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对了,就是她,就是那个人!怪不得皇后说为她找来了一个帮手,原来如此,但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帮手吗?说是威胁还比较贴切吧?

  然而此时此刻,她不得不镇定自若,满脸感激的接受皇后的一切安排。

  宫中安排的任何事,都是为了太子好、为了皇家好,从来不是为了她好。记住这一点,便是了。

  那个叫做娉婷的女子,张紫晗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她是宫里最要紧的伶人,每逢节庆,宫里的戏台上,唱主角的一定是她。

  她最出色的表演,莫过于《牡丹亭》里的杜丽娘。至今,她那水袖轻甩、凌波微步的绝丽模样,仍是太监宫女们闲话当年的谈资,当然,大家会记得她,也是因为她与太子的一段情事。

  那时候,年少的太子痴恋于她,彷佛豁出命似的,执意要立她为妃,若不是她薄命早亡,说不定如今东宫的女主人会是她。

  娉婷这个名字,是深宫里人尽皆知却不能言的秘密,更是太子不愿提及的伤,而如今,一个酷似娉婷的女子,就站在张紫晗面前。

  清晨露重,张紫晗却一大早把徐良娣唤到这片桃花林中,因为她知道,太子每天都会路过这里,今日她就是要替他们制造巧遇的机会。

  拱手把夫君让给别的女子,真是再傻不过了,但她自问并不算是太子的妻子,她不过是帮忙安排一出别人关心的好戏,她亦只是看戏之人的其中之一而已,她并无妒嫉也无伤心,只觉得好玩。

  “太子妃,臣妾有些紧张。”徐良娣轻拉衣衫,瑟缩地道。

  “以后叫我姊姊便可,”张紫晗笑着安抚道:“紧张什么?太子为人随和,又不是老虎,你见了他,只会欢喜。”

  “臣妾出身卑微,”徐良娣细声道:“从小都没离开过家乡,忽然来到这偌大的宫中,很多规矩都还没学会……”

  姜良娣好歹是个知府千金,徐良娣只不过是个县丞之女,若非她长得酷似娉婷,大概也不会得皇后青睐,入选东宫,皇后说了,她身上那股子可怜劲儿,也像极了娉婷。

  张紫晗真的很想知道,一个男子真会因为一个女子肖似旧情人,而产生同样的情愫吗?

  “师傅教你的曲子,可学会了?”张紫晗问道。

  “那曲子好难,词也难记……”徐良娣皱着眉头,为难的道:“臣妾习了几日,也只会唱个一、两句而已,况且,臣妾的嗓子也不好。”

  那是自然,《牡丹亭》岂是这么容易唱的?想当初,为了他,她可是研习了好久,才学得一些皮毛而已。

  “你不必担心,一会儿等太子快到了,我先在这儿替你唱几句,将他引过来,”张紫晗轻笑道:“其实,关键还是你这个人,而不是曲子。”

  “姊姊您也会此曲?”徐良娣好奇问道。

  “从前学过一阵子。”张紫晗浅笑。

  “姊姊也是为了太子殿下学的吗?太子殿下这么爱听这曲子啊?”

  呵,不,她不是为了太子。她学习《牡丹亭》,只是想借机接近另一个人而已……不过,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自那人成婚后,有关他的一切,都已成了前世的记忆。

  “启禀太子妃,”一时宫人来报,打断了她的思绪。“太子殿下已经往这边来了。”

  是了,她依稀能看到他与三五随从就在桃林的那一端,越走越近了,于是她想也没想,随口唱了起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她没有多去注意自己唱得如何,唱词对上了没有,只是凭着印象,轻哼浅吟而已。

  桃林依湖而生,此刻湖上烟水茫茫,而桃叶凝露重重,四下里一片氤氲雾色,算不得良辰美景,却亦有一番情致。

  听闻,从前娉婷常在此处习曲,太子也会陪伴着她。虽然娉婷去世这么久,但每日间,他仍不忘经过此处,她知道,这是他纪念过去的一种方式。

  此刻,他应该听到她的歌声了,因为他猛然停下了脚步。虽然,桃林挡在他们之间,隔着不算近的距离,但就算如此,她也能隐约感觉到他的震惊。

  张紫晗的歌声一顿,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斯寰平又开始挪动脚步,却听得出步伐显得碎乱,完全失去了日常的沉稳,黑色大氅像阵风一般,旋即来到她面前。

  “是你?”当他看清了张紫晗,眼中透着再明显不过的失落。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他并非那么高高在上,终于摘下了面具,变回一个有情绪的普通人。

  “殿下。”张紫晗施礼道。

  “一大早的,妹妹你为何在此?”斯寰平凝眸。“方才……是何人在唱曲?”

  “紫晗正与徐良娣在此采撷晨露,”她答道,“正是呢,方才也听到了歌声,也不知是谁人在唱,好听得很。”

  本来,她打算说是徐良娣所唱,但若事情穿了帮,倒圆不了谎,不如就装傻吧。

  “徐良娣?”斯寰平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女子。“哦,对了,母后与我提过,说是近日已有两名良娣进宫,可是我忙于政事,一直不曾召见她俩,倒劳烦妹妹操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