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下子,刘顺尧就做好了决定。

  “我们草原上的人最直率、最坦白,假如你们真心相爱,我也会真诚的祝福你们。”蒙古公主适时插了一句话,笑得特别明媚。

  这不是变相支持董飞霞与应治偷情吗?刘家人各个脸色难看的望着说话不看场合的蒙古公主,却碍于公主的身分不好反驳。

  刘顺尧看了看两个妻子,一颗心彻底偏向新人。

  “飞霞,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说清楚为什么要做出如此龌龊、下流之事,若是情有可原,你可以解释……”刘顺尧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原配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如今他有了更爱的人,不得不牺牲董飞霞。

  况且男人有多少个女人都是正常的,而女人绝对不该背叛她的男人!

  他已决定抛弃不守妇道的董飞霞,不过表面上的工夫还得做一做,显示他的明理和宽大,再证实抛弃她不是他的错。

  “你说话啊!”逼着董飞霞开口,心中早已做好了准备反驳她可能说出口的解释,并该如何加重她的罪行。

  董飞霞抬眼,眼中清澈,看着丈夫的手臂被公主挽住,与公婆站成一线,他们是密不可分的家庭,一家四口是那么的和谐,完全没有她插足的余地。

  她又低下头看着脚尖,认清了自己在他们的阵线之外。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她无话可说。

  “飞霞?”公婆也出声,催促着要她表态。

  董飞霞依然保持沉默──

  从小一起长大的丈夫,没为她说话;三年来朝夕相处的公婆,没为她解释;难道认识这么久,他们还不了解她的为人吗?

  她明白只要自己开口解释,宣誓、哭泣、恳求,为自己的清白做保证,刘家人也许会相信她,但她已没有这种力气。“我们离了吧……”

  心如死灰,董飞霞甚至不再看向丈夫,逐渐冰冷的目光扫过依偎着刘顺尧的女子和脸色不佳的公婆,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现在只想找个无人的角落,彻底抛开大家闺秀的束缚和贤淑妇女的枷锁,对着冷清清的墙壁大哭、大闹一场,也好过在刺人的目光下逼迫自己坚强。

  * * *

  喜事变丑事!

  刘家宴请宾客,庆祝儿子从战场上平安归来,还娶了高贵的蒙古公主,又添了个孙儿,本是喜上加喜,是难得的好事。

  谁知众人没庆祝够,也没高兴完,竟发现了——刘家规规矩矩的媳妇和史上最难缠的三皇子有奸情!

  这惊天动地的变故,差点吓死了前来作客的官员们。

  其中,感到最惊骇的人,就是董飞霞的双亲了!

  一听到消息就赶到案发当场,亲耳听到女儿要与刘顺尧离缘,董家夫妇大感震撼、疑惑,甚至难以相信,顾不得与破口大骂的刘家人争吵,夫妇俩忙不迭拉过女儿,带回家盘问──

  “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你和三皇子怎么可能扯上关系?”

  “老爷,我们自己的女儿,您还不了解吗?飞霞这么乖巧懂事,怎会红杏出墙呢?肯定是刘家人想扶正那个蒙古来的公主,故意诬陷我们的乖女儿,想把她踢出家门,让那个番邦蛮女当正室啊!”

  “没错,就是这样!”董父认定了妻子的说法,心中只觉得忿忿不平,还迁怒董飞霞,“早就告诉过你刘家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偏要嫁给刘顺尧,结果呢?你看看,今天不但被辜负,还让人诬陷,你真是让我们董家丢脸啊!”

  董飞霞麻木的任由父亲责骂,载着一家三口的马车迅速驶回董家。

  “老爷,出了这种事,您就别责怪女儿了,她遇人不淑也不全是她的错,要怪就该怪刘顺尧那小子太绝情!”

  “没错,就是这样!这事绝不能这么算了!”

  “算了。”董飞霞脸色苍白,语调虚弱。

  董父见她的模样十分可怜,心里也很难受,怒火更加高涨,“不行!欺负我女儿,就是欺负我!”

  董母眼眶泛红,握着女儿的手悲伤道:“你这么乖,就算刘家小子再娶多少个妻妾,你也不会计较的,他怎能那么狠心的诬陷你,一点往日情分都不顾及,好歹我们两家以前还是邻居……”

  董飞霞心烦意乱,不想听父母再说起往日情怀,疲倦的解释道:“他没有诬陷我,是三皇子胡说八道,让他误会了。”

  父母俩闻言愣了愣,又想起那个不该存在,偏偏又不容忽略的三皇子。

  “那煞星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呀!我们和三皇子又没什么来往,他怎会来招惹你?”

  父母俩追问不休,董飞霞出于无奈,只得将事情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她也不明白,应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