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头没脑的骂了孩儿一顿。”应治坐到身边母亲。

  “这下你高兴了?”

  “孩儿深感遗憾。”父皇对他有偏见,这不是他的错。

  “你还嘴硬!”荣妃目光如刀,狠狠的刮了应治一下。“也不想想董家在朝廷的地位,随意招惹人家女儿,还坏人姻缘,闹出这样的丑事,你让我这个当娘的如何处置?”

  “董家人怎么说?”没想到自己遭人恩将仇报,应治有点不高兴。

  荣妃没好气道:“不只董家有意见,刘家也不满意,一个个说了要你负责……你父皇倒还没说该如何解决,估计会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你一顿。”

  “我真是命苦,生只猴子也胜过生你这个祸害,从小到大就知道惹事生非,你就不懂‘安分’两个字怎么写吗?”

  “母亲──”

  “别说话,什么都别说,我不想听你说!”完全不给儿子辩解的机会,荣妃拍桌子,艰难的保持住雍容华贵的气度,低声道:“警告你,最近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不要再到处兴风作浪,算娘求你了!”

  应治趁母亲停顿的空档,要求道:“其实您可以让孩儿自己解决董、刘两家人的不满。”

  “闭嘴!”荣妃抓狂的吼了一声。

  站在凉亭外的宫女纷纷退得更远一些,免得遭到池鱼之殃。

  “你除了火上加油,你还会什么?你活到现在做过什么好事了?就说说你的亲事吧!给你安排了丞相家的闺女,又漂亮、又贤慧,丞相还是三朝元老,地位尊贵,这么好的亲事,你的兄弟们谁不羡慕,可你呢?”

  “我并没有拒绝……”

  “对,你说你不认识人家闺女,要亲自去上门了解一下,结果被你一了解,本来还不肯离职的老丞相,隔天就上朝告老还乡,要举家迁移离开京城,哭着不愿跟你当亲戚,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需要娘再提醒你曾经做过的那些天怒人怨的事吗?”数落起儿子劣迹斑斑的丰功伟业,荣妃差点吐血。

  本朝崇尚武力,皇上好战,应治却故意和众人作对似的,不断提倡文化教育,每次有骚动、战争,他这个受过帝王教导的皇子自己不出征就算了,还总是集结文臣反对开战,惹得全民怨愤。

  若说他不喜欢动武,是身体虚弱什么的,也还情有可原,偏偏他自幼习武,身体强壮得不得了,武艺还是皇子中最顶尖的。

  说他生性淡薄,不喜欢与人争斗,所以他推行文治,反对武力,这样也算说得过去,但他惹事生非的行为又与他的主张完全不符。

  去年的狩猎大会上,皇上手痒,与几位武艺强悍的降领比试身手,赢得极为风光,所有人都在拍马屁夸赞皇上的骑射天下第一,只有应治像是故意捣乱似的,笑着说──

  “父皇,请让儿臣也来试一试。”

  接着从骑术、射箭、剑术……各方面的功夫一次次当着众人的面打败他伟大的父皇,害得皇上一边欣慰大笑、一边脸色铁青,回宫后病了好几天才恢复。

  “一想起你的所作所为,娘就恨不得将你盖布袋痛打一顿,再丢进河里去喂鱼,我怎会命这么苦?”荣妃摇头苦叹。

  儿子最擅长的事就是捉人痛脚、落井下石,召集文臣兴风作浪──今天举报大皇子不轨,明天举证二皇子犯错,后天检举哪个官员有问题……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之余,顺便将兄弟臣子们得罪得干干净净。

  他手下倒有许多文臣忠心耿耿,可惜文臣在朝中没地位──最大的作用就是惹皇上不快被拖出去砍了。

  于是应治成了全国最惹人厌的存在,每个人见了他,无不闻风而逃,深怕说错话、做错事被他记下来当做呈堂证供,拿上朝去小题大作。

  人见人爱,难。

  人见人逃,更难!

  荣妃满腹心酸,郑重的警告儿子,“回去之后什么都别做、什么人都别见,也不要再说什么,娘求你了,当几天木头人吧!”

  福,总是无双;祸,也一定不单行。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问董飞霞,最令她伤心、难过的事是什么?她的回答一定是,青梅竹马的刘顺尧移情别恋。

  然而此时此刻,再问她同样的问题,她的答案却是──

  皇上赐婚,让她嫁予三皇子应治!

  那个男人是出了名的烫手山芋,从皇亲国戚到贩夫走卒,各个验了他就像是惊弓之鸟般,无不落荒而逃。

  那天在刘家,要不是她太伤心,顾不得避讳,在看见他的第一眼,用爬的她也要爬离他远远的……

  “这样的结果也好。”相对于董飞霞备受打击的绝望面孔,董母却显得颇为自在,并不认为女儿“转嫁”给应治是件惨事。

  “虽然三皇子是讨人厌了一点,但飞霞甩了刘家小子,改跟一位皇子当夫妻,我们也比较有面子。”董父自我安慰,顺便安慰女儿。

  他去宫里哭诉了一番,还是有点收获的,尽管结果不是那么让人满意。

  “这圣旨也会送到刘家吧?”董母想起刘家人就心烦。

  皇上下了圣旨,宣称董飞霞与刘顺尧婚姻是错误,幸好两人没洞房;刘顺尧邂逅了蒙古公主,喜结良缘,而董飞霞也遇见了应治应,各自发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