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二手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轻点、轻点,妇德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怎么还这么野蛮?”

  在座的董家人已经惊讶到找不到声音──他们所认识的那个温婉和善的董飞霞,跟眼前这个揪丈夫耳朵还大喊大叫的女子,完全是两个人啊!

  他们家飞霞怎会变得这么陌生啊?

  还有应治,那个传说中最难缠的皇子,耳朵被揪了还眉开眼笑,喜悦的样子就像有尾巴在摇的大狗,这真的是“诚王”应治吗?

  众人看不下去了,觉得如在梦中般的不真实,想了想,别开眼,再想了想,算了还是不想了。

  他们什么都没看见!

  第十章

  数日后,在全城百姓又一次的集体行动,成千上万人的围观之下──

  应治带着大队人马,“轰轰烈烈”的离开京城。

  董飞霞在马车上眺望京城的景色,心中有着淡淡的留恋,却不悲伤。

  人群中,刘顺尧的身一闪而过,董飞霞瞧了瞧,离得太远,看不清对方的神色,而她平静的心没有波动,笑了笑,收回视线,当作没看见。

  她有了自己的家、有了新的希望,找到了温暖,过去的痛苦悲伤如同一次历练,使她成长,不再软弱。

  与那个人曾经有过的美好回忆,今天就永远留在京城里,她不会带走;而那些不快乐的记忆早已统统释放,不再困扰她了。

  她的心很狭小,早已没有那个人的位置了。

  “爷好像见到刘顺尧了?”应治的目光在外游转,语气很不善。

  “我没看见。”董飞霞伸手拉下窗帘,阻隔了他的视线。

  应治瞪她,董飞霞只觉得啼笑皆非。“你很想看到他吗?要不要我们去刘家一趟?”

  应治被问住了,随即反问:“你要吗?”

  她似乎怎么回答都不对,董飞霞没好气的瞅着他。

  这时,应治按住她的肩,霸道要求,“爷比他好看多了,要看就看我!”

  董飞霞一愣,盯着他认真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在他身上,她真的能找到欢乐,虽然每分欢乐都带着无奈与懊恼,但事情总有残缺,十全十美的太少。

  无论怎样完美的人,都一定会有缺陷,差别只在于知道和不知道而已。

  董飞霞握住应治的手,摸着他的指尖,内心颤动不已,感觉他的目光逐渐变得灼热,她难为情了,却不想放手。“是的,你比他俊。”

  “你的眼光现在才正常起来,好不容易啊!”应治反握住她,将人拉入怀中,亲亲她的眉心、亲亲她的嘴唇,给她一个深入的吻。

  每一次两人唇舌交缠,就像一场神圣的仪式,亲昵使得两颗心更贴近。

  他的温暖怀抱,让她沉溺得不想失去。

  “三爷……”董飞霞沉醉呢喃。

  “嗯?”

  “对我好一点,再好一点,这样……我也会全心全意去爱你。”她会接受他的不完美,连他的缺点也照单全收,只要他是真心真意的回应,她愿意冒着再次受伤的危险,去爱护与他共有的家园。

  应治微微一笑,不发一语,以强而有力的吻来回答她。

  夏天过去,一路游山玩水的队伍,延误了一个多月才抵达封地。

  而董飞霞的肚子也开始大了起来。

  她孕吐得厉害,身子酸疼时就像遭受了酷刑一般的痛苦,每天晚上都需要人照顾;应治没让下人帮忙,尽量亲自照顾她。

  虽然辛苦,他却乐此不疲,见她不舒服,自己更难受。

  他付出,董飞霞全都记在心上,怀孕后的烦躁疼痛也因此变得不重要了。

  当他们抵达城中新建成的王府,当地的官员已为应治打理好一切,不需要他为了生活上的琐事等待或烦恼。

  应治拒绝了一切设宴招待的邀请,陪妻子待在家里。

  “你不觉得闷吗?整天守着我。”又一次见应治丢了请帖,让喜贵代他拒绝出席宴会,董飞霞不由得内疚。

  应治走向书橱,取了书籍,不屑道:“出门又能玩什么?这里比不上京城繁华,东西也没京城的多,爷在京城什么都玩过了,还会希罕这些小人物的娱乐?”

  “这些话对我说没关系,对外人可不要再这么口没遮拦的。”

  “……我当初娶你,是为了教训你的,怎么如今,次次都是你在教训我呢?”应治放下书,觉得懊恼不已。

  董飞霞被他逗笑了。“我是为你好嘛!”

  “别提了,过来,继续陪我为孩子想名字。”他是“应”字辈的,下一代的名字有规定必须是“弘”字开头。“皇上对儿孙取名要求颇为严格,真不懂这算什么爱好?”

  “那就请皇上取名,何必争着要自己取?”董飞霞坐到他身边。

  他拍拍大腿,非要她坐到他的腿上。

  “别闹了,我怀孕了,胖了不少。”董飞霞只觉得不好意思。

  “你那点重量,再来几个,爷也能负担。”应治不由分说搂着她的腰,非要她整个人依偎到他的怀中,拥抱她的感觉好像得到了一切,他喜欢这样。“我的孩子一定要由我来取名字,皇上多的是儿子给他生孙子。”

  董飞霞无奈的笑了,紧贴着他的身体,像倘在柔软的沙滩上,舒服极了。

  “弘晃怎么样?还是弘易?”

  “别只想儿子的名字,万一是女儿怎么办呀?”她凝视着他的侧脸,目光温热而缠绵。

  “那就留着下次用,麻烦你再生下去……”

  董飞霞叹,“怀孕可真辛苦了。”

  “是啊!这些日子忙着照顾你,累得爷都睡不好。”害怕同床入睡时他会无意识伤到妻子,苦命的应治都在房里摆两张床,与她咫尺天涯,相见不能相拥一起睡,忧伤极了。

  董飞霞又好气、又好笑,柔声道:“安排一个丫鬟陪我就好,你照顾好自己,别再为我劳累了,或者我搬到另一间房去睡?”

  “哪有夫妻分开睡的?”应治完全不同意。

  大夫也说了董飞霞的情况有点严重,需要小心照料,如照料妥当,慢慢会好转,他不放心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别人去做。

  “你就没想过,在我不方便服侍你的时候,找别的女人吗?”豆 豆 小说阅读网董飞霞从没听说过有哪个男人会这么黏自己的妻子,应治对她如此在意,她很高兴。

  可他毕竟是男人,再怎么喜欢她也会有个限度,然后多半也会喜欢上别人,思及此,董飞霞胸口抽痛,她闭紧双眼,告诉自己不要再强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