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如今,张紫晗已是人人羡慕的太子妃,然而在她自己看来,她依旧是张紫晗。

  除了她的住所从丞相府迁入了宫中,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她依旧锦衣玉食,依旧是自己一个人。

  斯寰平待她礼遇有加,却未行夫妻之礼,大半时候他都忙着处理前朝政务,甚少看她一眼。

  不过她也乐于这样,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太子妃,轻松自在地过她的日子。只是,她不再像从前那般爱笑了,蔷薇一般的容颜彷佛失去了水的滋养,沦为褪色的花瓣,不复往昔的甜美。

  她知道,身在宫闱,就算想轻松自在,也未必能如愿,麻烦总是接踵而至,避之不及。

  果不其然,大婚至今才过去半个月,平常都是张紫晗晨昏定省的向皇后请安,今日对方却忽然亲自前来,必有大事。

  “给母后请安。”张紫晗笑盈盈地迎上前去,屈身施礼道:“儿臣还想着一会儿要到母后宫里去呢,不料母后竟移驾前来,可吓了儿臣一跳。”

  “看把你给紧张的,”沛后定晴瞧了瞧她,跟着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路过,顺道来看看你。”

  话虽如此,可张紫晗却知道,对方的来意绝非这么简单。

  宫人奉了茶,伺候沛后在殿中坐下,两人闲话了好半晌的家常,沛后才清了清嗓子,转入正题,“紫晗,算来你入住东宫已经大半月了,寰平那孩子待你可好?”

  张紫晗一听就知道避不了,想来沛后应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吧,今日才会特地走一遭想问个清楚。

  “太子殿下为人谦和,一向对儿臣很好。”张紫晗有礼的微笑回道。

  “新婚燕尔,却以谦和两字来形容,未免太不亲热了,”沛后淡笑道:“寰平那孩子,本宫是了解的,就像块玉一般,搁在那里冷冰冰的,需要有人去焐着才会热。”

  这话张紫晗听得明白,却没有太大的反应。皇后的言下之意就是要她主动亲近太子,可是她的心也似玉一般冰冷,实在没有闲情逸致去温暖别人。

  “紫晗,你可知道为妃者最重要的是什么?”沛后忽然问道。

  “贤德?”她敷衍的答道。毕竟君王的宠幸,不是想得就能得到的,还不如求个贤德的浮华虚名。

  “那些都是虚名。”沛后却直言道:“你是本宫倚重的人,本宫才对你说实话。在这宫里,一切都是虚的,唯有生个自己的孩子,才是真的。”

  张紫晗不由得错愕的抬起眼眸,没料到皇后竟对她如此坦诚。

  “你看,皇上身边的嫔妃也不少,本宫能有今日,除却娘家的助力,也亏得打小收养了寰平这个孩子,并扶持他登上太子之位。本宫这一生本无生养,若没这个孩子,后位指不定早就被废了。”

  张紫晗亦知晓太子的身世,太子的生母出身卑微又亡故得早,沛后一直无所出,便认了斯寰平为嗣,之后子凭母贵,得封太子。

  “紫晗,你还年轻,”沛后继续道:“趁着这两年,快些生个男孩,将来不论宫中如何变故,你的地位都会牢固的。”

  张紫晗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这并非儿臣能够作主的,一切但听天意吧。”呵,说得容易,她与太子空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哪里能有孩子?就算将来两人终能亲近,孩子也不是想有就能有,否则皇上后宫的那些女人,又何必争得你死我活。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沛后若有深意的笑道:“若你担心自己势穷力孤,本宫可以帮你找个帮手。”

  “帮手?”张紫晗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有些诧异的反问。这种事……打哪儿找帮手?

  “按宫中旧例,立了太子妃之后,要再为太子择两名良娣,人选本宫已经挑好了。”

  呵,说来说去,所谓的帮手,就是替太子纳侧妃?张紫晗不免感慨,宫中诸事都是在为太子考虑,从来无人体恤她的心情,就算名义上说是为了她好,其实也是在暗藏一把刺她的刀,这大概就是皇室女人的苦楚吧?不过,她并不打算计较。

  “紫晗,你放心,这两名女子出身皆很低微,”沛后彷佛怕她不快,细声劝道:“将来她们若是帮得了你,你便留着她们,若是帮不了,要如何处置都随你。她们若生了孩子,你大可像本宫这般过养为嗣,本宫一定会全力支持你。”

  张紫晗知道皇后这么说只是在安慰她,将来如何,又岂是她能掌控的?

  “两位良娣现在何处?何时入宫?”她淡然道:“儿臣也该早早替她们准备住所才是。”

  “她们就在殿外,一女姓姜,是边州知府的千金,一女姓徐,关于她的身世,一会儿本宫再对你细说。”

  就在殿外?所以,是早早就决定好,也容不得她反对了。她知道依自己的地位,实在也没什么作主的权利,上有沛后,前有太子,什么事都轮不到她说话。

  “那儿臣这就见见她们。”张紫晗起身道。

  “姜良娣见不见都无所谓,但徐良娣……”沛后忽然欲言又止,“她长得颇像一个人。”

  不知怎地,张紫晗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她凝着眼眸问道:“谁?”

  “从前宫中有一个伶人,名唤娉婷的,你可还记得?”沛后若有所思的望着她道。

  娉婷?好熟悉的名字……电光石火间,张紫晗猛然领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