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身为太子,纳了妾室,说两句体恤太子妃的话,也算得体。张紫晗轻笑道:“这是臣妾分内之事。可巧了,徐良娣刚好就在这儿,殿下便见上一见吧。”

  依计划,徐良娣一直垂首站在一边,先不让太子看到她的脸,直到此刻方轻移莲足,稍稍抬起头来。

  “臣妾给殿下请安。”徐良娣轻声道。

  张紫晗含笑悄悄退开,目光却仍锁在两人身上。世上最有趣的,莫过于眼前的这一幕吧?

  在太子看清徐良娣容颜的那一刻,错愕、凝滞、惊诧……一切一切的词语,都无法形容他如同风云变色般的表情,她本以为他的脸是木刻的,原来,倒也有这万般滋味,千种跌宕。

  她倒是,更喜欢此刻真实的他。

  “你……姓徐?叫什么名字?”

  张紫晗听到,他的声音都沙哑了。

  “臣妾闺名小意。”徐良娣惶恐地答道。

  斯寰平忽然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她,生怕她跌倒一般,万般怜爱之情,在举手投足的一瞬间,全然流溢出来。

  张紫晗心尖忽然一颤,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不是妒嫉,毕竟她并没有爱上斯寰平,可心中为何有这般感受?大概,是感动了。

  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男女之情,便是这般吧,明明两人只是站着不说话,更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四周的气氛却已似一池春水,涟漪波荡。

  什么时候,能有一个男子如此为她呢?

  她不嫉妒,只是有些羡慕而已。

  不出所料,当晚,斯寰平便传了徐良娣侍寝。

  张紫晗告诉自己,这是很寻常的事,也很应该,但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涌起一丝落寞,这种感觉就像过年的时候,别人都和家人团圆,只剩自己落了单那样。

  她这也才发现,她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度量,或许,她本就是一个小气的女子,实在缺少凤仪天下的风范,不过,她还是得忍耐这漫漫长夜,直到白昼,若无其事的露出和蔼笑容。

  不过她也感到庆幸,她并不爱斯寰平,否则会更加痛苦吧?纵是这般,她都已有些难过了……她真的能这深宫之中安之若素地过完一辈子吗?戏刚开场,她就感觉有点唱不下去。

  “太子殿下驾到——”忽然,宫人来报。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正和徐良娣浓情密意吗?为何要到她这里来?

  张紫晗难掩错愕,急忙起身,幸好她还未洗漱更衣,这一身宫装打扮,还算得体,看见他款款而至,她忍不住开口问道:“殿下,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妹妹吗?”斯寰平依旧微笑,彷佛前来探望她是家常便饭,然而,这还是两人大婚之后,他第一次来到她的房中。

  她抬头望着他,烛光照映着他温和的笑颜,皮肤更显光洁明亮,由于近在咫尺,她还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像是春野里青草的味道。他着实是一个玉一般的美男子,这样的夜晚,与他独处,任何女子都会脸红心跳吧?

  可惜,她心如止水。

  “听闻殿下召了徐良娣侍寝,”张紫晗淡淡的道:“怎么却有空到臣妾这里来?”

  “徐良娣忽感风寒,我叫她早些歇息。”斯寰平道:“妹妹这语气,倒像不欢迎我似的。”

  “怎么会呢,殿下到臣妾这里来,是臣妾之幸。”张紫晗连忙掩饰道:“只不过徐良娣可惜了,这病来得突然,她心里一定不好受吧?”她不禁感到疑惑,早上人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染了风寒,真有这么巧?

  “风寒之症只是小病,静养两天便没事了。”他突然话锋一转,“本以为妹妹会不高兴呢。”

  “臣妾……怎么会不高兴?”她不由得一怔。

  “你是东宫正妃,大婚半个多月,我不曾踏足这里,却召了别的女子侍寝,”斯寰平静静的瞧着她。“换了谁,都会不高兴吧?”

  他这话说得如此直接,倒教她有些意外,敢情他是想趁着深夜与她推心置腹好好谈谈吗?毕竟做了夫妻,有些事情先说清楚没什么不好,但他那张阴晴不定的脸,让她不敢与他交心。

  “身为东宫正妃,臣妾明白该尽的本分。”张紫晗有礼却疏离的答道:“个人的喜怒微不足道,东宫的祥和才是正经。”

  他没有回应,依旧直勾勾凝视着她的双眸,彷佛要将她看透似的。

  她自问道行不如他高深,但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完全掌控,于是她轻轻勾起浅笑,星目明媚,与他对视。

  两人就这么沉默对峙着,忽然,斯寰平侧过脸去,看着几案上摆放的纸砚,以及刚调和的丹青与朱砂,终于开口了,“妹妹在作画?”

  “闲来无事,随兴画几笔。”张紫晗回道:“本也没什么天分,只会照着古画临摹而已,可惜近来却找不着什么好看的范本。”

  “留着些兴趣爱好,打发晨光总是好的。宫中女子最常说的就是无聊,希望妹妹未来的日子,不会太无聊。”

  无聊吗?是寂寞吧。不过就算在宫外,嫁作人妇的女子,也大多没什么新鲜活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