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天上的事,也算应景了。”沛皇很是满意。

  她这才吁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下来,恭敬的退回自己的位子,却见斯寰平斟起一杯甜酒,递到她面前。

  “妹妹唱得渴了吧?润润嗓子。”他道。

  张紫晗接过酒杯,总觉得他似是有话要说,但她心中却莫名地害怕,下意识回避他的目光。

  这一次,他并没有由着她,他缓缓凑近了,在她耳边轻声道:“那日在湖边唱曲儿的,其实就是你吧?”

  她错愕的猛地望向他,但仍自我安慰着,这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被他知道了也无妨,幸好那日她没有谎称是徐良娣唱的,可是被他这么瞧着,她好不容易放松一些的心又悄悄悬了起来,因为她发现,他望着她的目光,好似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东西,可她还无暇深究那究竟是什么……

  张紫晗没料到斯寰平居然会在夜半三更之时来到她的房里。

  这时的她已换上白色寝衣,如瀑般的黑亮长发自然垂落在肩后,粉黛不施,从小到大,除了乳娘与贴身丫鬟,没人见过她这般模样,何况是一个男子,这一刻,她满面惊羞,忘了他是她的丈夫。

  “殿下……”她连忙抓起一件外衣,将身子裹了起来,嗫嚅道:“这么晚了……可是出了大事?”

  斯寰平深深望着她,忽然笑了。“妹妹,你该不会忘记自己已经是太子妃了吧?丈夫深夜来到妻子的房中,有什么奇怪吗?”

  “殿下不是应该在徐良娣那儿吗?”她怔怔地问。

  “为什么每次我来,你都要提起徐良娣?”他更觉得好笑了,“徐良娣在我面前,可从来不提你。”

  对啊,她是傻瓜吧,老是提醒丈夫另一个女子的存在,可是面对他时,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提别的女人,又能说些什么?

  “所以,那天在湖畔唱曲的,是你吗?”斯寰平冷不防地问道。

  张紫晗又是一愣,也没细想,便点了点头,“是……是臣妾。”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他恶作剧般的继续追问。

  “因为……”她一时间找不到理由,平素聪明的脑子彷佛不能使了。

  见她支支吾吾个老半天,斯寰平索性帮她回答,“因为你想让我误以为是徐良娣唱的,以便让她得到我的垂青,对吗?”

  他既然猜着了,她也无话可说。

  “为什么?别的妻子都防着丈夫娶妾,你倒好,尽把女人往我怀里塞。”他蹙眉而笑,“你就这么讨厌我,巴不得打发我走?”

  “臣妾只是想……想当一个称职的太子妃。”无言以对的时候,她只能说实话。的确,凤仪天下,是她的理想。

  “明白了,”他敛去笑容,点了点头,“世上的夫妻本就有千万种,你若立志要当个贤妃,别人也说不得什么。”

  看着他倏地变得阴沉的表情,张紫晗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为什么要生气,难道她做得不对吗?徐良娣肖似他心爱之人,她大费周章让他故梦重温,怎么反倒惹得他不高兴了?

  只能说他有一颗难以揣度的心,而她也还不够机灵,更对他不甚了解,始终无法捉摸他的想法。

  不知为何,打从她知道那幅《天宫神女图》的仿作是出自他之手,就对他有了不一般的感觉,从前面对他时可以泰然自若,现在却总是忐忑,她很想厘清这样的转变究竟所为何来,却一直无法参透。

  好似不想与她再在这个话题上兜转,他话锋一转又问:“对了,你的曲子唱得不错,特意去学过吗?”

  “从前……跟一个师傅学过,学着玩的。”她抿了抿唇,搪塞道。

  若他知晓她当初努力学曲是为了斯宁宇,他会不会更加不悦?从前她是可以坦言告诉他真相,可是现在,她莫名有些害怕。

  “听闻很多女子去学曲,都是为了太子妃之位,”斯寰平睨着她道:“妹妹不会也这般吧?”

  “学了曲,也得入得了殿下的耳才行,否则唱得难听,倒教殿下嫌弃,不如不学。”张紫晗清了清嗓子道:“臣妾自认有这个天赋,全当兴趣而已,若对了殿下的喜好,是臣妾的福气,若不是,臣妾也不觉得如何,殿下爱信不信吧。”

  这下子换他微微怔愣住了,他没料到她竟是这般无所谓,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真心赞道:“妹妹唱得极好,别有一番韵味,甚为清新。”

  所以,是她唱得好,还是故去的娉婷唱得好?只是这个问题,她是打死也不敢问的。

  “容州忽然发了百年难遇的洪水,”斯寰平又转了一个话题,“父皇差我前去视察,估计得去半个多月。”

  张紫晗一惊,“容州?”

  她弟弟张明宣任容州知府已经半年有余,这样的天灾,也不知道他能否应对,真教她有些担心。

  “东宫的事,你就暂且交给徐良娣打理吧。”他又道。

  “什么?”她错愕瞠目,“可是臣妾哪里做得不好?”

  他偏宠徐良娣也就罢了,东宫的事务向来是太子妃的权责,哪里轮得到一个良娣插手?

  “过两天你要陪我去容州,还有办法管理东宫吗?”斯寰平调笑道。

  他的回答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张紫晗更觉不可思议了,“怎么……殿下要臣妾一同前去?难道殿下不希望徐良娣陪伴吗?”

  “你看你,才刚说过呢,又把我往别的女人身上推,”他不禁失笑,“妹妹,所谓的贤德并不是这样的。”

  她不明白他到底是何意图,但若不顺从,他又会不高兴了吧?于是她垂下眼眸,幽幽的道:“臣妾遵命,臣妾明日便打点行装。”

  “好了,正事都说完了,咱们就寝吧。”斯寰平打了个呵欠,慵懒的笑道。

  张紫晗瞬间瞪大眼睛抬头瞅着他,呼吸变得急促,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刚刚说什么?就寝?

  今晚……他要、要……睡在这儿“咱们是夫妻,怎么,我不能睡在这儿?”她越是紧张,他就越想逗逗她,他故意上前两步,与她离得好近,还抬手轻轻撩了撩她额前的发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