑道。

  或许是因为出了宫的缘故,她的性子也放开了些,彷佛回到以前未出阁时的无拘无束。

  “应该是妹妹吃鱼头,把鱼肉留给我才对,”斯寰平不客气的调侃回去,“以示夫妻深情。”

  “臣妾还是希望殿下能多疼爱臣妾,就算只是做做样子,臣妾也高兴。”

  虽然这桩婚姻有名无实,可她其实跟天下所有女子一般,渴望着夫君的宠爱,哪怕只是海市蜃楼,过眼烟云。

  想到这儿,她不自觉转头看向斯寰平,就见他正认真的望着她,彷佛明白了她的心意,眼中似乎还泛起怜爱之情,虽然她与他并不熟悉,但有时他似是真能懂她所想,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妄想太多,他毕竟在宫中长大又太过聪明,他的本意究竟如何,绝非轻易可以知晓。

  “好,我既是一家之主,这鱼头就归我。”斯寰平朗笑道,接着夹起鱼眼睛,放入口中。

  这样好的天气,坐在炊烟袅袅的食铺里,看着蓝天流云,吃着河鲜美味,张紫晗觉得,这样度过一世,也很不错。哪怕身边的丈夫有名无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