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么说,三皇子才是罪魁祸首?”听了女儿的说明,董父若有所思。

  董母的想法更多,“说不定他是看女儿委屈,想替她出头,结果刘家人借题发挥,瞧见有机会栽赃就顺水推舟,诬陷飞霞。”

  “没错,就是这样!谁不知道我们女儿又贤慧、又有礼,怎么可能去跟没见过几次面的三皇子偷情?更何况她出嫁后很少出门,要怎么偷人?刘家人心里肯定清楚,却为了讨好番邦蛮女,故意牺牲飞霞的名节,无耻!”

  “我可怜的女儿,出了这种事,今后要怎么办啊?”

  董家夫妇愈说愈愤怒,对刘顺尧这个女婿,他们其实并不满意。

  尤其是董父,身为皇上宠信的朝廷大臣,兼任多职,官阶之高、权势之大,根本不是刘家能比的。

  无奈女儿对刘顺尧情有独钟,两家又曾是邻居,身分、地位虽有差别,但也差得不算太悬殊。

  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董家夫妇只好委屈自己,和他们看不上眼的刘家当亲家。

  没想到刘家小子却不珍惜,打仗回来还带了妻儿,彷佛在说——娶你们女儿算什么,连公主都能娶到手!

  这大大的扫了董家的颜面,但男人多妻、多妾又没错,董家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忍下这口气,装得很明理。

  可是三皇子一插手,这下平地起波澜,小事化大了。

  董家想忍下这口气已是不可能!

  片刻后,马车抵达董家大门。

  “你们先进去,我去讨个公道!”董父让妻子、女儿下马车,自己则坐着不动。

  “老爷,您要去哪里?”

  “进宫,找能做主的人出面,这事绝不能随便处理!”

  董飞霞一听,不禁心生焦虑。“爹,您想怎么做呢?”

  “爹这就是要去请示万岁,看皇上要让三皇子怎么做、让刘家怎么做!”

  “爹,别这样……”

  “事关你一生的幸福,和我们家的名节,爹不得不这样!”

  “爹,等一下,我们再商量商量……爹!”董飞霞忙不迭的阻止,奈何铁了心的父亲完全不听任何劝告,话也不说就将她推开,关上马车大门,一声令下,马车轰然驶向皇宫。

  第二章

  青天白日,满腹冤屈。

  应治被召进宫痛骂了一顿,看着父皇义愤填膺的样子,他完全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说他破坏董飞霞的名节?

  他明明是帮她脱离苦海!

  待在刘家,她除了找地方躲避,一个人哭泣,还有什么能力摆脱困境?

  既然她活得那么痛苦,他出手相助,给她一个离开刘家的机会,不仅她要感激他百年难得一次的大好心,全天下的人都该赞誉他仁慈有善心才对。

  为何做了好事的他,还要被骂?

  “你还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吗?”皇上一看儿子毫无悔改之意,不禁怒火中烧,又责骂他一顿才道:“回去认真反省,在你知道错误以前,不许出门!”

  “儿臣……”应治不认同,抓住最后的机会欲做辩解。

  可,每一次他想解释,刚开口就被父皇打断话语,这次也不例外。

  “滚!”皇命如山,不可推翻。

  应治目光阴沉的凝视父皇,随即接下命令,“遵旨。”

  “你这是做什么?”皇上见他说完话之后居然就蹲在地上,做出一个动作,彷佛真要滚出宫去,皇上旺盛的怒火立即又升高了三丈,赶紧骂道:“混账!起来!走出去!”

  “儿臣……继续遵旨。”应治站起身子,挥挥衣袖,姿态调整得十分潇洒,把气得跳脚的父皇抛到脑后,他散步似的悠然离开。

  走出宫时,不意外的发现母亲就“埋伏”在半路上等候着他,应治转眼看了看,周围没几个宫人,而他的母亲“荣妃”打扮得雍容华贵,面对着扶疏的花草像在观赏景色似的,见他走来也不关心。

  “母亲。”应治主动上前问好。

  荣妃冷淡的瞥他一眼,马上转身往别的地方走去,彷佛不想见到他。

  陪在荣妃身侧的宫女忙不迭的朝应治使眼色。

  应治眼波流转,思索了片刻,跟上荣妃的脚步,几个拐弯,走进湖畔无人的凉亭内。

  “皇上怎么说?”荣妃坐到石椅上,手一挥,身边的宫女各自退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