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大肚贤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张紫晗还是第一次踏足太子所居的东宫。

  小时候,每次入宫拜见皇后娘娘,总会路过东宫,那时候尚未册立太子,东宫一直空着,像是华美的墓穴一般,光是远远看着,便让她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她更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成这里的女主人。

  “太子驾到——”忽然,太监传报。

  张紫晗一转过身,就看到太子斯寰平步履匆匆,从侧门而入。

  他穿着一袭深紫色长袍,衬得肤色比女子更加雪白,微微带着笑意的脸庞,透着比温泉水更加温暖的气韵。世人都说,太子宽厚仁善,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然而她却觉得,他有一双阴晴不定的眼睛。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可是她从来不曾了解他到底是何禀性。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看起来似乎对所有人都很宽容,但却会因为一件小事忽然动怒,让人永远无法捉摸他到底是真的高兴,还是假装开心。

  对张紫晗而言,这样如深潭般不见底的他,让她感到恐惧。

  “给殿下请安。”她屈膝施礼道。

  “妹妹不必多礼。”斯寰平伸手将她扶起。

  两人尴尬的对立而视,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紫晗清了清嗓子,率先打破沉默,“皇后娘娘差臣女前来,与殿下商议……商议大婚之事。”

  再过不了多久,她便是太子妃了,可是面对未来的夫君,却犹是尴尬。就算儿时一块儿长大,但毕竟他们俩之间隔着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其实婚事有礼部主理,本不该他俩操心,沛后安排他们见面,无非是想让两人增进感情,但如此只会徒增尴尬。

  “我这里一切按仪制操办即可,”斯寰平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谈论政事,“不知妹妹有何特别的要求?”

  “臣女也没有。”张紫晗轻轻摇头。

  “妹妹性格一向活泼,怎么今天倒如此拘谨?”他轻笑道:“若真有什么,但说无妨。”

  她想起了父亲的提醒,入宫以后,逢人只说三分话,无论对谁,都要如此,于是她只是再次摇摇头。

  “不过,我倒有一事颇为好奇,想请问妹妹。”斯寰平忽然道。

  “殿下尽管问。”张紫晗微微抬头,不解的望着他。

  “听闻,妹妹之前钟情的另有他人,为何会同意嫁给我?”他冷不防的问道。

  她的神色微微一变,心也跟着一紧。他到底是知道她的底细的,切不可低估他做为太子的谨慎。很快的她便拉回心神,尽可能镇定的回道:“臣女所钟情之人,已经娶了妻室,何况,那也算不得真正的钟情,只是一时倾慕而已。”话落的同时,她还是忍不住紧张的想,这般含糊的回答,是否能蒙混过去?

  “那便好。”斯寰平并没有多加刁难,只莞尔的颔首道:“本来还以为这门亲事是母后与张丞相逼迫了妹妹,若妹妹是自愿的,那便好。”

  “那么殿下呢?”既然他都主动挑起了这个话头,她也顺便问一问吧。“殿下选择臣女为太子妃,又是为何?”

  他眉心微凝,但很快又露出那风清月明般的浅笑道:“第一,母后极力撮合这门亲事;第二,妹妹是‘美人榜’魁首,天下男子无不倾慕,嫁与我,亦是吾之幸。”

  呵,他这番话说得甚是动听,可她心里清楚得很,他会娶她,只是因为她是丞相千金,家族势力庞大,可助他巩固地位,与倾慕两字根本无关。

  他的心,属于另一个女子,这是宫里早就不避讳的秘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自从她真正所爱的男子娶了妻室,不论嫁给谁,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成为太子妃,至少可以为父、为兄、为家族增添利益,未来当上皇后,成为凤仪天下的女子,好歹也是值得羡慕的事。

  她不会告诉任何人,此刻自己心里的难过与失落,永远不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