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来,我也是有私心的,”斯宁宇道:“咱们自幼相识,紫晗妹妹若因此榜得到一段美好姻缘,我也算尽了咱们的青梅竹马之谊。如今妹妹成为太子妃,我心甚慰。”

  呵,他倒是挺念旧情的,可惜,此情非关风月,最多也是兄妹之谊罢了。

  “对了,皇后娘娘命我替王爷准备礼物,”她垂眸,轻声道:“也不知王爷喜欢什么,宫里有的,王爷的庄里估计也不缺。”

  “若有当初雅国的贡品,不拘什么,给我一些便是。”他想也不想便答道。

  哦,对了,他的妻子是雅国人,想必雅国的贡品能解他爱妻的思乡之苦吧?

  “好。”张紫晗一边点头,心里却不禁泛起酸涩。

  “说到礼物,倒是想起今年预备给父皇的寿礼,”斯宁宇又道:“方才我已经见过父皇了,他说奇珍异宝都俗气了,若是我们这些为人子女的,一人能拣一件擅长之事制成礼物给他,他会再高兴不过。”

  “哦?”张紫晗蹙眉,思忖一二,方道:“这倒也不难,王爷最擅长丹青,到时候画一幅祝寿图给皇上,最好不过。”这样一说,倒又勾起童年的往事来,她胸中又似凝了气一般,闷闷的。

  “不,皇兄最擅长丹青,我可不能抢了皇兄的光彩,”他爽朗笑道:“我还是作赋一首,更为妥当。”

  “太子殿下擅长丹青吗?倒没见他动过笔。”看来她这个太子妃也没多称职,连太子擅长什么她都不知晓,不过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在乎。

  “怎么没见过,咱们小时候不都见过?”

  “什么时候?”她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难不成你忘了?”斯宁宇忽然凑上前,压低声音道:“那幅《天宫神女图》,其实就是皇兄画的。”

  “什么”张紫晗惊愕的瞠大双眼。“那幅画……那不是王爷你……”

  “那图上有八十一位神女呢,短短两天时间,我双手画废了估计都画不出来!那段时日,皇兄一直在临摹那幅图,前前后后花了两、三个月的功夫,我瞧着竟也有七、八分肖似,所以就向他要了来,补你捅的娄子。”

  张紫晗脸色倏地刷白,贝齿紧紧咬住下唇,整个人顿时失了神。那幅画居然出自斯寰平之手?

  这怎么可能?老天爷这是在同她开玩笑吗?

  “皇嫂,你怎么了?”斯宁宇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关切的问道:“你不会是怕那件事露了馅吧?

  放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父皇想必早就忘了有这么一幅画,如今画卷藏在宫阁中,估计都没人看一眼,更不会有其他人发现真相。”

  为什么她不能也是那个不知道真相的人?她因为一幅画,多年来深爱着一个男子,可是到头来却告诉她,那幅画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画的她真该想清楚,到底是喜欢斯宁宇这个人,还是感动于当初他助她的善良,可无论答案是什么,都晚了,他已经在她心上住了这么多年,岂是说赶就能赶走的?况且至少有一点她没有弄错,到底是他帮助了她。

  沛皇生辰这日,照例在宣德殿设宴。

  这些日子,张紫晗一直避开斯寰平,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本来,他只是一个与她无关的陌生人,没料到他居然也算得上是她的恩人,她真拿不定主意,该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他。

  但今天,无论如何是躲不过了,所以当他带着徐良娣款款迈入殿堂之时,她只能面带微笑的迎上前。

  “妹妹来得这样早。”斯寰平也对着她笑道:“本还想着与你一同前来,却听宫人说你已经先行一步。”

  “母后吩咐我布置殿堂,我得早一些前来,看看宴席上可缺少了什么。”没来由的,张紫晗觉得心弦绷得死紧,好似快要透不过气来。

  面对他,果然与从前不同了,她好像再不能安然自若,总是忐忑无措。

  “今年父皇并没有邀请外臣,只说家里人一块儿聚聚。”斯寰平四下看了看。“怎么,二弟还没有到吗?”

  “王爷说是一会儿就到了,”张紫晗顺口答道:“也不知长祁王妃会不会来……”

  斯寰平意味深长的斜睨了她一眼,突然道:“对了,妹妹应该见过长祁王妃吧?她便是从前雅国的公主,只不过雅国亡了,阮贵妃让她托称是富贾之女,与二弟成了亲。”

  “哪里没见过呢,”她轻声回道:“记得太子殿下与这位公主还曾有过一段交往,亏得她嫁给了长祁王爷,否则,今日这太子妃之位,不定是她的。”

  曾经,她以为自己会非常妒嫉那个女子,想不到今天这般如话家常,道出往事,心中倒也不觉得多么痛楚。

  看来,时间的确能抚平创伤,她对逝去的感情已经没有强烈的执着了,又或许,她心中另有更加困扰的事情,使得她无暇再去妒嫉。

  “原来如此啊……”斯寰平突兀的感慨一声,却又不说明缘由,好似故意在吊什么人的胃口。

  张紫晗听了着实觉得奇怪,很自然的反问:“什么?”

  “一直听闻妹妹心中另有所爱,我自然能猜到是谁。”他刻意放低声音说话,轻浅的笑容里好似暗藏玄机。

  “殿下以为是何人呢?”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却猛地一突,他该不会知道什么了吧?不过这也不稀奇,她心底的秘密从未刻意隐藏,他身为太子自然神通广大,什么消息打听不出来。

  “妹妹从小到大所认识的男子之中,唯有一人能与我相比,”斯寰平目光灼灼的瞅着她。“除了他,还会有谁?”

  看来,他真的猜到了……她不想置长祁王于险境,此事若被心怀不轨的人听了去,宫中定会传得沸沸扬扬,于她、于他,名声都不会好,所以她势必要否认到底。

  张紫晗嗓音有些颤抖的回道:“殿下说笑了,天下哪里能有人敢与太子相比,就算臣妾有过心仪之人,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人罢了。”接着她清清喉咙,话锋一转,“对了,有件事臣妾还得感谢太子殿下,亏得殿下吩咐了藏画阁中的宫人,臣妾已经借阅了好多幅画卷,受益匪浅。”

  “那是我答应过你的,算不得什么。”斯寰平倒也没为难她,顺着她的话道:“怎么,你最喜欢哪一幅?若真有看中的,我便替你向父皇求来,再不必还回去了。”

  “臣妾喜欢《天宫神女图》。”她抿了抿唇,壮着胆子答道。

  斯寰平颇为意外,为了确定没有听错,他又问了一次,“哪一幅?”

  “《天宫神女图》。”这一次张紫晗回得极为笃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