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应治并不满足于此,他想要更多、更多!

  如此欲求不满,他自己也很害怕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结合那么简单,她的欢笑、她的泪水、她的羞涩……全部都只给他一个就好了。

  为什么她做不到呢?

  应治皱眉,附近的蚊子太多了,影响了他哀怨的心情,正后悔选了这个地点,又怕换位置董飞霞会找不到。

  苦等了好半晌,好不容易听到董飞霞的脚步声,他立即转身,背对她前进的方向,逆风而立,浑身充满凛然之气。

  “爷……”董飞霞的语调中含有一丝怯意。

  “来做什么?不想见你!”应治头也不回。

  董飞霞咬咬嘴唇,走上前拉拉他的衣裳,好声好气道:“别生气了,是我的错,不该让你去找别人,我以后都不提了,原谅我这次好吗?”

  “爷不再相信你了!”应治不由得又提起他讨厌的人,“去找刘顺尧吧!”说完了他又有点后悔。

  董飞霞摇头苦笑,走到他身前,仰望他紧绷得又冷又硬的脸,柔声对他说:“我不要他,我想要你,可以吗?”

  应治的心跳在瞬间失去控制,感觉到她柔软手臂环上他的腰,他的怒气和坚持忽然就不翼而飞了。

  “爱我一个就好,别喜欢上别人可以吗?”董飞霞努力抱着他,无奈肚子太大,无法紧贴他的身体。

  “哼!”应治看天空,不看她。

  董飞霞低头,发现两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形成一幅好笑的画面,她,一手抚摸着阻碍她与应治抱成一体的肚子,在心里偷偷的对着孩子说──看看你父亲现在不可爱的模样,要记住,以后千万别学他!

  “爷,我也会只爱你一个。”董飞霞抬头。

  她的话,终于换到他的正眼相看。

  董飞霞笑着继续说:“但是就算有一天,你把心交给别人,我也不会怨恨、不会离开你,并不是你不如刘顺尧,而是我……我太喜欢和你在一起了。”

  应治闻言一震,所有的防备都倒塌了,脑子里满满都是她说的最后几个字。

  “你很烦、人品坏,又爱胡作非为。”

  “你说什么──”

  “不要紧的!”董飞霞踮起脚尖,亲亲他的嘴,用最真挚的表白打断他的不快,“这样的你,我也会喜欢的,知道为什么吗?”

  应治顿时失去声音。

  “你让我可以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不用再害怕、不用在压抑,只有对你,我才能这么自在。”她明亮的眼眸不带一丝污垢。

  应治沉陷在她清纯的目光中,找不到自己的三魂七魄。

  “你说,我能不喜欢你吗?”董飞霞娇媚一笑。

  “当然不行!”言语在此刻变得多余,应治还想要她说更多讨好的话,但他的欲望却不允许。

  冲动的抱起她,继续她刚才那个挑逗似的吻,加深激烈的缠绵,温热的气息包围住彼此火热的身体,猛烈燃烧的欲望让两人都失去了冷静。

  “爷……我……受不了了。”董飞霞像个溺水的人,困难的喘息,看看后院虽无人出入,终究也不是个适合亲热的地方。

  她难为情的凝望着应治,恳求他别在这里冲动。

  应治无言,低头打量她的肚子,觉得郁闷了,就算回到房里,他想冲动也不合适,他已经好些日子没能对她为所欲为了。

  董飞霞被他落寞的神色打动,提议道:“不然去问问大夫,我们可不可以亲热,也许大夫有办法?”

  “现在就去!”

  “你去就好,我不要……”这么丢脸的事,别扯上她!

  “你真麻烦。”

  本想反驳的董飞霞一抬头,见到应治的嘴角带笑,顿时她也笑了,爽朗道:“请你让我麻烦一辈子喔!”

  “废话,不然娶你做什么?”说这句话的男人完全忘了,自己当初娶她时立下种种计划。

  秋天过去,冬天悄悄的来临。

  诚王府的继承人,在秋季最后一天出世,如应治所愿,是个精神奕奕的男孩。

  他高兴得整天有事没事就逗着无知的婴儿戏弄、玩耍,乐此不疲,总是惹得董飞霞出手制止才干休。

  孩子取名弘景,消息报上京城后,收到了不少娘家的礼品与宫里的赏赐。

  从来不曾下雪的南方,即使在最冷的季节里,也不会让北方来的应治与董飞霞觉得冰冻。

  夫妻俩在照顾孩子的日子里,慢慢适应了领土上的生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