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一幅啊……”他的目光有些幽远。“那一幅有什么好的,另挑一幅是正经。”

  “臣妾倒觉得,此图虽是仿作,卷中神女却情态各异,衣袂当风之姿深得吴道子的神韵,当世之中,恐怕再无人能仿拟此作,堪称绝唱了。所以,臣妾着实想要这一幅。”

  “你说真的?”他挑眉瞅着她。“那一幅……真有这么好?”

  “臣妾虽不擅画艺,但赏鉴的眼力还是有几分的,那的确是一幅难得的佳作,束之高阁也是可惜了,不如就赐予臣妾学习吧。”

  她真的没有说谎,她当真认为那是一幅好画,也想趁此机会将那幅画拿回来身边收着,以免有朝一日被第四个人知晓其中的秘密,那他们三人可就犯了欺君大罪了。

  “那……好吧,”斯寰平的神情有些复杂,“我去求父皇便是。”

  当初他为何会愿意帮助他们呢?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吗?瞧他这模样,应该还不知道她已知晓这幅画出自他之手吧?

  无论如何,对他,她心下的感激之情,又添了一分。

  “皇帝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一时间,宫人宣传道。

  举目四望,各宫的太妃、嫔妃、公主已经齐列在座,就连姜良娣也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站在斯寰平的身后,顿时间乐鼓丝竹声喜气洋洋的吹奏起来。

  张紫晗退到自己的几案前,与众人一同举起酒杯,向沛皇道了贺寿的祝辞,亦将备好的礼物放入托盘中,由宫人逐一献上。

  “怎么不见长祁王?”沛后忽然蹙眉道:“筵宴都开始了,单等他一个人吗?”

  “宇儿不来了,”沛皇却道:“他母亲身体不适,朕已经准了他在家好好侍奉,今日不必过来了。”

  “什么?”沛后大怒,“陛下的生辰是如此大事,他身为亲子,居然不现身?真是好大的胆子!”

  “生辰每年都过,也没什么要紧的,”沛皇依然笑道:“又不是朕明年过不了了。”

  “皇上龙体康健,自然福寿齐天。”沛后气闷的道:“只是皇上这么做,也太惯着他们母子了……”

  阮贵妃这些年来长居宫外,但当年可是被沛后排挤出去的,听闻沛皇虽表面上忌惮沛后,私底下却时常悄悄去静和山庄探望阮贵妃,也不知沛后是否知晓此事?看这妒嫉的模样,大概是知道的。

  张紫晗只觉得宫中诸事复杂,她不想参与过甚,一边扮聪明一边装傻,也就是了。

  “二弟来不了,礼物到了便可,”斯寰平上前缓颊道:“听闻二弟亲自作赋一首,献予父皇,可教儿臣惭愧呢。”

  “平儿,你也不俗啊,”沛皇笑道:“你画的那幅《青山松柏图》,刚劲有力,朕甚是喜欢。”

  “只盼父皇如松柏一般延年益寿。”斯寰平道。

  父子俩这一对一答,倒默默化解了方才的紧张气氛,沛后也不便再就此纠缠。

  张紫晗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发现其实斯寰平挺疼爱这个弟弟的,而沛皇也很是偏袒斯宁宇。

  “启禀皇上,”忽然,徐良娣开口道:“臣妾绣了一幅绣屏,想献给皇上。”

  众人不由得一怔,没料到徐良娣如此逾礼。本来应该由身为太子妃的张紫晗率先贺寿,哪里轮得到一个良娣插话呢?都说斯寰平宠爱徐良娣,大概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大胆吧。

  张紫晗倒不觉得怎么样,只回头看了姜良娣一眼。她有着正妻之位不必担心,可与徐良娣同时入宫的姜良娣单受冷落,着实可怜,若因此心存怨恨,东宫难免会生事……“哦?”沛皇有些意外的看着徐良娣,“你也绣了绣屏?朕记得,礼单上写着,太子妃的贺礼也是一幅绣屏吧?”

  皇上不提,张紫晗倒还真忘了,礼物的确是撞上了,不过她不卑不亢的回道:“启禀父皇,都怪嫔妾们所学甚少,不外乎这些女红之物,贺礼重复,也是难免。”

  “也是朕不好,今年突发奇想要你们亲手做礼物。”沛皇笑道:“也难为你们了。”

  “儿臣的女红手艺不及徐良娣,本也不该拿出来献丑,”张紫晗脑中已经千回百转,迫切地想出一个急救之法,“不如,儿臣再另补给父皇一件贺礼吧。”

  闻言,斯寰平马上转过头看向她,这还是他第一次这般饶富兴味地打量着她,等着看她要如何化解这难堪的局面。

  见他也不帮忙说几句好话,张紫晗忽然有些怨恨他,身为男人,这个时候不助妻妾一把,怎么像是在等着看演好戏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也从没指望过能依靠他,哪怕此刻她是独木难撑,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其实话一说出口,她也觉得好笑,局面是徐良娣闹僵的,别人也只会说徐良娣没规矩,关她什么事,用得着她强出头吗,她这是在犯什么傻?可是既然她立志要成为东宫的女主人,要成为凤仪天下的人物,那就必须让世人见识到她如牡丹一般的雍容。

  没有爱情,无所谓夫君,至少要讨个好名声。

  “儿臣从前在家中曾学过一些曲子,”张紫晗沉稳的道:“今日便为父皇唱一段祝寿吧。”

  “好啊!”沛皇抚掌道:“算来你也是从小出入宫廷,可朕倒从来没听过你唱过曲儿,今天父皇有耳福了。说说,你打算唱什么呢?”

  “儿臣便唱一曲《赏花时》吧。”张紫晗温婉笑道,但老实说,也没那个闲功夫让她细想,情急之下想到的也只有这一首,“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恁看那风起玉尘砂,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

  虽说曲意与今日寿宴气氛不甚相符,但这算是她唱得最不错的一首,她自知唱功不如宫中伶人,但难得的是,一曲一词,有着她自己的体会,曲调悠扬处带入心境,自是别人不可比拟,只不过她无法预测其他人是否会喜欢。

  一曲终了,四下静悄无声,彷佛都没料到她会唱得这般好,但得不到沛皇的首肯,众人也不敢表态。

  张紫晗感到有两道炯炯的目光向自己袭来,她微微侧眸,竟看到斯寰平正凝视着她。

  他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表情三分震惊又带着三分迷惑,随后,又是三分了然,最后,他笑了,那笑容神秘莫测,让她心底有些发冷。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不错,真不错!”沛皇满意的点头赞道:“紫晗丫头,唱得极妙!就不知这是哪里的选段,唱的是什么意境?”

  “儿臣也不太明白,只知道唱的是天上的事儿。”张紫晗垂眸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