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这就够了,哪怕应治和刘顺尧一样,她也不会再退缩,是她的,她会努力争取;不是她的,她也不会怨恨,她会努力让自己快乐。

  “你……让我去找别的女人?”应治的语调突然变得阴森。

  董飞霞愣了愣,突然心慌起来,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该明理的表示理解,支持他的任何决定?还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感觉,要求他只爱她一个?

  她无助了。

  应治很不悦,将坐在腿上的人儿抱到一边去,脸色益发的阴郁。“说到底,你还是不重视我!刘顺尧多娶一个妻,你就哭着离开,为此而伤心难过;遇到我,却主动叫我去找别的女人。”

  应治又有了受伤的感觉,而且是让他不能忍受的重伤。

  “这……”董飞霞张口结舌,这种事又不是她能决定的,莫非她说不要,应治就会听她的话吗?

  “想不出敷衍我的理由吧?”应治怒气冲冲的问。

  “我没有不重视你。”董飞霞心急了,拉住他的手。“我只是学会了容忍,男人都有三妻四妾,我必须习惯啊!”她说着连自己都无法习惯的话,要求自己忽略心底不断上涌痛楚。

  然而应治的怒火并未因此而熄灭,相反的,更加旺盛。“你对刘顺尧不容忍,对我就能容忍?”

  这是什么差别待遇?除了证明她不够爱他,应治找不到别的理由解释董飞霞如此宽大的心胸!

  “别总是扯到他身上──”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的谎言,什么不在乎他、忘了他的,其实你从头到尾都没将那个男人放下!”应治又开始恨起刘顺尧了。

  “我有!”

  “我对你这么好,你对我却始终不如对他那么重视!”

  董飞霞被应治绕口令似的抱怨绕得头有点晕,一时忘了接下他的话;他不满到了极点,转身走出门外。

  董飞霞慌张无比,起身想追他回来,一动,牵扯到腰身不舒适的部位,身疼得走不了,她难受得蹲下身子,眼眶不自觉的泛红,觉得有点委屈。

  应治比她还在意刘顺尧,这是她的错吗?

  一直以来,她只会在抗拒应治的时候表明心态,而在享受他纵容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不表态,也许就像应治说的,他对她的好都能看见,可她却没为他付出什么。

  一颗颗泪水从董飞霞的眼眶滑落,她怪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事,让应治失望了,如果她再积极一点,再对应治好一点,那么他就不会把刘顺尧当作一回事了。

  董飞霞使劲撑起身,一步步走出房外,她必须让应治明白他对她有多重要。

  他让她又能去爱,让她放开自己,不再压抑,即使受伤也不绝望。

  他的呵护她全知道,他的每一个缺点,她也全部接受。

  她早该让他知道,如果没有他,她的人生一定会悲惨到谁都挽救不了。

  此时此刻,明明在流泪却不伤心,觉得难过偏偏又笑得出来,这又酸又甜的滋味是他带给她的,是独一无二的爱恋……她不会再沉寂、不会再隐藏!

  应治负气走出房外,故意放慢脚步等董飞霞追出来赔礼道歉,等了一会儿居然等不到她的挽留,他简直是气到七窍生烟。

  刚想返回看她在做什么,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应治回头一看,见到送茶水的喜贵,立即上前遮住喜贵嘴,把人拖到远处才放开。“你看见什么?”

  “奴才……奴才什么也没看见!”

  “目中无人!爷都没见到吗?”

  “王爷千岁……”呜,他要怎么回答,爷才满意啊?

  “王妃若见到你,问起爷在哪里,你该怎么说?”

  喜贵傻了,这问的是什么问题啊?“奴才愚笨,请王爷提示一下。”

  “你要说看见爷怒气冲冲,不,是黯然神伤的去……去哪里好呢?”应治意识到他对这个新王府适合调情的地方不太熟。

  “后院的古井旁?”喜贵机伶的提供场所。

  “好,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就去让王妃找到你,明白吗?”

  喜贵欲哭无泪,“……若是王妃不找奴才?”

  “想办法让她找!”应治不耐烦的将喜贵推开,紧接着又拉回来,把茶水喝光了再推一次。

  新王府是在接到圣旨后立即派人前来购买的,原本就是一处豪宅,经过改建,景物更加华贵优雅。

  应治走到后院怒气稍微平息了一点。

  夕阳将他的身影拉得好长,望着满天彩霞,他忍不住叹气,他也不想拿刘顺尧来做文章,自己气自己,可董飞霞对他“宽容”实在让他生气。

  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拥有许多妻妾,何况独特如他,跟一般的平凡男子本来就不同,她一视同仁也就算了,还不介意他移情别恋。

  这只能说明,她不够爱他!

  应治伤心了──董飞霞对他并非无情,夫妻俩相处这么久,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每一种变化,最初她确实排斥他,但现在,她完全接受了他。

  可这样不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